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33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脱完了?”于朗语带醉意,笑了:“来睡会儿吧。我好累。”
    “嗯……”江天晓迟疑片刻,脱掉自己的衣服,散开被子,把自己和于朗裹紧。
    于朗手脚冰冰凉凉,他像之前两人同床时一样,把自己塞进了江天晓怀里。也许是终于获得了温暖,于朗嗓子里发出一声低沉而舒适的喟叹。
    江天晓脑子乱成一团,但还是伸手搂住了于朗的腰。
    很快于朗就再次睡着了。
    江天晓却睡意全无,刚刚于朗的颈动脉,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吗?可从和于朗重逢,到现在——这并不是于朗第一次喝酒啊。
    从兰州回武汉之后在家的每一顿饭都是于朗做的,有时候他做了西餐,就会买瓶红酒。
    这次和之前的一次次都不一样,时间很短,于朗自己也没感觉——他喝醉了。
    是于朗的身体的问题?还是糟了别人的暗算?可今天和他们接触的只有龙克和龙叔。
    于朗既然相信他们,那……那他们应该没问题吧?
    江天晓忍不住收紧了手臂,把于朗搂得更紧。
    窗外的雨声缠绵不止,天色沉郁,房间里也灰暗如日暮。江天晓忽然觉得有些无助,这尚且冰凉的被窝像一叶扁舟,他和于朗飘在无边无际的水中,下着雨,也看不清前面的路。
    此时此刻,他别无所依,除了搂紧怀里沉睡的于朗,再没有别的办法获得安全感。
    江天晓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起几个月之前,那时于朗曾警告他,“那些事”是一个漩涡,卷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当时他是怎么说的?具体的话记不清了,但那种愿意为了于朗赴汤蹈火的心情,他现在还体会着。
    把命给你都没问题,江天晓低头在于朗柔软的发丝里吻了吻,想。
    这么多年,他受到过的最温柔的对待,是于朗给予的;他唯一的、神魂颠倒的爱情,是于朗给予的;甚至,于朗教他灵术,他才对自己渐渐有了信心——好像也没想象的那么差劲,是吧?当然,还有很多钱,于朗给了爷爷奶奶很多钱。
    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于朗给的。
    江天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再睁开眼时,窗外的雨却已经停了。
    屋里开着灯,于朗正半靠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
    “醒了?”于朗笑着,伸手摸了摸江天晓的脑袋:“都快七点了。”
    “呃——”江天晓晃晃神:“睡了这么久?”
    “嗯,酒醒了吗?”
    江天晓坐起来,脑袋略有些昏沉,但大体上没什么感觉了。他摇摇头:“没事了。”
    “那就好,”于朗掀开被子下床:“走吧,又该吃晚饭了。”
    吃晚饭。
    江天晓一紧张,大声叫道:“于朗!”
    “嗯?”于朗动作一顿,像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什么,”江天晓沉默两秒,上前为于朗理了理衣领:“一会儿吃饭别喝酒了行不行?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好,听你的,不喝了。”于朗温声应下。
    晚饭又添了三个菜,都是龙叔做的,泡椒鸡杂,凉拌折耳根,回锅肉。
    “于儿,”龙叔和中午一样,尖尖一盘子米饭:“多吃点撒,看你瘦得。”
    “我吃得很多了,”于朗呵呵笑:“不过真赶不上您。”
    “我这是小时候饿惨喽,”龙叔叹气:“我们那会儿啊……”
    “诶诶诶老汉儿,”龙克连忙打断他:“那个……啥时候杀猪?”
    “你还晓得问!”龙叔瞪龙克一眼:“你说说你,你能帮上什么忙?”
    “我给烧个开水还是可以的嘛……”龙克讪讪:“于儿也帮不上忙。”
    “人家是知识分子!跟你啷个一样嘛!”
    “要杀年猪了吗?”于朗插话道:“镇里还有养猪的?”
    “没得喽,”龙叔夹了一筷子回锅肉:“这不是松溉搞旅游开发吗,哪让养猪,我们就是花点钱去周边村里买一头,再花点钱请别个给杀了。”
    “那个猪肉好吃啊!”龙克笑嘻嘻道:“自家养的不喂饲料的,就是肥肉多,油大。”
    于朗扬扬眉毛:“我还真是好多年没吃过卤猪头肉了……”
    “小江吃过没?”龙克问。
    “猪头肉……没。”
    “行啊,今年正好尝尝了,安逸得很。”
    开饭之前龙叔还想喝酒,被龙克制止了,说他再喝要三高。龙叔哼哼两声,到底是没喝。
    江天晓不动声色地打量龙叔和龙克,从他们的神情,举止,到语言,可从头到尾,实在没看出什么不对劲。
    下了大半天的雨,空气又湿又冷。吃过饭,于朗就和江天晓回屋了。
    龙克搬来一个硕大的木桶:“我烧着水了,不过你们两个洗澡,得多烧几壶,你们两个等会儿哈。”
    “没事,”于朗跟上去:“我去烧吧。”
    “于老师真疼人哦。”龙克贼兮兮地看着江天晓说。
    这小屋里没有空调,江天晓和于朗分别泡了澡,才觉得暖和了不少。两人并排靠在床上,于朗点了支烟,一口一口慢慢地吸。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