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12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他们难道是在……江天晓察觉到一丝紧张的气息,他们这样子,怎么看都是在对峙。
    “江天晓,正好你来了,”何盛开口:“有个事,问问你的想法。”
    “……啊,盛哥你问。”
    “我们已经来了这么多天了,从兰州到马头镇到胜胡沟,现在又他妈被牵着鼻子回到兰州……现在这情况,你怎么想的?”
    江天晓被何盛问得有点懵,下意识看向于朗,于朗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江天晓实话实说:“我觉得现在是,一团乱麻。”
    “没错,”何盛竟然冷冷笑了一下:“一团乱麻。我们跟着周恪的邮件找周恪,结果现在线索断了;沉渊门搅和进来,我们也不清楚沉渊门为什么会知道邮件的内容;现在迟洋又崩溃了,连脑子都出了问题——昨天晚上,我也收到了沉渊门的卡片。”
    江天晓一愣,原来何盛也收到了卡片。
    “沉渊门让你去青龙园,这很危险,我清楚,”何盛的语气略微温和了些:“但从一开始——我们顺着黄河找捞尸人的时候,沉渊门就已经算计好了对不对?到后来的马头镇,再到现在我们回了兰州,沉渊门一直知道我们的行踪,这说明什么?说明沉渊门知道的东西绝对比我们多!否则他们不会设计好一个个圈套。”
    “……呃,是。”
    何盛捏捏眉心,神色有些疲惫:“所以,现在要找周恪,我们既然没有别的途径,那我们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沉渊门的。”
    何盛说到这,江天晓明白了:“盛哥,你是想让我今晚去青龙园,是吗?”
    “你是天赋极高的灵术师,”何盛轻轻点头:“带够符纸,做好准备,如果出了事,你是可以挡一阵的,然后我和于朗就立即赶过去……”
    “何盛,”于朗冷声打断他:“刚才你自己也说了,沉渊门设计了一个个圈套。”
    “可我们现在有的选择吗?”何盛拔高声音:“迟洋已经这样了,我们再不赶快解决这件事,情况只会越来越混乱!”
    “无论如何,”于朗干脆道:“江天晓不能去。”
    “于朗你——”何盛话没说完,屋里爆发出一声尖叫!
    是小邱!
    三人飞速冲进房间,只见杨记一手摁着迟洋的手腕,一手抓着一把水果刀的刀刃!
    而水果刀的刀柄,被迟洋攥在手里!
    江天晓飞扑上去,死死把迟洋压在身下,与此同时,于朗一把夺过迟洋手里的刀。
    “嘶……我操……”杨记倒抽一口气。
    “师父你没事吧!”小邱吓得眼泪又涌了出来:“快叫救护车!”
    “别别别小邱,”杨记的手掌上血流如注:“不至于不至于!去医院包扎下就行!”
    迟洋抖得像个筛糠,嘴里喋喋不休:“小恪,小恪,小恪……小恪……”
    于朗皱眉,一记手刀砍在了他后颈。然后他头一歪,晕过去了。
    “怎么回事?!”何盛抓起钱包:“赶快去医院!”
    一下午都在兵荒马乱中度过。
    杨记手掌上的伤口并不深——所幸只是水果刀。迟洋仍在昏睡,杨记盯着自己被包扎得圆滚滚的手掌,压低声音说:“他把我认成周恪了不是,我就想,那干脆试试按照周恪的逻辑和他说话……我就说,我要走了,咱俩算了吧……然后迟洋就发疯了,他的钥匙上有水果刀……”
    “给你们添麻烦了,”杨记叹气:“我就不该嘴贱说那两句。”
    何盛点点头,看向江天晓:“小江,你跟我过来一下。”
    于朗面无表情,却跟着起身,也走了出来。
    “我们真没别的办法了,”何盛点了支烟:“我想这样行不行,沉渊门不是让小江去那个墓地么,小江你自己进去,我和于朗就在墓地外面守着,一出事,你就放个信号,我和于朗就赶紧进去——这样应该来得及。”
    “如果出意外呢?”于朗沉沉开口:“如果,出意外,何盛,你能承担后果吗?”
    “于朗你别忘了,”何盛沉默片刻, 开口道:“我也经历过的,我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于朗:“既然你知道沉渊门的手段,那你更不应该让江——”
    “或者这样,”何盛说:“你让许天霸陪着小江。”
    于朗垂着眼看都不看何盛:“只怕许天霸也敌不过沉渊门。”
    “你怕这个怕那个,”何盛幽幽道:“于朗,这不是你的作风,哦,你们谈恋爱了。”
    何盛将“谈恋爱”三个字咬得极重,简直是一个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于朗倒也不恼:“你和我说这些没有意义,就算我和江天晓没有在一起,我也不能把他置于不可控的危险处境。”
    何盛没接话,一口一口抽着烟。
    江天晓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于朗为了他,和何盛翻脸。
    “于老师,”江天晓犹豫了很久,还是小声开口:“我还是去吧,其实我觉得沉渊门也不一定敢怎么我,他们肯定也知道,你和盛哥会跟着我啊,对不对?”
    于朗固执地摇头:“不行。”
    “我们现在,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江天晓顿了顿,极其小声地说:“我怕迟洋真的会出事,他太煎熬了……于老师,我想如果是我找不到你,我也会崩溃的……”
    于朗看着江天晓,目光闪烁。
    “你之前也给我说过,”江天晓继续说:“虽然迟洋有错,但他也很可怜……我们就当帮帮他,行吗,于老师?”
    “……你别冲我撒娇,”于朗偏过头去:“这不是一回事。”
    “于朗,”江天晓软了声音,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恳求:“我不能什么事儿都靠你保护,我也想……帮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下于朗不说话了。
    深夜十一点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