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07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握着花洒一劲儿往自己脸上冲水,在热腾腾的水流之下用力搓着自己的脸。
    江天晓你冷静点儿!
    稀里糊涂地洗了澡,深吸一口气,江天晓拧开浴室门走出去。
    “呃——啊!”
    于朗坐在床头,正低头看手机。
    他仍旧赤着上身,腰间围着浴巾。
    为什么不穿衣服啊?!?!?!
    “这么快,”于朗抬起头,把手机扣在床头柜上:“过来坐。”
    江天晓哆哆嗦嗦地走过去,在距离于朗一扎远的地方坐下。
    “你……”于朗看看江天晓,勾起嘴角笑了:“小处男。”
    江天晓没听清:“啊?小什么?”
    “小,处,男,”于朗还是笑着:“听清了么。”
    江天晓:“我……”
    被鄙视了?于朗这是在鄙视我吗?是的吧?
    “江天晓,”于朗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些若有似无的温柔:“你知道一会儿要发生什么吗——嗯,我是不是应该先问问,你想不想?”
    江天晓心惊胆战,他觉得于朗已经很明显地暗示了他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但又怕自己想错了——是他想错了吗?
    “我……你……呃,”江天晓手心都渗出汗了,他暗骂自己窝囊,一咬牙,飞快地说:“我们是不是要做?”
    “是的,”于朗忽然站起身,语气严肃:“我来教你做一个新的阵法。”
    江天晓:???
    “阵——阵法?”江天晓像当头挨了一棒:“什么阵法必须在大床房做?”
    于朗看着江天晓不说话,两秒后,“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一笑,就好像河面的冰被春水冲出一条裂缝,冰层随即化开来——春水初盛,波光盈盈。
    “你这孩子……”于朗上前一步,弯下腰,一只手抚上江天晓的侧脸。
    他的手干燥而温暖,略略向下,托起江天晓的脸。
    然后他低头,吻住了江天晓。
    这不是江天晓和于朗第一次接吻,却是第一次,吻着吻着,于朗坐在了江天晓腿上。
    江天晓几乎是瞬间就有了反应,于朗温暖的身体隔着薄薄的浴巾,和江天晓相贴。
    “你……会不会?”接吻的间隙,于朗含糊地问。
    “……我,”江天晓的理智已经溃不成军:“我好像会。”
    “好像?”于朗动作一顿,然后和江天晓脸贴着脸笑了一声:“没关系——照我说的做,就行。”
    江天晓觉得自己像个提线木偶,已经完全,没有脑子了。
    于朗推着江天晓,把他摁倒在床上。他趴在江天晓身上,一面断断续续地和江天晓接吻,一面握住江天晓的手,缓缓拉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然后他就着江天晓的手,一把扯掉了浴巾。
    江天晓触电般抖了一下。
    “这也要我教么……”于朗轻叹一声:“真是没白被你叫‘老师’啊。”
    “我我我我我——”江天晓贴着于朗后腰的手掌像噼里啪啦起了电,他曾幻想过很多次于朗的腰是什么触感——眼下终于摸到了,却完全不知该如何描述。
    反正就是很细腻,很温暖。
    于朗的嘴唇已经凑到了江天晓脖子上,啃啃咬咬一路向下,在江天晓锁骨上流连。另一边,他轻轻拉着江天晓的手,覆盖在了自己的尾椎上。
    “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于朗嘟囔。
    他一双眼睛波光潋滟,眼角微红,嘴唇上一片水光。
    江天晓看得眼睛都直了。
    “床边有润滑液,”于朗说:“你伸手够一下。”
    江天晓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把润滑液拿过来。
    “然后……”于朗在江天晓扣在自己尾椎的手上点了点:“抹在这里……明白吗?”
    江天晓和于朗下午四点过进房间,直到晚上七点多,才相拥在一起,都不动了。
    于朗的嗓子哑了:“江天晓,你这个……”他话没说完,像是一时想不出该骂什么。
    江天晓的手仍旧紧紧勒在于朗腰上:“于朗,你好点了吗?”
    刚刚于朗说腰都麻了。
    “好什么好,”于朗幽幽看向江天晓:“下次再这样你就……”
    江天晓直接吻了吻于朗的嘴唇,亮着眼睛问:“下次什么时候?”
    于朗翻个白眼,就不说话了。
    江天晓想了想,问:“于老师,你想喝水吗?”
    “不想,”于朗此时的语气和平时全然不同,慢慢的长长的,带着些餍足和慵懒:“就这么抱会儿吧,我好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