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63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他终究是没跑掉——但从他决定杀人的那一刻起,大概,他也没准备跑掉。
    林警察总算回了武威,他说他们是在德令哈抓到付一东的,不到一个月,付一东已经瘦得没个人样。他这一路上先骑摩托车,又搭车,又用假身份证坐客车……他的计划几乎是天衣无缝,如果他继续逃下去,也许可以北上到蒙古,进入荒凉的蒙古国,就真的抓不住了。
    但他没有。
    他在德令哈停下了脚步。
    江天晓呼吸一滞。德令哈。
    “那个付一东,真是……邪乎,”林警察抿抿白酒,表情还透着心有余悸:“我们去抓他的时候,他就坐在一个雕像下面,逗一个小女孩儿玩儿。我们都以为他把小女孩当人质,结果他指着雕像,细声细气地问那个小女孩,你知不知道这是谁?小女孩说不知道——操,当时我紧张得手都哆嗦了,他那种变态,万一一刀捅了那小女孩怎么办?偏偏他妈的当时狙击手还没到位!付一东就拍拍那个小女孩的头,说,这是海子,一个诗人,叔叔很喜欢他。然后说,宝贝你去找妈妈吧,叔叔累了。”
    江天晓怔怔地问:“然后?”
    “然后小女孩跑走了,他就冲我们说,你们来吧。就主动伸出了两个手腕。”
    林警察说完,长长喘了口气,喃喃道:“这人,可真厉害。”
    江天晓于朗龙克,三人均是沉默。
    末了,于朗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哎我差点忘了,”林警察在脑门上拍了一下:“队长让我通知你们,谢谢你们配合调查,你们可以走了。”
    “嗯,”于朗点头:“你们也辛苦了。”
    回到酒店,于朗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零五的火车票,到西宁,又买了当天下午从西宁回武汉的机票。
    虽然付一东的杀人的原因、过程都还没有明了,但江天晓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另一方面,在马家看到的那具女尸,下灵时看到的那个茅屋和那对男女……江天晓想不通,但也别无他法。先这样吧,江天晓想,也许有些事情他的确无法得知其原因,但既然人确实是付一东杀的,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其他,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晚上十一点半,江天晓正在酒店房间里收拾行李,他的手机响了。
    “江天晓,是我,林泽智,”林警察说:“那个……有个事儿给你说一下。”
    于朗走过来。
    “啊,你说。”
    “今天下午审讯付一东的时候,他提出要求,要见你一面,现在局里已经批准了……你看,你愿不愿意?”
    “啊?”江天晓错愕:“见我?”
    “哎对,说是有重要的事儿给你说……当然了,你要是不想见,也行,这个由你决定。”
    “我……我见。我明天来,成吗?”
    “可以,那你明天过来吧。”
    挂了电话,江天晓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付一东竟然要见我?”
    于朗垂下头,几秒后硬邦邦地说:“你不要去。”
    “啊?可我……我已经同意了,”于朗的反应让江天晓疑惑:“也许他是想告诉咱们些什么呢……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咱们也没完全弄清楚。”
    于朗沉默,良久,他低低叹了口气,说:“那你去吧。”
    第八十七章
    早上江天晓出门的时候,于朗还睡着。江天晓以为于朗会和他一起去。于朗闭着眼,但江天晓知道,他醒了。
    关上房间门的那一瞬间江天晓心里涌起巨大的不安,他甚至有打电话给林警察说他不去了的冲动——昨晚于朗那声硬邦邦的“你不要去”犹在耳侧,像一面咚咚作响的鼓。急迫的鼓声在他脑子里飞速回旋,像是逼着他停下脚步,又像是催促着他快速前进。
    站在走廊里深深换了几口气,江天晓下楼,坐上了去刑警队的出租车。
    二十多分钟后,他见到了林警察。
    “走,付一东在看守所。”林警察说。
    “好。”
    路上,林警察小心提醒江天晓:“我感觉那个付一东吧,这儿不太正常,”他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要是说了啥,你别太放在心上……还有,你们谈话的过程都会被摄像头记录下来哈。”
    “好的,我知道了。”
    江天晓表面上镇定,实际上心里已经一遍遍想象着和付一东见面的场景——他和付一东连话都没说上几句,为什么付一东要找他?为什么找的不是于朗,或者龙克?
    还有,付一东要单独见他,那是不是说明……他要说的话,得避着于朗和龙克?
    越想越忐忑。
    终于到了看守所,办好手续,江天晓由一位狱警领着,见到了付一东。
    那是一间很小的方方正正的房间,中间由铁栏杆隔开,付一东在铁栏杆后面,坐着,双手双脚都上了铐链。江天晓坐下,虽然他已经做了自认为足够的心理准备,但仔细端详付一东,他还是惊讶得说不出话。
    付一东瘦了很多很多,肚子小了,肩膀薄了,他驼着背缩在囚服里,比之以前的油腻和肥硕,竟然有了几分萧瑟清瘦的感觉。
    “你好,小江,”付一东笑了笑:“你别怕,咱们说的话都被监听着呢,我不会吓唬你的。”
    他口齿清晰,语气温和,全然不像林警察说的脑子不正常。
    “……你好。”江天晓愣愣地回答。
    “之前骗了你们,这我也是没办法,”付一东十分平静:“我要执行我的计划。不过我没想到你会看到那首诗,当时我以为被发现了,结果,还好没有。”
    “你……你为什么?”江天晓忍不住问:“如果是为了你姐,那你早干什么去了?她活着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好好对她?你为什么要杀……你爸?”
    “这些你以后会知道的,”付一东又笑了笑:“这案子闹得这么大,早晚会有详细报道——你放心,这次我不用再撒谎,我会实话实说。”
    江天晓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说:“那你为什么要见我?”
    “因为我觉得,我总归是活不久了,我不想带着秘密离开,”付一东轻轻呼了口气:“我要报的仇都报了,我想轻轻松松地走。”
    江天晓握紧拳,他胸口悬着一口气,他想,秘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