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13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杨记小邱和迟洋都留在酒店,何盛开车,后座坐着江天晓和于朗。
    于朗画了厚厚一叠符纸给江天晓带在身上,他这次画的都是威力极其强劲的符纸,以至于画完之后,他身上的毛衫被汗水浸了个办湿。
    “一旦沉渊门要伤害你,你就放这个朱砂符,我和何盛就会赶过去,记住了吗?”于朗严肃地叮嘱:“那个墓地并不算大,我们在墓地西边守着。”
    “嗯,好,”江天晓轻轻握住于朗冰凉的手:“于老师,你放心。”
    于朗回握江天晓,轻轻叹了口气。
    车外,夜色和寒风卷成一团,青龙园墓地越来越近。
    第五十八章
    十一点四十七,何盛在青龙园正门口停车。
    “这个墓地是10年才建起来的,”于朗抱着手臂看向墓地门口黑着灯的小屋子,面色凝重:“是很新的目的……为什么没人守门?”
    “呃,”江天晓小声说:“也许是睡了吧……”
    何盛跟在两人身后,不说话。
    “我们就在西墙边上,”于朗顿了顿,伸手为江天晓把围巾塞紧了一些:“沉渊门也不会傻到觉得我们会让你一个人来……一旦有你对付不了的情况,就发信号,记住了么?”
    “嗯,”江天晓点头:“你放心。”
    “那你去吧,”于朗微微垂着眼:“……注意安全。”
    这一瞬间江天晓脑子里蹦出来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胸中不禁升起几分悲壮。这次他要独自一人面对沉渊门,沉渊门……沉渊门曾经差点要了于朗的命。
    “于朗。”江天晓鼓起勇气,也不顾何盛就在旁边,上前一步捧住于朗的脸,在他嘴唇上吻了下去。
    一个短促却用力的吻。
    于朗抿抿嘴唇,看着江天晓。
    江天晓转身,大步走进青龙园。
    此处已是远郊,寒风呼啸而过,把夜空吹得清澈又明净。满天星斗。
    墓地里一片漆黑,江天晓打开手电筒,顺着主干道逐步深入。森森松柏像一团团浓黑的雾,主干道的两侧,密密麻麻全是墓碑。
    除了风声就是自己的脚步声,四周是绝对的寂静。
    前方一片深海般的黑暗。
    江天晓硬着头皮,脚步未停。
    他不断在心里宽慰自己:沉渊门就是这尿性,装神弄鬼,是的,只不过是装神弄鬼……
    “哒——”
    江天晓脚步一顿。
    “哒——”
    敲击金属的声音。
    一阵狂风吹过,两旁的松树“哗啦啦”摇晃起来。江天晓握紧拳头,身体绷成一张蓄势待发的弓,万分警惕地停在原地。
    “哒——哒——哒——”
    诡异的声音越来越近。
    江天晓能确定这声音绝对不是刮风引起的——墓地里的墓碑都是石碑,其次就是树——哪来的金属?!
    “哒——”
    忽然眼前一闪,只见手电的白色光束中,赫然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
    “谁?!”江天晓厉声喝道,攥着手电筒的手却抖了抖。
    “龟儿子,”黑影走近了,停下脚步:“关了手电!晃眼睛!”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你怕个锤子哦,老子是活人!”黑影摘下帽子,露出一头粉色的短发。
    江天晓:“……”
    是沉渊门的门主。
    这发色,也不会是别人了吧。
    接着黑影取下脸上的口罩——果然是他,那张桀骜不驯日天日地的脸,江天晓印象极深。
    “江天晓,我跟你嗦,”男孩目光冰冷,说着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我们知道于朗就在附近,反正他也不敢让你自己来。”
    “……你们说过,你们知道周恪在哪里,”江天晓没接他的话,直接发问:“周恪在哪?”
    “你先听我说!”男孩翻了个白眼:“于朗不是怕你出意外吗?于朗跟你说沉渊门要抓走你,对吧?”
    江天晓不说话。
    “那咱们就看看,”男孩双手插兜:“于朗怕的到底是什么。”
    “你什么意思?”江天晓忍不住问。
    “我们不抓你,也不跟你打,我们跟你说几句话,说完就走,”男孩提高声音:“你知不知道,清朝历史上的同治回乱?”
    “什么?”江天晓警惕地后退了两步。
    “同治回乱——清朝的时候,发生在中国的西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