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1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你一动我就醒了,”于朗笑笑:“下去吃早饭吧。”
    两人就近在酒店对面的KFC吃早点,吃到一半,杨记和小邱走进来。
    “哎你们起得真早啊,”杨记的目光贼溜溜地在江天晓和于朗身上绕了一圈:“……嗯,年轻人早睡早起,挺好的。”
    小邱跟在杨记身后,显然已经明白了两人的关系,打量两人的眼神,也是十分意味深长。
    “……那什么,”江天晓昨天和于朗确实做了少儿不宜的事儿——虽然不是在深更半夜——被杨记这么一说,十分心虚:“应该的,早睡早起么……对……肾……好。”
    “哟,”杨记冲江天晓比划大拇指:“还懂养生啊……”
    说完就去点餐了,笑出一脸褶子。
    “……我说错了吗?”江天晓问于朗。
    他以前在宿舍经常听室友们开玩笑,沈哲总是对老大说,男人一定要养肾,早睡早起对肾好……
    “从昨天的情况来看,”于朗语气轻飘飘的:“你倒是不用急着补肾……”
    江天晓手一抖,油条掉进开着盖子的橙汁里,他猛地反应过来——于朗这是跟我讲黄段子呢?
    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江天晓说不出话了。他想,难道所有人都知道昨晚我和于朗那啥了……啊是啊,他们都知道我和于朗住的大床房……
    “江天晓,你可真是个……小孩儿。”于朗弯着眼睛笑了。
    一直到后来的杨记和小邱也吃完了早餐,迟洋何盛还是迟迟不见人影。
    于朗拨了何盛的电话:“……你们怎么还不下来……嗯?”
    于朗微微皱起眉:“好,我知道了……可以。”
    杨记:“怎么了?”
    “迟洋发烧了,”于朗说:“何盛让我们去买点退烧药。”
    “发烧?”杨记顿了顿,摇头:“我就觉得他那样不行,整个人都状态太差了,果然会撑不下去。”
    小邱接话:“是啊……他这个状态,怎么继续找周恪呢……”
    “先去买药吧,”于朗的表情有几分凝重:“总要等他好了再说。”
    迟洋吞下药,又一头栽回床上,陷入昏睡。
    他烧到了39度,脸和脖子都烧得红通通,嘴唇却干裂发白,整个人透着显而易见的病态气息。
    “怎么突然发烧了?”于朗问何盛。
    “早上我醒了之后叫他,他就不吭声,一摸发烧了……他是心里受不了了吧,”何盛长长叹了口气:“这次的事儿也是邪门,时间太长了,这一天天的,太折磨他了——我就想不通了……”
    他看看迟洋,像是怕惊扰了他,于是压低声音:“我就想不通了,你说周恪来兰州吧,因为兰州是迟洋的老家,这说得通。但周恪为什么要去马头镇和胜胡沟呢?这两个地方连迟洋都不知道啊。”
    “……也许是,”江天晓小声说:“就像周恪邮件里说的,他舍不得迟洋,所以拖延时间,一次次和迟洋……告别?”
    “得了吧,”何盛抱着手臂:“这你也信,这么文艺的理由……谈了恋爱是不一样啊。”
    江天晓:“……”
    于朗瞥何盛一眼,语带警告:“说正事,你别打岔。”
    何盛笑笑:“于老师做了就要承认么。”
    他话音刚落,迟洋翻了个身,神色痛苦地拧起眉头。
    几秒后,迟洋慢慢睁开眼,温声叫道:“小恪——小恪——”
    江天晓吓了一跳,瞪圆眼问于朗:“他,他这是怎么了?”不怪他胆子小,而是跟着于朗经历了这么多非科学的事情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迟洋看见周恪的鬼魂了?
    “烧糊涂了吧,”于朗倒是十足平静,拿起桌上的温度计递给何盛:“你再给他量个体温。”
    何盛走上前去,把体温计塞进迟洋腋下,然后伸出手掌在迟洋面前晃了晃:“迟洋,你还好么?”
    迟洋缓缓扭头看向迟洋,眨眨眼,说:“小恪?”
    何盛后退一步,不说话了。
    除了迟洋,房间里的五个人面面相觑。
    “他妈的,”何盛低骂:“我看不是烧糊涂那么简单……”
    “这是,癔症了?”杨记开口:“去年采访失独老人,有一个老太太儿子去世了,老太太就癔症了,逮谁都叫她儿子的名字。”
    “……要不我们送他去医院吧,”江天晓被迟洋的盯着何盛叫“小恪”的样子吓得心里发毛:“去看……神经科?”
    “不,”于朗摇头:“等他退烧了再看看情况,我们现在带他去看医生,他什么也说不清。”
    何盛只好上前去,摁着迟洋的肩膀把他推进被子里:“你好好睡觉,啊。”
    迟洋眼珠一动不动,目光如炬:“小恪,你怎么说走就走,也不告诉我你去了哪。”
    “……我不是周恪啊,”何盛无奈道:“迟洋,你仔细看看我?”
    迟洋看着何盛,几秒后,咧嘴笑了:“小恪,别和我闹了,我知道是你。”
    “不是,你眼睛被烧坏了?”何盛指指自己的脑袋:“你看见了么,我是短头发,我不是周恪。”
    迟洋还是笑,露出一口白牙,他的语气不再像之前那样绝望和惨然,而是变得温柔且亲昵:“小恪,怎么头发剪短了?不过你这样也好看。”
    小邱抓住杨记的胳膊:“师父……他,他这样有点吓人……”
    “别怕,”杨记安慰道:“他就是……嗯,发烧么,脑子不清楚……退烧就好了。”话是这么说,但杨记紧紧皱着眉,表情一点都不轻松。
    “先出去吧,”于朗转身:“都在屋里堵着不好通风,何盛,你照看一下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