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06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他……又回了兰州?”
    江天晓愣愣看着屏幕。
    “回兰州去吧,”于朗顿了顿,看着迟洋说:“兰州是你的家乡,也许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和你在一起。”
    第五十四章
    看见高速公路上“兰州 20公里”的指示牌,江天晓一阵恍惚。
    他们从兰州离开,绕了这么一大圈,最后又回到这里来——换句话说,周恪绕了这么一大圈,最终又回到兰州。
    为什么呢?
    “于朗,”何盛边开车着车,边透过后视镜看过来:“接下来怎么办?周恪的邮件里,也没说在哪。”
    于朗坐在江天晓身边,摇摇头:“当时占卜的结果是周恪的生命结束在黄河里,但人已经不在黄河里了……不好说,以前我听说过长江里的尸体,被水草缠在了船上。兰州段的黄河是有内河航运的,如果尸体被缠在了船上,占卜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不在河里……但其实还是在河里。”
    江天晓闻言偷偷瞄了瞄迟洋,迟洋脸上,是冷掉的蜡烛般,凝固的绝望。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江天晓想,其实大家都知道见了尸体也没用,死了就是死了——但好像我们总需要亲自看到那尸体,才能确认,这个人是真的死了。再也没有一丝,这人还活着的可能性。
    大概也是一种自我折磨。
    “总之再去派出所问问,这几天有没有……捞到尸体,”于朗说:“也只能这样了。”
    到兰州,何盛办酒店入住,江天晓正在一旁走神儿,忽然于朗走上前来。
    “我和江天晓住大床房。”于朗平静地说。
    “嘭”。
    是江天晓手里的矿泉水瓶掉在地上的声音。
    于朗和何盛一齐扭头,看着江天晓。
    于朗挑眉,何盛笑了笑。
    开好房,老杨和小邱一间,何盛和迟洋一间,都是标间,在三楼。
    于朗和江天晓商务大床房,在五楼。
    进电梯摁楼层按钮的时候小邱“咦”了一声:“我们不在同一个楼层吗?”
    “嗯,”于朗漫不经心地瞟了江天晓一眼:“我们两个住亲子房。”
    “亲子房?”小邱一脸迷茫:“还有亲子房?我怎么没听说过……”
    “走了走了三楼到了,”老杨十分机灵地推着小邱往外走:“你师父我要困死了……”
    电梯里只剩下江天晓和于朗。
    江天晓的目光简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到处乱转。
    “江天晓,”于朗竟然直接伸出手,捏住了江天晓下颌:“想什么呢?”
    “……没,”江天晓面红耳赤,不敢直视于朗的眼睛,只好看着他薄薄的嘴唇:“没什么。”
    “又不是第一次睡一张床,”于朗压低声音,轻声说:“你紧张什么?”
    “……”江天晓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们以前睡一张床,和我们现在睡一张床,那个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这时五楼到了,于朗轻笑两声,率先走了出去。
    江天晓小媳妇似的跟在他身后。
    商务大床房果然是商务大床房,江天晓心想这床上躺四五个人估计都没问题。江天晓把肩上的背包放在桌子上,拎着背包的手一顿。
    桌子上,有,一盒,杜蕾斯。
    正巧于朗也走过来,随着江天晓的目光看过去,然后转而看着江天晓,语气十分意味深长:“有什么问题吗?”
    江天晓懵了,木木地回答:“没有……吧。”
    于朗没说话,转身进浴室洗澡去了。
    江天晓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忍不住地脸红心跳。他双手攥成拳放在膝盖上,只觉得这屋里暖气烧得太旺,闷热闷热的。
    忍不住走到窗前,开了一丝窗户,让寒风钻进来,刺到自己脸上。
    然而好不容易冷静了些,一扭头看见桌子上的杜蕾斯,脸又开始烧。
    再看看那张平整柔软的床,以及于朗挂在衣架上的皮带……浴室里的水声好像忽然大了起来,江天晓觉得自己的胸腔变成了一面鼓,那无数水滴就是无数个鼓槌,咚咚咚地砸在他胸腔上。
    搅乱所有心绪。
    江天晓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而就在这时,“嗒”一声脆响,浴室的门开了。
    于朗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
    江天晓猛地站起来。
    于朗是赤着上身的。
    他的皮肤白得像一块发出幽光的玉。江天晓大脑一片空白,目不转睛地盯着于朗——于朗的头发湿漉漉的,衬得他一双眼睛,也弥漫了水汽似的。
    “你去洗吧。”于朗淡淡地说。
    “……哦。”江天晓愣愣点头,走进浴室。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似乎是同手同脚走进去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