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39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他的声音又轻又软,仿佛缱绻时的低喃。
    江天晓感觉自己耳朵发烫,他扬起脸,小声说:“今晚……可以吗?”
    于朗眨眨眼:“嗯。”
    江天晓便凑上去和于朗接吻,他对于朗予取予求,于朗则温柔地回应着。两人陷在酒店柔软的床上,江天晓吻着于朗,却是心乱如麻。龙克提到《说文解字》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种预感,也许,也许龙克不是随口一说。
    事实证明龙克的确不是随口一说。明明龙克就在隔壁的房间,但他偏要把PDF通过QQ发给江天晓。江天晓想,他是不是故意避着于朗呢?
    打开那PDF,看到的却是和之前何盛发的《清史稿》类似的内容——从古籍中节选出前无头后无尾的一小段。这太刻意了,分明就是把东西凑到江天晓眼前给他看。
    可按理说龙克和何盛是不一样的。
    何盛说到底是沉渊门的人,而龙克并不属于沉渊门。况且,比起何盛,于朗明显很信任龙克——连过年都是在龙叔家过的。
    那龙克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龙克要给他看那一页PDF?
    “你怎么了?”于朗声音微哑,目光有些迷离:“心里有事?”
    江天晓的心一阵猛跳,他敛敛神,手扶在于朗腰上说:“我在想,能不能……”
    “嗯?”
    “能不能这次,你在上面?”
    于朗笑了,痛快答道:“行啊。”
    换了姿势,于朗双腿跨在江天晓腰两侧,颤抖着腰,缓缓坐下。
    这个缓慢而清晰的过程令他难耐地闭上了眼,眼角泛起粉红,睫毛极细微地颤抖着。
    这幅模样丝毫毕露地落尽江天晓眼里。他粗喘一口气,脑子里再没其他念头。
    一直到凌晨一点过,两人才结束了这场云雨。
    连澡都没力气洗了,于朗窝在江天晓胸口,很快入睡。
    江天晓轻轻起身,关了床头的阅读灯。
    房间陷入黑暗。
    这时江天晓才看见,他放在长头柜上的手机的提示灯,一闪一闪。
    拿过手机,有一条QQ消息。
    朗,明也,从月,良声,庐党切。是这样断句啦~
    江天晓眼都不眨地,盯着那三个字。
    朗,明也。
    朗,明。
    他清清楚楚记得,那个叫陈白的人,他的字,是明。
    睡意全无。
    是巧合吗?不——不是巧合。何盛和龙克,他们两个像约好了似的,分别告诉了他陈白的存在,以及“朗”的解释。像两个半圆,完整地合成一个圆。
    于朗——你为什么叫于朗?江天晓忽然想起一件事,这是他从未注意过的一件事:既然于朗和何盛都出自沉渊门,那为什么他们的姓氏不同?
    而于朗和陈白,除了于朗所说的,陈白是他父亲的恋人之外,他们还有什么其他的联系吗?
    江天晓贴着于朗脊背的手指有些僵硬,他皱着眉,几乎是强迫自己,低头在于朗的头发上吻了吻。
    可嘴唇触到于朗的发丝,他又不禁想起,于朗乌黑的头发里,见不到一根白发。
    以前他还语带羡慕地对于朗说,你的头发摸起来好舒服,又软又细,而且还没有白头发啊——我偶尔还有一两根呢。
    当时于朗怎么说的来着?于朗好像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
    第七十三章
    从西宁到武威,中间在张掖转车,就耗去了大半天时间。
    到达武威时已是傍晚,走出武威火车站时,于朗手机响了。
    只听他干脆地连说两声“可以”,就挂了电话。
    “马家来接我们,”于朗说:“今晚就去他们家。”
    “今晚?”江天晓坐火车坐得腰酸腿软,感觉有些吃不消:“……这么着急吗。”
    于朗点头:“听那样子很急。”
    “今晚就今晚啰,”龙克拍拍江天晓肩膀:“咱今晚就给他们搞定了,早点拿钱噻。”
    江天晓看着眼前陌生的城市灯火,心里的预感却不太好。说不上是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次的事肯定没龙克说的那么简单。
    没多久马家的人来了,开着辆黑色面包车,车身上溅满泥点子。
    “于老板?”开车的是个中年男人,约摸三十多岁,嘴里叼着烟:“上车吧。”
    三人上车,于朗坐副驾,江天晓和龙克坐后座。车厢里一股浓重的烟味,还混着一些腥臭。
    “是你联系我的吗,马先生?”于朗问。
    “是我,”男人冲于朗笑笑:“叫我小马就行,我应该比您岁数小,我这就是……咳,做生意么,风吹日晒的显老。”
    “行,小马,”于朗冲他点头,语气挺亲切:“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小马脸色一变,脸上的笑消失了:“这个……不太好说,到了再说吧,我哥我爹都在,我妈去我二姨家住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