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4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暗想龙克这也太没节操了吧,见个帅小伙就调戏?人家还是未成年吧?!
    “我……你,你自己点吧!”小男生也是老实,又红着脸把菜单递给龙克。
    这时于朗手机响了,他走出面馆接电话,很快又回来。
    “动作快点,”于朗敛起刚刚看龙克调戏小男生时的微笑:“吃完就去马家,娘家人来了。”
    第七十六章
    到达马家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四十。
    这会儿阳光正烈,即便是冬天,西北的天空,也高远而苍蓝。
    随于朗进门,小马就等在门口,眼角挎着,面色阴沉。
    “于老板,”小马开口:“我嫂子娘家人来了,这事儿,咱一起说说吧。”
    于朗停下脚步没再往里走,问小马:“你家闹鬼,和你嫂子的娘家人有什么关系?”
    “请你们的钱他们出了不少,”小马冷冰冰道:“他们家有钱。”
    于朗点头:“进去吧。”
    小马这幅冷漠的样子和昨晚的客气圆滑判若两人,江天晓有点儿奇怪,看上去小马对他嫂子的娘家人很不满,那为什么娘家人愿意出那么多钱来请他们帮马家捉鬼?
    进屋,马家老头还坐在昨晚的位置,但圆溜溜睁着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倒是机灵。
    马师傅坐他爹旁边,正往门口瞟。
    他们对面,同样做着一个老头一个中年男人,老头穿了件黑色翻毛皮袄,头上带个翻毛帽子,看着挺贵气,就是有点儿像电视剧里的土匪头子。中年男人如出一辙地穿了翻毛皮袄,不过是棕色的。他敞着怀,露出粉衬衫包裹之下的,高高凸起的肚皮。
    我靠,粉衬衫,棕大衣,将军肚,这也太他妈辣眼睛了吧。江天晓默默把视线向下转,盯着角落里的垃圾桶看。
    “这位就是于老板。”小马说。
    中年男人没动,眯缝着眼看向于朗,几秒后,他缓缓起身,上前两步:“你好啊,于老板。”
    他走过来的时候,肥厚的肚子微微晃荡,一股浓烈的烟味儿扑面而来。
    “你好。”于朗直视着男人说。
    “我是付一晓的弟弟,”男人说:“我叫付一东,这我名片。这是我爹。”看看身边的老头。
    然后他从腋下夹着的皮包里掏出张名片,手指夹着递给于朗。
    连一向后知后觉的江天晓也看出来了,这付一东,对于朗的态度极其不屑。
    于朗却毫无感觉似的,接过名片看了看,揣进衣兜:“嗯,付老板……那咱们就说正事吧。”
    “于老板,”小马说:“我去给你们搬凳子……”
    “不用了,”于朗叫住小马:“我们站着说就行。”
    小马表情有点儿为难:“这……”
    “小马,今天早上我们走之后,那声音持续了多久?”
    “就一会儿……就没了。”
    “嗯,”于朗平静扫视屋里的马家人和付一晓的娘家人,淡淡道:“我说了,死者有怨气。你们也看见了,今天早上那屋里有声音,以前是晚上才有的。根据我的经验,怨气不除,只会越来越重,后果很严重。”
    付一东“嗤”地笑了一声,说:“于老板,你就在屋里待了一晚上,看出来这么多门道?”
    于朗不急不恼,只是说:“你不信,就等着看以后会怎么样,也行。”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吧,”付一东斜睨着眼看向于朗:“那你说说,怎么个解决法?”
    “冤有头债有主,谁做了对不起付一晓的事儿,谁就付出代价。”
    “嗬,”付一东又笑了:“于老板,你这话说的,我姐死都死了,那我们怎么知道谁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儿呢?”
    江天晓忍不住说:“是你们请我们来解决这事儿的,你这不信那不信,那我们还怎么办事儿?”
    “操,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教训老子,”付一东啐了口痰,瞪着江天晓:“谁给钱谁是大爷你懂不懂?毛长全了吗你?”
    “你——”
    “江天晓,”于朗攥住江天晓的手腕:“那这样吧,有个最直接的办法,就看你敢不敢。”
    “什么办法?”
    “下灵,”于朗一字一句地说:“付一晓怨气不散。我可以让付一晓的怨气,附到她的至亲的身上。到时候,她生前受了什么怨气,都能借这个人的身体说出来了。”
    “直接让付一晓附在你身上,怎么样?”于朗直视付一东的眼睛:“你是她弟弟,这样,她受过什么怨,你就都知道了。”
    于朗话音刚落,另一边的马家老爷子大吼:“少在这儿糊弄我们!”
    于朗扭头看向他。
    “付一晓都死了半年了!哪还有什么冤魂!你就是和付家商量好了骗我们!”他一边吼,一边把桌子拍得闷响。
    一时间场面既混乱又尴尬,这边付一东不相信于朗,那边马家老头说于朗和付家联起手来骗他们。
    “闭嘴!”付一东喝骂:“付一晓死了也是付家的人,没你插嘴的份儿!”
    “怎么样?”于朗问付一东:“下灵也只是短短几分钟,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伤害,那一段时间里,你就类似于睡着了,没有意识。”
    付一东冷笑:“我凭什么相信你?真出了问题你担得起责任?你替我养家糊口?我公司里还三百多个员工,你管他们吃喝拉撒啊?!”
    “你不愿意,那就算了,看来这次是谈不成了,我们明天就走。”于朗说完,转身向外走去:“走吧,小江,龙克。”
    啊?明天就回武汉?大老远跑来,这么快就黄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