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4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嗯,可以。”
    江天晓和龙克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
    “不太好说”是什么情况?江天晓心里没底。
    窗外的街景渐渐变得萧条,原本在火车站附近还看得见不少高楼和霓虹,现在,江天晓发现他们好像到了农村。
    车停了。
    “我们这片儿吧就在市区里,不过没咋开发,”小马说:“你们慢点走。”
    借着不远处的路灯,江天晓一眼看去,果然面前有两条狭窄的小巷子,巷内大都是小二层砖房。看来这片儿应该是条件不错的村子了。
    跟着小马走进小巷,大概一刻钟后,小马在一扇半掩着的铁门前停下。他推开门:“于老板,就这儿。”
    这小巷里黑黢黢的连个路灯都没有,江天晓心想怎么大晚上就这么开着门?夜不闭户?民风这么淳朴的吗。
    进门就是院子,不大,边上停着两辆电动车。进屋,屋里一张木质茶几,两个男人裹着棉袄坐在塑料椅子上。电视开着,但音量极小,听在耳中如蚊子嗡嗡。
    这两个男人一个老头一个中年人,老头秃顶,脖子上吊着一颗硕大的肉疙瘩;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很黑,额头上有深深的皱纹,样子很老实。
    “爹,”小马侧了侧身,让于朗走上前来,说:“这位是于老板。”
    中年男人站起来,看看于朗又看看江天晓和龙克,面色有些僵硬,但还算热情地主动和于朗握握手:“于老板啊,你好你好。”
    “你好,”于朗问:“你就是小马的哥哥,是吗?”
    “哎……是我,我叫马保兰,你们叫我马师傅吧,别人都这么叫。”
    “成,”于朗目光一转,看着仍旧坐在椅子上的老人:“这位是老爷子?”
    老头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像没听见于朗的话一样。
    “是我爹,”小马连忙打圆场:“他……岁数大了,脑子不太好使……于老板你坐,咱坐着说。”
    于朗一脸“我理解”的表情,笑笑,坐下。江天晓和龙克安静地站在于朗身后。
    “是这么个事儿——”
    “稍等,”于朗打断小马:“大门好像还没关吧?既然我们商量事情,还是把门关上吧?”
    “这个……”小马朝门口瞟了一眼:“没事……我们这片儿没什么贼……”
    “我的意思是,”于朗还是笑着说:“有点儿冷。”
    江天晓心想于朗睁着眼说瞎话的水平真是高,明明房间关着门呢,又有暖气,哪里会觉得冷。
    可于朗这么一说,小马和他哥马师傅对视一眼,眼中俱是欲言又止。
    “怎么?”于朗一脸惊讶:“门关不上吗?”
    “我们想这是……这门开着,要有啥事儿……”马师傅搓着手:“方便跑……”
    此话一出,于朗也沉默了。
    “于老板啊,不是我们胆儿小,”小马压低声音:“实在是……那东西在楼上……”
    “不关就不关吧,”于朗说:“你们继续说。”
    江天晓不禁向屋外的楼梯看了一眼,楼上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听不到,能有什么东西——把两个大男人吓得不敢关大门?
    “就是,我嫂子,去年七月份不在了,”小马把声音压得更低:“她是宫颈癌走的……我们给嫂子办完丧事,我哥心里难受,就去店里住——我家在市里开了个小店,买点儿水产啥的。之前楼上就是我哥和我嫂子住,我哥没住楼上了,楼上就空着,一直也没啥事……这不今年过年,我哥就回来住着,然后就——”
    “刺啦——”
    小马的话被尖锐的声音打断,江天晓猛地扭头,只见电视屏幕黑了。
    “哎,”马师傅走过去把电视打开:“这电视就这毛病……”
    “小马,你继续说,”于朗开口:“马师傅回来住,然后呢?”
    “然后家里就有点儿不正常……”小马的声音哆哆嗦嗦的。
    江天晓的目光越过小马和马师傅,投向马家老爷子。他一直盯着电视,可刚才电视黑了那么一下,他也毫无反应。江天晓暗想,这老头是不是已经老年痴呆了?
    “最开始是,半夜里,突然传出咚咚咚的声音,”小马顿了顿,用胳膊肘撞撞马师傅:“哥,要不,你来说?”
    马师傅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恐惧:“我回来住,没住我俩原先那屋子,住的隔壁小屋……半夜,就有一阵一阵的声音,就跟……拿什么东西撞床板似的……可那屋里,什么都没有……是间空屋子……”
    于朗点点头,平静地问:“那你们去那屋看过吗?”
    “看过……看过两次,”马师傅使劲儿搓了搓脸:“一次没赶上,另一次赶上了……那屋里啥都没有,但就是,响那种声音。”
    江天晓想象了一下,空荡荡的屋子里凭空发出奇怪的声音……是有点儿诡异。
    但他跟着于朗经历了那么多,这程度,也就是“有点儿诡异”。
    “嗯,”于朗在手机里认真记下马师傅的描述:“还有别的吗?”
    “我们弟兄俩想着,大过年的,这么咚咚的响不是个事儿,就找了个附近清真寺的阿訇,来帮忙看看。”
    于朗挑眉:“阿訇?你们是……穆斯林吗?”
    “不是,”小马说:“不过我们这边回民多,我一个哥们正好认识那个阿訇,就让他来帮忙看看。”
    好吧,江天晓知道和尚道士做法事,这还是第一次听说阿訇来做法事,果然一方水土有一方特色。
    “那阿訇是下午来的,在屋里做了祷告,念了半天经……然后说,说他只能判断出是什么东西在捣乱。”
    “就这还要一千块钱,”小马接话道:“我们没办法,给了,结果他说,是个小孩儿!这肯定不对啊,哪来的小孩?”
    于朗挑眉:“马师傅,你和嫂子结婚多少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