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09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不去,”于朗干脆地说:“他们怎么证明他们知道周恪在哪?万一是诈我们呢?”
    “可……”江天晓想起之前的事情:“沉渊门好像比我们更清楚周恪的行踪?我们在马头镇的时候,就中了沉渊门的圈套……”
    “小江,”于朗把那纸片攥进手心:“你说得对,但是你想想,为什么我们在胜胡沟,那么顺利就取出了周恪存在银行的音频?如果沉渊门真的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他们为什么会让我们拿到那个音频?”
    “……所以,”江天晓的心重重一跳:“我们里面,有人……告密?”
    于朗点点头。
    “有人告密……”江天晓喃喃道:“可我觉得杨记和小邱,他们——”
    “他们目前来说没有问题,”于朗带着江天晓倒回床上,他扭过脸,嘴唇几乎贴着江天晓的耳朵:“我拜托了在北京的朋友帮忙调查杨记和小邱,杨记在纸媒圈子里挺有名,小邱是中传的学生,爸妈都是外交部的公务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江天晓心如鼓擂:“意味着,他们两个有很牢固的人际关系,不是能轻易控制的?”
    “聪明,”于朗说:“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和沉渊门是合作关系,虽然之前那次在黄河边上我们已经试过他们——但他们心里可能明白,我们不会真的怎么他们。”
    江天晓脑海里浮现出杨记和小邱,杨记这人八面玲珑,但又兼有一个老记者的坚定和镇静;小邱胆子小,总是哭兮兮地喊着要回北京。
    想来想去,想不出哪里有破绽。
    “小江,”被子下面,于朗和江天晓十指紧扣:“但别忘了,还有一个人。”
    江天晓猛地瞪圆了双眼。
    “你,你说……他……他怎么会?!”
    于朗在江天晓嘴角亲了亲,温声说:“别怕。”
    何盛?开什么玩笑?江天晓觉得于朗简直在说天方夜谭:“他,他不是和我们一伙的——”
    于朗沉默片刻,缓慢开口:“我大概得和你讲讲,我为什么会和何盛搭伙。”
    江天晓“嗯”了一声,看着于朗。
    他只知道于朗和何盛都叛出了沉渊门,一起对抗沉渊门,但具体的经过,从没听两人说过。
    “我跟你说过,沉渊门在我身上做了实验,抽走一魄,”于朗平静地叙述:“在失去一魄的那段时间里,沉渊门发现,我的身体……
    停止了新陈代谢。你明白吗?就像时间在身上静止了一样。”
    江天晓猛地想起于朗昏迷那晚,何盛对他说的,三魂七魄的一些事。当时何盛曾提到,如果失去了魄,就会变成活死人。
    “何盛给我说过,”江天晓说:“他说,会变成……活死人。”
    于朗目光闪了闪:“……他竟然说过了,嗯,也可以说是活死人吧,不生不死……沉渊门发现了这种这件事,非常激动,但是……有个问题,他们没法解决。”
    “什么?”
    “被取出来的魄,如果消散掉,那么人也会死掉。”
    江天晓只觉胸口被狠狠踹了一脚,他忍不住收紧手,颤抖着问于朗:“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难道……”
    于朗抿着嘴唇,目光有些放空:“他们试过,发现我会受已经离体的魄的影响……不过他们没有继续下去,所以,我现在还在这儿,不是吗?”
    江天晓觉得自己简直要哭出来了,嗓子里像堵了块生锈的铁,怎么也开不了口。
    忍了几忍,他力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那很痛苦吧……于朗。”
    于朗看着江天晓发红的双眼,凑过来和他鼻尖挨着鼻尖,没有像之前那样否定:“确实很痛苦,还好我挺过去了。我接着说,沉渊门想不出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抓了个女孩去做试验……那女孩是沉渊门里一个男人和外面的女人生的,这违背了沉渊门的规矩,但沉渊门没有动过那女孩。起初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直到那个女孩被抓去做试验——因为她是无关紧要的,所以可以被……作为牺牲品。”
    江天晓已经出了一后背的汗。
    “那个女孩子当时十五岁,何盛十七岁,他们偷偷地谈恋爱。被抓走之后,那女孩儿就……死了。”
    “……死了?”
    “嗯,”于朗闭上眼,仿佛想要逃避痛苦的回忆:“沉渊门拿她做了试验,具体对她做了些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最终试验没有成功,那女孩的魄被打碎,她也就,死掉了。后来是何盛帮我拿回了我的魄,我和何盛就一起背叛了沉渊门。”
    江天晓不知该说什么。
    像有蘸了水的棉花堵在胸口。
    他想不到总是嘻嘻哈哈的何盛,竟然经历过如此惨痛的生离死别。
    “和你说这些的意思是,”于朗捏捏江天晓的手心:“何盛和我的关系,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牢固。”
    第五十六章
    “那你的意思是……”江天晓小心地问:“何盛可能,和沉渊门有联系?”
    “只是有可能,”于朗叹气:“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对谁,都多留个心眼。”
    于朗这是在关心我啊!
    江天晓心里美滋滋的,凑过去在于朗鼻尖亲了一口:“我知道……诶,于朗,”也不知道哪来的骨气,忽然想逗逗于朗:“我对你也要留个心眼吗?”
    “嗯?”于朗微微眯起眼,笑着问:“你是这么想的吗?”
    “没没没——”江天晓觉得于朗根本是故意做出这媚眼如丝的样子:“我就信你的。”
    “我发现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于朗笑眯眯地说。
    第二天早上,江天晓醒来的时候,于朗的脑袋就抵在他肩头。
    清晨干净的阳光从缝隙里透进来,在于朗额头上投下一道长长的明黄色的光影,衬得于朗肤白如雪。江天晓凝视于朗侧脸的线条,只觉胸口饱饱涨涨,五脏六腑都软了。
    他从未如此满足和快乐。
    “看够了么,”于朗倏然睁眼:“你看不够我也装够了。”
    “……呃,”江天晓被抓包,怪不好意思:“你,你醒了啊……才七点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