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4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放他妈的屁,”付一东扔了烟头,两下踩灭:“我姐死了半年了,骨灰都他妈凉了。”
    这话江天晓听着着实刺耳,这个付一东简直是个油盐不进的冷血动物。
    “我告诉你,于老板,”付一东瞪着眼:“你拿了钱能办事,那最好,你办不了事,就趁早走人,预付那五万我就当送你。唯独一件事儿——你别无凭无据地乱他妈说话,我直说了吧,我付家在这片儿也是有名有姓的,我们家的名声,不能被你几句话给坏了!”
    “有名有姓?”江天晓脑子一热,开口道:“得了吧付老板,你不就是有几个钱吗?”
    江天晓是打心底地看不起这个付一东。他就是农村出来的,农村有多穷,农村人是什么样,他心里清楚得很。这个付一东,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是暴发户”,粗俗,野蛮,猥琐。
    就这么个人,凭什么给他的于朗脸色看?!
    “我操,”付一东阴阳怪气地笑了:“于老板,这你徒弟?这么硬?怎么你们这行还兴看不起有钱人?老子银行里的钱能砸死你你信不信?!”
    江天晓紧紧捏起拳头,刚要上前,被于朗伸手拦下:“小江!”
    江天晓沉默两秒,松开拳。
    付一东冷笑两声:“小孩儿,有钱的是大爷,你这都不知道?”
    “付老板,”于朗说:“我徒弟不懂事,你别和他浪费时间。咱们还是说正事。马家人说闹鬼的是你姐姐,你不信——你也不信我的话,这没关系。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做一次下灵,就什么都清楚了。下灵下在你身上,我们也骗不了你。”
    “那我怎么知道你弄这个安全不安全?”付一东眼珠一转,看向江天晓:“出了事儿,你能负责吗,啊?”
    “不会出事,”于朗干脆道:“当然,还是要你自愿才行。”
    “我自愿……”付一东忽然看着江天晓笑了,露出一口烟熏的黄牙:“这样吧于老板,你先在你徒弟身上给我演示一个,你徒弟没事儿,我放心了,再在我身上下灵。”
    江天晓愣了,没想到付一东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行,”于朗说:“下灵需要和鬼魂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就是在小江身上做了法,那个鬼魂也不愿意附身到他身上。”
    “没事儿,”付一东抬抬下巴:“我在给你加一万块钱行了吧?不管附身不附身的吧,你要在我身上做的法,你先在他身上做一遍给我看——看了才安心,你说是不是?”
    于朗沉默几秒,点头:“可以。”
    江天晓完全懵了。让那个鬼,附身到他身上?!
    “就是说嘛,”付一东摸摸肚子:“哎,还是钱好办事儿。”
    说完,搂着小助理的肩膀,大摇大摆走了。
    “于老师,”江天晓连忙问:“可以在我身上下灵吗?”
    于朗叹气:“不行。但他要看一遍下灵的程序,那就做一遍给他看吧,你不用紧张,那鬼不会附身在你身上的。”
    晚上八点多小马醒了,但直喊头晕。所幸马师傅精神恢复了一些,已经基本能正常说话。
    九点过,龙克回到医院。他嘴唇都干裂了,也顾不上喝水,第一句话就是:
    “这付家人真他妈不是东西!”
    于朗:“怎么说?”
    “付一晓比马师傅小很多,她十七岁就被付家嫁给马师傅了——其实就是卖过去的,马家给了十万块钱彩礼。付一晓嫁过去之后一直没生孩子,因为这个,在马家过得不怎么好。付一晓嫁人得的钱,都被付家拿去供付一东上学,后来付一东发了,就转脸不认人,根本不管他姐。”
    龙克咳了咳,骂道:“付一晓和付一东,不就是网上说的那种,姐姐被弟弟吸干了血?”
    作者有话说:
    求评论求海星
    第七十八章
    不说在农村,就是在城市里,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只不过在农村,男多女少的情况更严重,嫁女儿,收的彩礼自然也就更多。江天晓小时候他奶奶还愁,说家里这么穷以后江天晓怎么娶媳妇呢?想到这江天晓忍不住看了看于朗,奶奶不会想到,她的孙子不会娶媳妇了。
    “付一东比付一晓小五岁,付一晓嫁人的时候付一东十二岁,后来付一东上学,上大学,用的都是付一晓嫁人得的钱。”龙克说。
    “真混蛋,”江天晓忍不住低骂:“他刚刚还说,付一晓现在骨灰都凉了……”
    龙克轻轻叹了口气,不说话。
    于朗看着走廊尽头的窗户,也不说话。
    第二天,马家兄弟俩出院,老头转到了普通病房。于朗便带着江天晓和龙克去了马家。
    “可以说说吗?”于朗坐下,问小马:“前天发生的事?”
    小马虽然身上没受伤,但于朗一问,他的脸色陡然间变成煞白:“我……我就回来拿点儿东西,我和我哥住店里。”
    于朗了然地点头:“那就在外面找个地方说吧。”
    小马火速收拾了些衣服,用一只大麻袋装上暖壶锅碗之类的东西,快步冲出门。锁上大门的那一刻,江天晓听见他释然一般地,长长呼出口气。
    就近找了家饭店,进雅间,于朗点了菜,又买一瓶泸州老窖:“边吃边说吧,小马。”
    “前天中午,我从店里回家吃饭,我爹就一直喊上不来气,胸口闷……他一直有哮喘,鼻子还有那个什么,鼻窦炎。我就以为他是有点儿感冒,让我哥去楼上给我爹拿感冒药。”
    小马越说声音越小,嘴唇哆哆嗦嗦,他放下筷子抿了口白酒,继续说:“家里的药,以前是放我哥和我嫂子那屋,后来我嫂子……就放隔壁屋了。我哥上楼了,我爹一下子就越喘越急啊,就跟……就跟被勒住了一样!”
    江天晓想那不就是被勒住了?他们去的时候,马老头子脖子上一道深深的勒痕。
    “我才反应过来我爹肯定是哮喘犯了,这得吃哮喘药,我就赶紧跑上楼拿药,我——”小马顿了顿,用力换了口气。
    “没关系,不要怕,”于朗拍拍小马的肩膀:“我们在这儿,不会出事的。”
    “……我直接去的放药那屋,一进屋,我就看见我哥倒在地上。我就懵了,这个时候……空着的那间屋……里面就有响声。”
    于朗:“什么响声?”
    小马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几秒后,他轻声说:“我……我嫂子的声音。”
    江天晓想象了一下,老爹突然犯哮喘,大哥晕倒过去,这时又听见了已经去世半年的嫂子的声音……是够惊悚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