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36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江天晓强迫自己保持冷静:“那也不能直接确定这个人不是周恪,对吧……毕竟,当时周恪的精神状态应该很不好,有可能就影响了他的走路姿势,什么的。”
    “是的,我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不是周恪,”迟洋疲倦地呼出一口气:“我费这么大劲绕过于朗找你,只是想给你提个醒,我觉得这个人不是周恪,那为什么会有一个人穿着和周恪一样的衣服出现在马头镇——就像是,为了证明邮件是周恪发的而故意制造证据一样。如果邮件不是周恪发的,那会是谁?而且为什么,最后我们又能在铜月乡,找到周恪?”
    江天晓顺着迟洋的思路想下去,越发感到不寒而栗。如果这个人真的不是周恪,那么邮件很可能是假的,周恪根本没有去马头镇、胜胡沟、铜月乡,所以,他们在马头镇和胜胡沟找到的周恪的东西,是谁放在那里的?!
    而周恪的尸体又为什么出现在铜月乡的后山里?他自杀——没道理跑去那后山的水池子里自杀吧?所以,所以是有人把他的尸体从黄河里捞上来再转移到水池子里?
    是了,这样就说得通了,只有这样,才能制造周恪确实去了铜月乡的假象,也就证明了,那些邮件都是真的。
    是谁?!是沉渊门吗?!但沉渊门为什么要绕这么大圈子?!
    “我没法证明这个人不是周恪,”迟洋缓缓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只是想告诉你……何盛说现在你身边只有于朗,你对于朗,要留一些提防……”
    “毕竟,”迟洋沉默片刻,用极轻的声音说:“当时在兰州,于朗坚持相信邮件是真的,也是他带着我们,从马头镇和胜胡沟,找到了周恪的东西。”
    作者有话说:
    求海星求评论
    第七十一章
    江天晓回到车上的时候,于朗正半开着窗抽烟。车厢里响彻信乐团的《北京一夜》,江天晓记得,他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是在于朗的车上。
    “你室友找你什么事?”于朗摁灭烟头,漫不经心地问。
    “没什么大事……这不是快毕业了嘛,他爸妈非让他回家当公务员,他不想,就和家里闹矛盾了,让我帮他出出主意。”
    “哦……”于朗关掉音乐,笑了笑:“你们商量得很快。”
    江天晓心里“咯噔”一下,于朗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于朗看出他在撒谎了?
    迟洋给他看完视频后他独自想了好一会儿,但想来想去也理不清当时在兰州发生的事——太乱了,像一把杂乱的线头,每个线头都连着一个解释不清的谜团。后来江天晓干脆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于朗,他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我不是向于朗隐瞒什么,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没必要把这么一件并不确凿的事情告诉于朗。对的,迟洋觉得那个人不是周恪,那也只是他觉得——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不是吗?杨记和小邱的报道早就发出去了。
    江天晓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也没和他说太多,嗯……其实我就没什么主意,我觉得回家当公务员挺好的。”
    “是吗?”于朗扬扬眉毛,语气轻轻松松仿佛在开玩笑:“以后你想当公务员的话,我可以帮你疏通疏通关系。”
    “诶,我不是那个意思,”江天晓连忙摆手:“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
    于朗继续笑:“现在哪样?”
    江天晓看出来了,于朗这是逗他呢,心渐渐放下来:“跟着你学灵术很好,”顿了顿,又加一句:“和你在一起也很好。”
    于朗像是满意了,把江天晓的脑袋揽过来,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走吧,今晚吃湘菜。”
    龙克住进了江天晓的房间,江天晓终于能理直气壮地在于朗床上拥有个固定床位。
    “还是那句话,”龙克笑嘻嘻地说:“我睡觉带耳塞,你们随意哈……”
    江天晓被他说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之前在永川的时候他和于朗是真没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儿,最多搂在一起过过嘴瘾,便也就问心无愧。可现在——他和于朗憋了小半个月,那肯定要这样那样一番。
    这时龙克这么说,他就很心虚了。
    然而于朗一脸淡定:“你带不带都行,我会在房间里设置禁音符。”
    龙克:“……你有禁音符,我还有窥音符呢。”
    “以你的水平?”于朗冷笑:“不说我了吧,现在即便是江天晓设下的禁音符,你都未必能破掉。”
    “太狠了吧你,”龙克小孩子似的鼓起嘴:“我的天赋是比不上你,但我也是龙家四代单传好不好?”
    “你这几年对灵术太懈怠,”于朗不留情面道:“一眼就看出来了,用得太少。”
    “唉……”龙克放下筷子,撑着下巴:“现在的情况,你难道不清楚吗?哪有那么多用得着灵术的地方哟。我这几年当风水师,干得最多的就是给人选日子结婚,给小孩起名字,或者帮那些老板布置布置办公室什么的……就这么说吧,现在的鬼绝对比三十年前少多了,现在死个人,立马就拉走火化了,啊,还没来得及变成鬼就被烧成灰了噻。好不容易成了个鬼吧,又不一定是鬼魅啊凶煞啊什么的,人家就一个缚地灵,又不害人又不惹事的,我能啷个办嘛?”
    江天晓暗想,可这几个月以来,我已经碰上了凶煞和厉鬼,我这运气也太他妈难得了吧?
    龙克继续抱怨道:“我有时候都感觉,该转行了,哎呀,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灵术师,在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没多大作用了。”
    江天晓忍不住问:“但那些鬼总得有人来处理吧?”
    龙克点头:“话是这么说,但鬼才几个呢,我已经四五年没碰上厉鬼了吧……”
    于朗盛了碗菌丝汤,递给江天晓:“趁热喝,一会儿凉了。”
    “嗯,谢谢。”江天晓低头喝汤。
    “于朗,”龙克眼珠一转,压低声音问:“那什么,武汉这边……哪个gay吧出名一些?”
    于朗干脆地说:“我不知道。”
    “唉……”龙克转而问江天晓:“你知道不?”
    江天晓:“我不知道。”
    “你们是不是基佬啊!”龙克怒:“你们没有夜生活的吗?”
    “我和于朗在一起啊,”江天晓忍不住偷笑:“我们不需要你说的那种,夜生活。”
    “啧,这和单不单身没关系,我们年轻人都这样,你们……唉。”龙克耸肩。
    龙克是个闲不住的,到十五了,嚷嚷着要包汤圆吃。江天晓以为他说的“包汤圆”是买点汤圆面和汤圆心包着吃,直到第二天龙克从菜市场回家,江天晓震惊地看见他手里拎着一大袋糯米。
    “你没见过吗?”龙克把糯米放下:“去把糯米泡上。”
    “你这……”江天晓问:“这糯米,是用来做汤圆面的?”
    “不然?”龙克挑眉:“我买了桂花酱,做汤圆心的时候放点进去,肯定好吃。”
    “呃……”
    “说到这个,还是于朗教我的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