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3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作者有话说:
    求评论求海星
    第六十八章
    第二天,依旧是龙克开车,出发去松溉古镇。
    “现在镇上的人已经不多了,”龙克向江天晓介绍说:“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剩下的大都是老人。镇子么又太小,也不好开发成景点。”
    江天晓:“嗯,我知道——农村基本上全是这个情况。”
    龙克悠悠叹了口气:“是噻,变化太大了,太快了……我记得我小时候,镇上人还多得很,过年啊,办喜事啊,热闹得很。到了现在,就不行了,我有时候就想不通,那么多人去城里,以后这些老房子,该怎么办?”
    江天晓想了想,说:“但城里确实有城里的好处。”农村和城市,小城市和大城市,都有着无法消弭的差距。江天晓想,我要是没有考到武汉去,怎么会再次遇见于朗?虽然他现在已经明白,即便他可以从农村走到城市,从小城市走到大城市,但他注定要付出不可躲避的代价——比如经济上的困窘,比如孤单和无助,比如无从寻觅的归属感。但是,因为于朗,他觉得这些代价,都值了。
    中午,到达松溉古镇。
    确实是古镇,街上的青石板凹凸不平,街道两旁的房子,大多是木质,色泽沉沉,看上去有不少年头了。
    然而镇上的人的确很少,江天晓跟着龙克和于朗走过几条街,也只见了三五个老人坐在茶馆里聊天。
    沿着一条又窄又滑的小径直行,小径两旁是繁茂的植被,这季节,三角梅竟然开着花。
    终于在一栋木房子前停下。这房子看着是全木质的,有两层,江天晓抬头,看见房顶的瓦片上长了厚厚的青苔。
    两扇对开的大门敞了条缝,龙克一把推开,大喊:“老爹!!!”
    “你个龟儿子还知道回来!”屋里闪出一白发老人,大步迎上来,他瞪龙克一眼,然后使劲儿拍了拍于朗的肩膀:“于儿可算回来啰!”
    “龙叔,”于朗笑着说:“真是对不住,我这几年……”
    “哎我晓得我晓得,”老人豪爽地挥手:“你们知识分子,忙嘛——这个娃儿是?”
    “我叫江天晓,您叫我小江就行,”江天晓连忙说:“我是于朗的……学生。”
    “唷,大学生啊!”老人点点头,一扭脸劈头盖脸地骂龙克:“龟儿子!你看看于儿和小江,你以前就不好好念书嘛,你要是……”
    “老汉儿我错啰我错啰,饿得很了!吃饭吧!”龙克连忙搂着他老爹的肩膀,里面招呼于朗和江天晓:“来吃饭吧!”
    穿过绿草摇曳的院子,进了屋。
    虽然开着白炽灯,但不知是不是木头发暗的缘故,屋里还是显得有些暗沉沉。一脚跨过门槛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水墨画,上面画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江天晓也认不出是谁。
    左拐,便见一张八仙桌,桌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
    “昨天才杀的红头鸭哦,”老人笑着对于朗说:“晓得你爱吃酸萝卜煨鸭子。”
    “的确是,好几年没吃到了……”于朗道:“在外面倒也点过,但总是没您做的这个味儿。”
    龙克叫江天晓和他去舀饭,只见他拿了三只碗,一个盘子。
    “诶?”江天晓说:“少拿了个碗。”
    龙克头也不抬地说:“我爸要用盘子吃。”
    “啊?”
    “他吃得多,”龙克笑着把碗递给江天晓:“我爸饭量大,那可是出了名的。”
    江天晓眼睁睁看着龙克舀了尖尖一盘子米饭。
    回到饭桌上,于朗已经给四人倒好了酒。龙克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笑嘻嘻地对于朗说:“你这一来,老汉儿把藏箱底的东西拿出来了。”
    “这是好酒,于儿,今天咱们两爷子喝个痛快。”老人举起酒杯。
    “我敬您,”于朗起身:“这几年没回来看您,给您赔罪了。”
    “不碍事,我好得很。”
    于朗和龙叔用重庆话聊天,江天晓能听懂得不多,只好埋头吃吃喝喝。都说川渝美食多,江天晓算明白了,无论是于朗还是龙叔,他们都不是厨师,却能把菜肴做得香辣鲜美。大概对美食的热情和追求,已经深入到每一户人家。
    午饭吃到一半,外面下起了雨。
    这一点上,重庆和武汉倒是类似——冬天也下雨,那缠绵淅沥的雨,把寒意和湿意层层叠加。
    但在这古镇,听着雨声哒哒地打在瓦片上,倒也不冷,反而觉得落雨声悠长柔和,如同婉转的歌。
    江天晓看着于朗和龙叔、龙克聊天,龙叔已经喝得脸色发红了,被他那白胡子衬托着,有几分鹤发童颜的意思。于朗的嗓音比平时低沉些,他也喝了不少酒。江天晓忽然想,是不是除了诡异的沉渊门之外,其他灵术师也不过是过着普通的生活?像龙叔和龙克,龙叔住在镇上,据龙克说,龙叔每天的生活就是打麻将摆龙门阵外加养花;而龙克,虽然会灵术,但平时主要给人看风水,结婚选日子啊买房子选房型啊什么的。
    等到他们彻底了结和沉渊门的事,江天晓想,大概也会像龙家父子一样,过上平静的生活。
    一顿饭从十一点半吃到快一点,龙叔终于说有些困了,晚上继续。
    那白酒的后劲儿大,江天晓虽然只喝了一小杯,但整个人都昏昏沉沉。于朗更是醉得厉害,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发红,湿漉漉地看着江天晓。
    “你,扶一下我。”于朗哑声说。
    江天晓腿也有点软,胳膊环住于朗后背,穿过他腋下驾着他。
    龙克打了个嗝:“老汉儿这酒真他妈厉害……跟我来。”
    好在于朗身子虽然软,但走路还是没问题的。江天晓架着于朗,随龙克上楼。
    楼上没开灯,走廊里幽暗得如同夜晚。
    进屋,开灯,龙克指指屋里的雕花大床:“你俩睡这屋——老爹以为于朗一个人回来,就收拾了一间屋子——反正你俩也睡一起。”
    江天晓迷迷糊糊地点头:“啊……谢谢龙叔。”
    龙克打了个哈欠,带上门走了。
    江天晓扭头,就见于朗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