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6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要不先做一次吧?”于朗忽然摁住江天晓捏着棉签在他腋窝处擦拭的手,低低的说:“我听说这个时候做,身体里更热,很舒服。”
    “啊?!”江天晓撞上于朗笑意盈盈的眼睛,整个后背都麻了。
    “嗯?”于朗的手顺着江天晓的手臂网上,最终用手背蹭了蹭江天晓的脸颊:“做吗?”
    “……不,不行!”江天晓脑袋一偏,避开于朗的手:“你发烧呢。”
    “没事的,”于朗的手又追过去,直接捏住江天晓的下巴:“真的没事。”
    “……真的不用,于朗,”江天晓不敢看于朗的眼睛,只好盯着洁白的床单,把于朗的手压下去:“来,给你擦腿弯。”
    于朗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作者有话说:
    求评论求海星
    第八十五章
    到后半夜,于朗的温度总算退到36.7度,江天晓放好体温计,用手被碰了碰他温凉的额头,总算暂时放下心来,钻进被窝。
    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到了这会儿反而没什么睡意。黑暗中,江天晓安静地睁着双眼。
    江天晓不知道于朗有没有发现他偷听了于朗和龙克的对话。龙克来开门的时候除了神情有些惊讶,并没有别的表示;可于朗忽然问江天晓要不要做……江天晓不愿意那样揣测于朗,可他确实忍不住地想,是不是于朗已经发现了,所以才……想用一场意乱神迷的欢爱转移他的注意力?
    事到如今,江天晓已经能肯定于朗的确是有一些事情瞒着他的,何盛,沉渊门,乃至龙克,都一次次明里暗里地提醒着江天晓这些事情的存在。但江天晓想,于朗瞒着他,自然是有原因的——他情愿相信,于朗瞒着他,是为他好。虽然他似乎越来越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但他除了相信于朗,也没别的选择了。
    思来想去,终究无解。
    明天——不,已经是今天了——还要去马家,江天晓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
    然后他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又回到了于朗给他下灵时他看见的茅屋前,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一对男女,那女人是许天霸,男人叫阿明。很奇妙,在梦里,江天晓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
    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场景是假的?
    和下灵时目睹的经过一模一样,许天霸采药归来,和阿明言笑晏晏。
    猛地睁开眼——于朗已经下床了。
    天光大亮。
    “怎么了?”于朗笑着走过来,屈起食指抹了抹江天晓额头上的汗:“做梦了么?”
    “……嗯。”
    “噩梦?”
    “不……不是。梦见……跑一千米体侧。”
    “噢,”于朗又笑了笑:“起来吧,我们出去吃早饭。”
    江天晓下床,洗漱完问于朗:“你不烧了?”
    “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于朗换了身新衣服,浅灰色高领羊毛衫,黑色牛仔裤,黑色羊毛大衣,他把额前的碎发梳向侧边,露出饱满的额头,整个人挺括又精神,的确是半点没有昨天的病气。
    “那就好,”江天晓顿了顿,轻轻在于朗腰上捏了一下:“你昨天是不是烧糊涂了,还问我,要不要……”
    “你真是胆子肥了,”于朗挑眉笑骂:“敢说我糊涂了?”
    “当时真的吓我一跳,”江天晓小声说:“你还发着烧呢,怎么能……做?”
    “你真乖,”于朗掰过江天晓的脸,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我没烧糊涂,我当时是真的想试试。”
    江天晓干脆道:“不行!”
    “好,不做,”于朗笑:“快去吃饭,我饿了。”
    已经连着吃了好几天的甘肃菜,这顿饭,三人默契地找了家川菜馆。
    “你没得事了?”龙克问于朗。
    “没事了。”
    “唉……”龙克夸张地叹气:“有男人就是安逸哦,生了病也有人管,不像我们孤家寡人的……”
    江天晓以为于朗会无视他,没想到于朗勾起嘴角,懒懒道:“那你去找一个啊。”
    龙克:“于儿,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么绝情……”
    “好了,说正事,”于朗喝了口饭店的荞麦茶:“东西准备好了吗?”
    “嗯,都买好了——不过今晚是你来招魂,还是江天晓来?”
    “我来吧,”江天晓抢在于朗前面说:“于老师感冒还没好。”
    “我是按流火阵准备的哦,”龙克问:“你能驾驭得了吗?”
    “可以的。”
    龙克点头:“好,那就你来——于儿,可以吗?”
    于朗看看江天晓,说:“可以。”
    也就是两三秒,可江天晓总觉得于朗的目光仿佛带着十分深长的意味,和刚刚与龙克开玩笑时判若两人。
    但于朗没再说什么,江天晓也没再问。
    下午睡了一觉,醒来就开始准备出发。江天晓把画好的符纸揣进兜,又把招魂需要的朱砂、线香、糯米一一带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