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7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作者有话说:
    求海星求评论
    第九十一章
    江天晓又回到了那个场景。
    眼前出现黑黄相间的戈壁,江天晓反应过来,这大概是个梦。
    一队女人裹着头巾男人带着白色小帽的饥民在戈壁上移动着,动作迟缓而机械。江天晓知道这些人已经变成了僵尸,然而他们自己并不知道。
    队伍末尾,一个头裹黑纱的年轻人,他是沉渊门的灵术师。接下来,年轻的灵术师跟着这队饥民走了很多天,却始终不到那个叫“海晏”的地方。他饿得受不了了,半夜去偷一个老头的食物。也就是在他即将得手的时候,一阵风吹来,吹开了老头盖在脸上的白帽子。
    那个老头是睁着眼的。
    灵术师这才明白,这些饥民已经死了,只是却仍然向着故乡的方向行进。
    这故事江天晓听何盛讲过一次,在马头镇中了沉渊门的埋伏时,沉渊门的人给他看过一次——只不过那次,那个年轻人变成了于朗。
    怎么现在又回到了这个场景?果然是做梦吧。
    江天晓甚至有几分百无聊赖,心想这梦什么时候能醒?
    一切如常,年轻的灵术师去偷东西,发现这队饥民原来是僵尸。
    ……诶。
    江天晓愣愣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
    这会儿不是该醒了吗?
    怎么还不结束?
    等等——这个故事还有后续吗?!
    夜晚荒凉的戈壁滩上没有丝毫灯火,却并不是一片漆黑。高远的苍穹中,繁星落下淡淡的银色光辉,明亮的银河横亘在夜幕中央。江天晓眼看着那年轻人淡定地把偷来的饼塞进衣兜,然后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队饥民。
    也对,江天晓想,既然发现了这是一队僵尸,那就没必要再跟着了,这些僵尸会越发地丧失神志,大概根本不能把年轻人带到他要去的海晏。
    视野忽然亮起来,江天晓眼前一闪,发现竟已经变了场景。
    不再是戈壁,而是尘土飞扬的路边。
    一撮一撮人或趟或坐在路边,都蓄着长发,衣衫褴褛。路边的树皮已经被剥干净,江天晓听见若有若无的痛苦的呻.吟声,夹杂着有气无力的咒骂声,小孩的哭声……
    很快江天晓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一身黑色粗布衣裳,长发束在脑后。他一动不动站着,低着头。
    视野竟然渐渐推近。
    江天晓凝视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这是……
    “你真的愿意吗?”那年轻人问。
    江天晓一惊,果然,这是于朗的声音!
    此时的于朗有着一副更加年轻的面孔,虽然风吹日晒使他的皮肤粗糙而黝黑,但他的五官却依然精致。他的眼角没有细纹,双眸也似乎更加明亮。
    江天晓看呆了。
    直到耳边响起另一个声音。
    “我……愿意……我的簪子,就用我的簪子吧……”一个沙哑而模糊的女声。
    于朗脚下,蜷缩着一个女人!
    她身上的衣服十分残破,甚至在靠近胸口的地方露着一个拳头大的洞。她侧着身,长发遮住了脸。
    “好,那么,你叫什么名字?”于朗蹲下,温声问。
    “许……天霸。”
    江天晓一个抽搐,猛地睁开眼。
    满后背湿热的汗。
    卧室角落的立式空调上,亮着一枚小小的绿色灯光。
    ……是了,梦醒了,这是家里。这是他和于朗的卧室。
    心脏尚在狂跳,江天晓皱眉,深深吐出一口气。
    他回想着梦里的情景,原来那个故事还有后续?可——可为什么后续变成了于朗和许天霸?
    更令他心惊肉跳的是,为什么在后续的场景里,许天霸死在于朗面前?
    首先时间不对,于朗说他是几年前遇到许天霸的,可梦里的时间分明是清朝。于朗说许天霸之前就被养在另一个灵器里,可梦里,许天霸明明是个人!
    ……不过,这也只是个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是白天想着这件事情,所以晚上就梦到了。至于梦里的场景——梦怎么能讲逻辑呢?江天晓默默想。
    给自己做完一番心理安慰,江天晓才渐渐平静下来。在被窝里出汗太过闷热,江天晓把被子稍稍往下拉一些,翻了个身。
    这一翻身他却发现,身边的于朗不见了!
    江天晓愣了一下,把手伸进于朗的被子里。
    凉的。
    也就是说于朗已经离开很久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