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5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出门才发现,武威竟然飘起了雪。
    北方的雪和南方不一样,是干燥如沙粒的,下雪不用打伞。这武威的雪,似乎比之甘城还要干燥一些,一粒一粒被风吹在脸上,竟有些疼。江天晓赶紧帮于朗把围巾裹紧了,遮住于朗大半张脸,只露出挺翘的鼻梁和一双长长的眼睛。
    “竟然下雪了……”于朗的声音被围巾堵着,听上去有点闷。
    “啊,”江天晓忽然想起:“今年这是第一次看雪。”
    于朗放平手掌在空中停顿了几秒,然后低头端详:“这里的雪花果然比南方大。”
    “我小时候,下雪的时候和同学打雪仗,”江天晓回忆:“团了好大一个雪球,就是把雪一层一层压上去,压得特别瓷实……扔歪了,把别人家窗户打碎了。”
    “挨揍了吧?”于朗笑着问。
    “嗯,被我奶奶一顿打。”
    “你也是个熊孩子。”于朗抬手,为江天晓把肩上的雪轻轻拂落。
    “在重庆是不是很少见到下雪啊?”江天晓问。
    “嗯,”于朗弯腰,从路边的石桌上捧起一小团洁白无瑕的雪:“小时候一下雪,激动得不行。”
    “哎快放下!”江天晓抓着于朗手腕把雪撒了,然后捧住他的手:“本来就感冒,别再着凉。”
    “没事。”
    “这么凉……”江天晓眨眨眼,把于朗的手掌摁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第八十四章
    在大街上溜达了几圈,把晚饭解决掉,回酒店时天已经黑了。于朗给负责和他们联系的警察打了个电话,挂掉电话后说:
    “付一东是有不在场证据的?”
    “什么?”
    “那天晚上他从马家离开之后,去了他情人家。整整一晚上他们都在一起,那个女人能作证。”
    “万一那个女人作伪证呢?”江天晓追问。
    “那个女人家外面的摄像头,没有拍到付一东。”
    “……好吧。那咱们什么时候能走?”江天晓是真不想在这儿待下去了。
    “不好说,”于朗的表情也有些烦躁:“只说目前案件没有进展,还在调查中。”
    “嗯……”
    两人分别去洗澡,洗完澡后江天晓还是对于朗坦白了自己的想法:“我想约付一东出来。”
    “然后呢?”
    “我们……试探一下他?”
    “也行,”于朗叮嘱道:“但是你说话要小心,懂吗?”
    “我明白。”
    第二天中午,江天晓和于朗龙克见到了付一东。
    付一东怀里揽着个年轻姑娘,但不是上次在医院见那个。他一身西装,金闪闪的皮带兜不住他那肥硕的肚子,只能卡在肚子下面。
    “于老板,”付一东苦着脸,一身酒气:“怎么了这是?我昨儿才被工商局那帮混蛋灌得家门都找不着……哎哟今天你又找我。”
    “没什么事儿,”于朗笑笑:“我们现在待在武威也走不了,又不认识别的人,只能找你了。”
    “哦——”付一东自顾自倒了杯白开水,咕咚两口咽下去:“我这次也算因祸得福吧,哎,这边有片地正好招商,我看着不错,准备买下来弄个旅游小镇……”
    “旅游小镇?”龙克接话:“挺好,我昨天去酒吧——这边儿酒吧太少了,你弄个旅游小镇呢,我建议啊,里面搞个酒吧街什么的。”
    “对!”付一东的手在姑娘大腿上拍了拍:“龙老板,你这个商业嗅觉,很敏感!”
    “我敏感什么,”龙克笑着摇头:“我就是爱玩儿——诶,对了,你这种著名企业家回家乡投资的,优惠不少吧?”
    “优惠么,”付一东意味深长:“优惠肯定是有一些,咳,这也看是谁,对吧?”
    “说到这个,”于朗说:“昨天买药,买的还就是兰州东日制药厂的。”
    “哟?”付一东咧嘴笑了:“不是我吹,全甘肃你去看吧,没有哪家药店里没有我们厂的药。”
    “付老板,”江天晓放下筷子,忽然说:“我在网上看见你们厂的诗歌特辑了,就是发表在《兰州的诗》上面的。”
    付一东哈哈大笑两声:“你知道为什么能发表上去吗?”
    “呃,为什么?”江天晓本想接着往下问付一东为什么写那首《日记》,却没想到被付一东反问了一句。
    “那个杂志的主编啊——你们不是本地人我就给你们说着玩儿了——和他表妹有一腿,嘿,他表妹得了病,他求着我帮他表妹买进口药……“
    “要不说,”付一东挤挤眼睛:“这搞艺术的,咱真是不懂,境界太高了!”
    一顿饭吃完,也没从付一东嘴里撬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江天晓分辨不出付一东是有意如此还是本就如此,他的态度并不遮掩,但偏偏他说出来的话,全是无关痛痒的闲话。
    回到酒店,龙克朝于朗耸耸肩:“我觉得付一东挺正常的。”
    于朗点点头。
    龙克转而看着江天晓:“我在重庆经常帮那些老板看风水嘛,小江,你可能是太敏感了,我看付一东和那些老板都一个德性。”
    “啊……嗯。”确实,从付一东的言谈举止来看,他不过是个市侩的商人。
    明天就是马家人的头七。
    在丧葬习俗里头七这天很重要,要祭拜。而从灵术师的角度来说,如果死者魂灵不散,那么头七是魂灵最易出事的时间。弱一些的魂灵到了头七,就经不住人间阳气的侵蚀,烟消云散了;而强一些的魂灵,过了头七,则常常会彻底丧失灵智,变成煞或者魅,或者其他种类的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