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67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那为什么要在我身上下灵?”
    “是付一东提出来的,”于朗说:“如果他没有要求,就不会在你身上下灵。”
    “……真的吗?”
    “真的。”
    “江天晓!”门主大吼:“你别信他的!”
    江天晓低下头,他已经不敢看于朗了。
    于朗深吸一口气,说:“骗了你和龙克是我的不对,这件事我原本打算回武汉之后慢慢告诉你们的。天晓,对不起。”
    江天晓发现自己的双手抖得厉害,他一遍遍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终于能勉强开口:
    “于朗,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你问。”
    “陈白,到底是谁?”
    “是我父亲的爱人,”于朗急切道:“关于陈白的事,我没有骗过你!”
    何盛:“于朗!”
    于朗上前一步,拔高声音:“天晓,跟我回去,好不好?”
    门主手臂一挥,强劲如飓风的灵力直冲于朗而去!
    然而于朗仅仅翻了一下手掌,就把那灵力生生阻绝在身前。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于朗一字一句道:“江天晓是我的人,我不可能让你们带走他。”
    “算了吧,”门主皱起眉,目光冰冷:“你现在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于朗,”江天晓扬起脸,静静看着他:“我跟你走。”
    于朗的神情终于有所松动,他的睫毛抖了抖,然后冲江天晓露出一个笑:“好。”
    最终,在何盛和门主无奈的目光中,江天晓跟着于朗和龙克离开了那家KTV。江天晓明白,在闹市中,两方人马不可能真的打起来。就算真打起来了,结果也肯定是通通被送去派出所拘留。然后——然后跟哪拨人走,到底还是由他来选择。
    一路无言,回到酒店。龙克看看于朗又看看江天晓,最终什么都没说,回自己的房间了。
    江天晓随于朗进屋,他看着于朗瘦劲的背影,心里只觉得更加陌生。
    这个和他同床共枕,耳鬓厮磨的人,把他带来了武威,经过了这么多事——可竟然,一切都是他提前计划好的。
    江天晓甚至不敢想象,他和于朗讨论马家的事情的时候,他一头雾水的时候,于朗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江天晓第一次体会得如此深刻。
    “对不起,”于朗走到江天晓面前,抬起双手,仿佛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我骗了你,这件事是我的错。”
    江天晓看着近在咫尺的于朗,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只是想,你和龙克知道得多,反而可能会带来麻烦……干脆就没有告诉你们。我的确,是打算回武汉之后和你们说的。”
    “……嗯,”江天晓点点头:“我知道了。”
    “天晓,”于朗猛地抱住江天晓,两条手臂紧紧贴在江天晓后背上:“刚才我吓死了。”
    “……”
    “我以为你不相信我了,”于朗微微偏过头,鼻尖蹭了蹭江天晓的颈侧:“我以为你会和他们走。”
    “……不会。”
    “我想保护你,和你在一起,你知道的,”于朗的声音竟然带上几分哽咽:“江天晓,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
    这是江天晓第一次见于朗流泪。
    他的双手轻轻抱住于朗的肩,后退一步看着于朗。
    于朗的脸色十分苍白,细细的两行泪,从他红通通的眼眶里流出来,顺着下巴滴落。
    江天晓连忙伸手去擦他的眼泪,指尖触到于朗湿漉漉的脸的一瞬间,于朗的手捂住了江天晓的手。
    “我爱你。”于朗说。
    江天晓点头:“我……也爱你。”
    于是于朗开始脱衣服。他利落地褪下牛仔裤,丢掉羽绒服,脱去毛衫。很快,他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
    江天晓愣愣看着于朗,大脑一片空白。
    于朗凑近,把江天晓外衣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又蹲下,用嘴咬开了江天晓牛仔裤上的扣子和拉链。
    ……
    第二天,他们就回了武汉。
    一周之后,江天晓在《武威法制日报》上看到了对“3·26灭门案”的报道,报纸用整版篇幅,全文刊登了记者对付一东的采访。
    记者:你好,我是《武威法制日报》的记者小梁。
    付一东:你好。想问什么直说就可以。
    记者:为什么要杀马家四口和你父亲?
    付一东:他们都不是东西,都该死。我姐十八岁就被我爹嫁给马家,她其实不愿意的,她想上学。她嫁人之前,甚至只和马全龙见过一面。但我爹收了马家的彩礼,逼我姐嫁过去。我姐嫁过去之后经常挨打,我上大学后有一次回家,遇见我姐的初中同学,那个同学告诉我她有一次在路上碰见我姐,我姐被打得脸都肿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后来我姐被那个老东西……强奸了,那老东西强奸完我姐还出去说,说我姐生不出孩子,那就是白给他干的。
    记者:那么马威龙和他的妻子呢?他们做错了什么?
    付一东:这些事他们都知道,他们没有阻止,他们是帮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