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69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相信我,江天晓,”于朗低声说:“你相信我。”
    “嗯。”江天晓点头,目光却轻轻一躲,避开了于朗温柔的注视。
    从武威回武汉之后,江天晓知道,他和于朗陷入了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
    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认他越来越无法相信于朗,他直觉于朗还有很多东西瞒着他,但于朗咬紧牙关不说,他也无法得知。于朗当然也感觉到了他的不信任,所以对他越发地温柔和诚恳——当然,这种诚恳是不是发自内心的诚恳,江天晓就不知道了。
    而另一方面,他们心照不宣地维持着表面上的亲密和信任。
    江天晓甚至想过,如果——如果以后的日子能安安稳稳地过下去,不再有沉渊门的频频出现,不再有人反复提起那个令他迷惑的陈白,那他当然愿意再次相信于朗。他愿意。他好喜欢于朗,好爱他,愿意和他共度余生。
    可以后会发生什么,江天晓心里越发没底。
    晚上七点过,于朗回家。一大早他就出门去了,说朋友开发楼盘出了点小问题,请他过去帮忙。
    “解决了吗?”江天晓接过于朗手里的购物袋,沉甸甸的。
    “没,不过我的事儿不多了,”于朗换好鞋,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走过去抱了抱江天晓:“你的论文怎么样了?”
    “开始写开题报告了。”
    “嗯,好,如果有什么问题及时和老师沟通,你的指导老师是谁?”
    “张一江教授。”
    “哦,我知道他,”于朗围上围裙:“去年教学节他拿了一等奖。”
    江天晓看着于朗开始洗手做饭,有些不好意思:“要不今天点外卖吧?你忙一天也累了。”
    “没事,”于朗扭头冲江天晓挑挑眉:“你给我笑一个,我就不累了。”
    江天晓走过去在于朗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于朗目光暗了暗:“去等着吧,一会儿就做好了。”
    江天晓退到厨房外面的餐厅里,肩膀靠在墙上:“我想看着。”
    “行。”于朗笑笑。
    从武汉回来之后于朗就是如此,即便是在外面忙了一整天,也会风雨无阻地亲手做晚餐。虽然以前于朗也经常下厨,但远不像现在这样强迫症一般每天都亲手做饭。江天晓不知道于朗这算不算是在讨好他,忍不住想我值得于朗这么讨好吗?
    明明是他先喜欢于朗,是他表白被拒——于朗和他在一起,对他而言,一直都像是意外得到的恩赐。
    现在的于朗和以前也大不相同了,刚和于朗重逢的时候,于朗是多么高高在上的姿态。而现在?现在……江天晓脸有点烫,他想起昨晚在床上,于朗用嘴……
    这究竟是爱还是讨好,江天晓自己也不知道。
    “好了。”四十来分钟后,于朗把菜端出来。
    龙克又出去鬼混了,只有他们两个人,于朗却有些夸张地做了四菜一汤。
    木耳菜鸡蛋汤,青椒炒肉,魔芋烧鸭腿,凉拌折耳根,炒油麦。
    “这么多……”江天晓喃喃。
    “多吃点,”于朗把筷子递给江天晓:“你还长身体呢。”
    江天晓摇头:“我马上都22了。”
    “亚洲人发育晚,”于朗开玩笑:“还能长。”
    江天晓就快过生日了,之前于朗说他过生日的时候带他出去玩,现在似乎忘掉这码事了。其实江天晓是真挺想和于朗出去玩的,他的生日在阳历四月,这时候去南方正是逐渐回暖的春天,不冷不热,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江天晓甚至计划好了,赶在生日前把论文的框架弄出来——反正他们那小二本,毕业论文也水得很。
    “于朗,”江天晓问:“过段时间,你忙不忙?”
    “过段时间?”于朗停下筷子:“具体什么时候?”
    “……呃,”看来于朗的确把他的生日忘了,江天晓只好硬着头皮说:“就四月十七,我生日……你有时间的话,我们出去玩几天?”
    “……”于朗皱眉,沉默。
    “你有事就算了,”江天晓连忙说:“玩儿么什么时候都能玩儿。”
    “四月中旬我可能要去趟新疆,”于朗面有难色:“就是这几天找我帮忙的朋友,他在新疆也投资了很多地产,想出钱请我去帮忙看一看。”
    “哦哦,那你去呗。”
    于朗看着江天晓:“我之前是打算你过生日带你去玩的,但没想到我那朋友这么急……”
    “真没事,”江天晓冲于朗笑:“忙完再去也行啊,也不是非得赶着过生日。”
    于朗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十一点多龙克回来了,一身酒气和香水味。他经常是彻夜不归,或者凌晨三四点才回来,江天晓有些惊讶:“怎么今天这么早?”
    “日哦,”龙克捏捏眉心,骂道:“聊了一个多小时马上准备去开房了,那个崽子竟然是想偷我手机!”
    江天晓无语:“还好你发现了。”
    “气得我就回来了,”龙克接了杯水咕嘟咕嘟喝下去,问江天晓:“你干嘛呢这是?”
    江天晓正捧着今年的挂历。
    “随便看看,”这本挂历是风景挂历,每一页都印着国内的风景名胜:“于朗忙完了,我们打算出去玩几天,我在想去哪。”
    “……哦,”龙克放下杯子,顿了顿,问:“大概什么时候去呢?”
    “五月?”江天晓想了想,说:“于朗说四月份他要去趟新疆,估计是没空的,也赶不上我过生日了。五月应该能忙完了吧?因为六月我要毕业答辩了,也不行。”
    “……唔。”龙克却没什么表示了,低头向他的房间走去。
    “龙克,”江天晓叫住他:“你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吗——国内啊。”出国玩太贵了。
    “没有,我也不知道……”龙克模糊应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进屋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