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54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完全缓不过来,灭门?马家被灭门了?他们不是昨天还见过马家兄弟?
    今天凌晨四点,也就是说在他们离开后不到十小时,马家人,就被杀了。
    是——是付一晓?!
    这个念头让江天晓狠狠打了个哆嗦,付一晓的魂灵不是被于朗打散了吗?难道说于朗弄错了?好像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江天晓猛地想起那天下午马家闹鬼,老头被掐得半死,他和于朗冲上楼,在走廊里看见房间里悬挂着一具女尸。可他们进屋后,那尸体就没了。甚至是用流火阵,也没能发现那尸体的痕迹。
    ……一个连于朗都能骗过的鬼,该有多厉害?
    “你们为什么从武汉去马家?”警察问。
    “我们是风水师,”于朗答道:“马家闹鬼,请我们去捉鬼,预付五万,事成之后再给五十万。”
    “闹鬼?”警察眯起眼:“怎么个闹法?”
    “马家大儿媳妇付一晓去年六月去世,马家人说,今年过年付一晓住过的屋子开始发出怪声,墙上还被印了血手印。我们到马家之后,确实听见了他们说的怪声,”于朗顿了顿,略微压低声音:“我知道干您这行的可能不信这个,但您让我说实话,我就按实话说了——马家确实有鬼,准确说是付一晓的冤魂。”
    一旁做记录的警察还是个大男孩,闻言肩膀抖了抖。
    老警察不动声色道:“然后呢?”
    “然后付一东,也就是付一晓的弟弟,也来了。我们商量好一个方法,就是下灵。我做一个法术,能让付一晓的冤魂附身到她弟弟身上,趁这个时候,我就能打散付一晓的冤魂。就是昨晚,给付一东下了灵,付一晓的冤魂被我打散。”
    的确是这样——但这话说给一个从没接触过灵术的人,而且是警察,对方能信吗?
    果然那老警察冷笑了一声:“你接着往下,是不是还能告诉我,马家人是那个鬼魂杀的?”
    “不,”于朗想也不想地否认:“我已经完全打散了那个鬼魂,不可能有差错。”
    江天晓没想到此时于朗还能冷静地说出这些话,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些话一说,警察会觉得他们嫌疑更重吧?!
    “警官,”龙克忽然开口:“您刚才说马家是今天凌晨四点左右被灭门的……武威的警官也查到了吧?我们昨晚住在赛森大酒店,酒店里有监控,酒店外面的街上应该也有监控,我们昨晚九点半左右回到酒店后,一直到早上七点多,就没有出去过。”
    对!酒店有监控!
    江天晓暗自松了口气,是啊,现在只要是城市,那里没有摄像头?对……酒店的摄像头能证明事发时他们不在场。
    “我知道,”警察紧紧盯着于朗:“都查过了,昨晚你们的确一直在酒店。但这不代表,你们就和马家人的死没关系。”
    “我明白,”于朗说:“我能不能问一下,马家人……是怎么死的?”
    “昨晚你们离开马家之后,马全龙和他媳妇去医院把他爹接回家。今天早上六点多,马全龙店里的伙计去他家拿东西,发现门没关,进去看见马家人全被砍了脑袋,尸体被堆在一起,脑袋被扔进了茅坑。”
    一阵猛烈的凉意蹿上后背,江天晓又是一个哆嗦。
    老警察敏锐地看过来,江天晓颤抖着说:“我们走的时候……马家兄弟俩还……好好的。”
    “我再问一遍,你们为什么去马家?”
    “因为马家闹鬼,请我们去抓鬼,”于朗的语气也透出不可置信:“……的确是这样,我之前有过很多客人,他们可以作证。”
    ……
    问讯一直持续到将近晚上十一点,飞机自然是错过了,但出了这事,他们当然也走不了。
    三个人被一起问讯之后,又被分开来单独问询。江天晓知道他们没做违法犯罪的事,并不心虚,全都实话实说。只是他说的闹鬼抓鬼,警察们明显不相信。
    问讯结束后接到通知,他们得回武威配合调查。
    其实就算警察放他们走,他们也不可能在知道马家的事之后安心回武汉。他们前脚走,马家后脚就被灭门,并且是以那样残忍得几近变态的手段——真的和他们没关系吗?
    警车上,江天晓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令他惊骇得后背发麻的念头:
    马家人,会不会是沉渊门杀的?
    如果沉渊门想要陷害他们——那杀掉这几天和他们密切接触的马家人,当然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在柳州,沉渊门不就和吴东德一起制造了那起事故?
    胸口像凭空出现一块巨石,压得江天晓透不过气。他们坐警车去武威,一路上身边都有警察,他没法给于朗说自己的猜测。
    当然,也许,于朗已经想到了。
    第八十二章
    在武威的派出所里,江天晓不出意外地见到了付一东。
    付一东也是被带来配合调查的,果然是一副既混乱又愤怒的模样,一会儿抓狂地说他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会儿说要他找的律师明天就到,一会儿又说他要回他的药厂工作了……
    见了于朗,付一东猛拍桌子:“是不是你们干的?是不是马家不愿给钱?我就说估计是马家想吞掉老子给他们的钱——”
    “别嚷嚷!”年轻的警察无奈翻了个白眼,估计是被付一东折腾烦了:“这桩灭门案已经被列为今年的重点刑事案件,你就别找事儿了,好好配合我们调查吧!”
    “你懂什么,你让你们局长来和我说!”付一东一张肥脸都涨红了:“兰州最大的药厂就是我开的你知不知道?你们耽误了我做生意,亏的钱你们补给我啊?啊?还为人民服务呢,你们怎么为人民服务的……”
    在派出所,又是新一轮问讯。三人被分开单独问讯,但速度挺快。结束之后于朗告诉江天晓,可能是他们的回答和付一东的回答是一致的,互相佐证了。
    没在他们这里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警察放四人出了派出所,但短期内不许他们离开武威,随时配合调查。
    付一东当场就急了,抓着手机不停打电话,一会儿给这个副局长一会儿给那个主任,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机揣回兜里,骂骂咧咧道:“操,这他妈是什么事儿,现在全武威都知道付家的亲家被杀了……”一扭头,盯着于朗问:“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于朗压根没搭理他,脸色也不大好看。
    江天晓满心担忧,虽然他们完全有不在场证据,目前也没有被当成嫌疑犯,但这事情实在太过突然,太过诡异。一想到马家人在熟睡中被一个个割掉脑袋,他就不寒而栗。
    到酒店住下,房间里只有江天晓和于朗,江天晓才敢小声说:“于老师,会不会是……沉渊门?”
    于朗神情肃穆地看着窗外,过了几秒说:“我也不知道。”
    于朗这么回答,江天晓心里更没了底。如果真的是沉渊门杀的人,那他和于朗就可以说是间接凶手。另一方面,如果警察把沉渊门查出来了,那他和于朗会不会受到波及?
    肯定会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