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3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没事,”江天晓说:“我坐地铁就行。”
    “我送你,”于朗语气坚决:“我怕沉渊门狗急跳墙。”
    一边的龙克显然也是知道沉渊门的,附和道:“是啊,沉渊门人多嘛,哦话说——”他眼珠一转,轻声问于朗:“门主小朋友长大没?”
    于朗冷冷道:“你别想了。”
    “别这么绝对嘛,”龙克摸摸自己的下嘴唇:“我们也没差很多吧……而且我觉得他肯定是1,对不对?”
    江天晓想起门主,那个每次出现都会变发色的杀马——啊不,桀骜少年。
    龙克惦记他?龙克开玩笑的吧?
    于朗直接不搭理龙克了。龙克便转而拽着江天晓:“你觉得呢?门主是不是1?”
    江天晓:“这个……”
    “唉,算了,”龙克妖娆地一撩头发,幽幽道:“你们啊,饱汉不知饿汉饥。”
    回武汉第二天,于朗开车把江天晓送到了学校门口。之前他还是学校教师的时候能把车开进校园,现在辞了职,便只能停在学校门口。江天晓下车前和于朗接了个短暂的吻:“我尽快回来。”
    “嗯,”于朗笑:“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下了车,江天晓忽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像被金主包养的小白脸呢……
    宿舍楼还是原来的样子,又脏又乱,男生不讲究,垃圾就堆在门口。宿舍门没关,江天晓推门进去,就见沈哲正抱着电脑坐在床上,耳朵上戴着耳麦。
    “沈哲,”江天晓叫他。
    “噢,”沈哲取下耳麦,指指书桌前的椅子:“你先坐着啊,我这把快完了。”说完继续玩他的英雄联盟。
    江天晓有点儿懵,昨天在电话里沈哲不是很着急吗?怎么——怎么这么淡定?
    而且他这样子,也不像出了什么事儿啊?
    没几分钟沈哲结束游戏,合上电脑,说:“是有个人找你,就……托我联系一下你。”
    “你——”江天晓猛地站起来:“所以昨天你糊弄我的?!”
    “别生气啊,”沈哲揉揉眼睛:“我看那男的真的特着急,不过人挺客气的,他说实在联系不上你,也不知道你这段时间忙什么。我不就帮个忙嘛。”
    江天晓怔了一秒,连忙掏出手机——一定是沉渊门的人!
    昨天于朗还说沉渊门可能狗急跳墙!竟然来真的!
    他想给于朗打电话,但通讯录还没点出来,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江天晓。”
    江天晓回头,只见迟洋站在宿舍门口。
    ……为什么是迟洋?
    迟洋从肩上背包里掏出一沓粉红人民币递给沈哲,说:“我和江天晓单独说几句,可以吗?”
    “没问题啊。”沈哲眉开眼笑地接过钱,还冲江天晓做了个“分你一半”的口型。
    沈哲带上门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江天晓和迟洋。
    江天晓攥着手机,没有点屏幕上的“通话”按钮。
    他不知道为什么是迟洋,当时在兰州,于朗说迟洋是因为沉渊门暗地里勾结才会装疯,但后来周恪化成的厉鬼魂飞魄散,迟洋整个人都崩溃了,后来,他回兰州当老师了。
    他为什么会来武汉?
    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迟洋苍老了一大圈,虽然还是很斯文地戴着眼镜,但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你不要紧张,”迟洋声音低哑:“被于朗识破之后,我就和沉渊门没有联系了。我这次来,只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些东西……我先联系的何盛,但他说已经没和你们在一起了,我就只好来找你。”
    江天晓后退一步,警惕地问:“你要找我们,怎么不直接联系于朗?”
    迟洋摇摇头:“你直接看吧。”
    说完他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伸出手,把手机递到江天晓面前:“你看。”
    江天晓有片刻迟疑,但还是接过手机。
    是个只有不到二十秒的视频,视频里一条马路,两棵树,画面模糊。一个长发女人走过马路,视频结束。
    “这——”江天晓抬起头:“这不是——”
    “这是周恪,”迟洋说:“在马头镇的时候,我们在一个路口找到监控视频,这个摄像头,正好拍到了周恪。”
    “是这个没错……”江天晓摸不着头脑,干嘛要给他看这个视频?这视频他当时就看过——不只是他,何盛,于朗,迟洋,杨记,小邱,他们都看过。也正是因为摄像头拍到了周恪,他们才断定,周恪确实去了马头镇,那些邮件,的确是周恪发的。
    “我再给你看一个视频……这是去年周恪过生日,我在家拍的一个短视频。”迟洋的语气已经非常平静了,但提到“周恪过生日”,还是隐隐有些颤抖。
    这个视频是站在周恪身后拍的,周恪边走边笑:“到底是什么礼物呀——靠,不会是钻戒吧?我上次就那么一说——迟洋!你真买了?!这——这得多少钱——”
    视频到此结束。
    “周恪的胸部做过手术,往里面放了硅胶,他不适应,所以他走路的时候……有挺明显的驼背。第二个视频,就能看出来。”
    迟洋说完又放了一遍视频,这视频只有九秒,但因为是在明亮的房间里拍的,所以看得很清楚。
    周恪确实是驼背含胸的。
    “而这个视频里的周恪,”迟洋又点开第一个视频:“我当时看的时候,脑子太乱……我只看着这衣服是周恪的,就认定这人的确是周恪,回兰州之后我找到了这段视频,再看,我发现……这应该不是周恪。”
    他说完,屋子里一片窒息般的静默。
    过了十来秒,江天晓才小声说:“你只凭背影就能确定吗?也许……也许当时周恪就正好挺着胸走了呢?”
    迟洋:“这个视频我看了无数遍了,不仅是没有驼背,还有走路的姿势……周恪走路时,两条胳膊会晃来晃去的,但是这个人,没有。”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