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16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所以沉渊门让你去查陈白,”于朗说:“陈白做过官,在《清史稿》里有关于他的记载。沉渊门让你去查陈白,无非是想让你知道这些事——一个人活了一百三十年,很可怕,不是吗?我是他儿子,我也……很可怕。”
    于朗的尾音降下去,像一条因失落而垂下的小尾巴。
    江天晓听得心都要碎掉了,也不顾服务员还趴在点餐台上玩手机,伸手攥住了于朗的手:“我没有这样想,于老师——不,于朗,我没有觉得你可怕,真的。”
    于朗的手太凉了,江天晓想。
    “你可以害怕,”于朗垂着肩膀笑了一下,却笑得比哭还难看:“普通人都会害怕的。”
    “我不是普通人啊,”江天晓凑近一些,低声说:“我……我不是你男朋友么。”
    于朗沉默。
    “我真的不会觉得你……不正常,或者怎么样,”江天晓大着胆子伸出食指在于朗掌心挠了挠:“于朗,我相信你,我……我爱你,你知道的。”
    说完自己先脸红了。
    于朗目不转睛看着江天晓,半晌,轻声问:“真的吗?”
    一向果断干脆的于朗,竟然流露出如此无助的神情。江天晓一把抱住于朗,一字一句说:“真的。”
    然后他听见于朗闷闷的笑,于朗的脸埋在江天晓肩膀上,低低的笑声,仿佛和江天晓的心脏产生共鸣。
    这一晚,江天晓和于朗只睡了五个多小时。早上八点过江天晓睁开眼,肩膀麻了。
    于朗枕在他肩膀上,正在玩手机。
    见他醒了,于朗抬头冲他笑笑:“睡够了么?”
    “嗯,”江天晓被于朗笑得一阵眩晕,不禁柔声问:“你呢?醒了很久了吗?”
    “没,我也刚醒没多久,”于朗放下手机,爬起来:“怕下床把你吵醒,就没动。”
    两人迅速洗漱好,走出房间时看见何盛站在走廊里抽烟。
    “迟洋怎么样了?”于朗问。
    “还是那样,”何盛皱着眉:“看谁都是周恪。”
    “沉渊门果然是诈我们,”于朗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周恪在哪。”
    何盛点点头。
    于朗和何盛两个人说话的语气都挺正常。江天晓想,看来昨天的矛盾算是翻篇儿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何盛问于朗。
    “继续找吧,”于朗有些疲惫似的,摇了摇头:“想办法找。”
    此时已是十二月中旬,虽是苍茫的西北大地,但毕竟是城市,新年的气息越来越浓。外面的商铺,门口的喇叭里高声放着《新年好》,猛一听简直以为是除夕将至。
    其实距离春节也不远了。
    这年底本该是归家返乡的时候,江天晓想,可他们一行人,还在这偌大的兰州,想方设法寻找周恪——这个周恪怎么这么奇怪?他既然和迟洋一次次告别,那为什么到了最后,却不告诉迟洋自己在哪?虽然知道周恪已经不在了,但江天晓总觉得,即使是不在了,也得有个交待。
    他们曾是恋人,曾相爱,应该有一个交待。一个活生生的人,无论如何,不能凭空消失。
    “于朗!!!”房间门被猛地拧开,探出小邱神情紧张的脸:“你们快来看!迟洋的笔记本——又收到邮件了!”
    江天晓一怔,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三人冲进屋,只见迟洋仍躺在床上,双眼直直看着天花板。
    “你们看,”杨记小声说:“新的邮件。”
    于朗点开邮件。
    迟洋:
    这真的是最后一封了。
    我在兰州,把你可能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时间不够没能细看,但总是去过了。你玩儿的地方,你上学的地方,你高考的地方,你吃羊肉串的地方……
    现在我在黄河边上,给你发这封邮件。发完了,我就和你告别。
    就当我和黄河融为一体,依旧,在你身边。
    周恪
    于兰州·铜月乡·黄河边
    铜月乡。
    “去铜月乡!何盛——”于朗看向何盛 :“我们得带上迟洋,你想个办法,实在不行绑着也可以——如果能找到周恪,迟洋得亲眼看见。”
    “他,”江天晓担心:“要是能找到周恪,他看了周恪的尸体……不会更受刺激吧?”
    “我不知道,”于朗摇头:“但是他无论如何都要面对。”
    第六十章
    好在迟洋并没有反抗,安安静静地被杨记架上了车。他的身体已经垮掉一半了,面无血色,嘴唇发紫,走起路来也是晃晃悠悠。
    江天晓看着就心惊胆战,心想迟洋现在就这样了,如果他们真的能在铜月乡找到周恪的尸体——那不知迟洋得成什么样。
    “铜月乡,”于朗看着手机,低声说:“为什么是铜月乡——这地方不在黄河边上。”
    “什么意思?”杨记看着于朗,继续说:“如果,如果那谁……是在铜月乡自杀的,那你就算错了,是吗于老师?”
    “一定是在黄河,”于朗果断地摇头:“我不会算错的。”
    “那所以,”杨记瞟了眼迟洋,见他没什么反应,才继续说:“所以现在有两种可能的情况,第一,那谁去了铜月乡,但是他没有留在那里,他又去了黄河边,出于某种原因;第二,这邮件是根本就是假的——我们跟着邮件跑了这么久,现在你告诉我,这邮件是假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