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72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眼下的这张图片,又是什么意思?
    “小江,”龙克回来:“今晚你还待在这儿吗?”
    “嗯,”江天晓说:“你回去吧。”
    “你这样受得了么,”龙克的表情有些担忧:“连着熬了这么多天了,要不今晚你回去吧,我在这儿守着。”
    江天晓摆手:“我没事,我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心,我就在这儿,困了坐着也能睡会儿。”
    “行吧,”龙克叹气:“还好现在暖和点了。”
    龙克走了,江天晓独自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他反正无事可做,心里反复咀嚼着那个地名,莱芜。
    江天晓确定自己是在和于朗重逢之后才听到这个地方的,但是是什么时候,从哪听到的呢?
    夜色渐深,江天晓缩缩肩膀,有些冷了。
    他打了个长长一个哈欠,后脑勺抵在墙上。
    这医院的走廊里时不时有人经过,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最多闭了眼小憩片刻,过不了多会儿就得被吵醒。
    但也许是这几天太累了,江天晓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的肩膀也垮下来,整个人感觉像陷入了软绵绵的床铺里,十分舒服。
    然而就在他几乎已经要睡着的时候,走廊里的灯,忽然闪了一下。
    江天晓虽然是闭着眼的,但因为灯光照耀的缘故,视野是一片白色。一瞬间,视野变成黑色,然后又变回来。
    江天晓猛地睁开眼。
    三个护士步履匆匆地经过,走廊尽头的护士站里,一个医生正在打电话。
    江天晓愣了几秒。
    紧接着,他整个人,狠狠打了个哆嗦!
    他想起来了!
    山东莱芜,是吴东德的老家!
    对,就是那个和沉渊门一起,在工地上谋杀了刘小盼的吴东德!是的,他们在柳州调查吴东德的时候,何盛还和韩滔去了一趟山东,回来之后何盛曾提过一句,吴东德家在莱芜的一个贫农困村。
    像有千百根寒针刺入骨缝,江天晓仿佛听见自己的脑子“嗡”了一声——为什么是吴东德的老家?又为什么是渝C的车?更重要的,为什么是9月21号!
    那个时候他们连韩滔都没见过啊?!
    有武威那件事在前,现在又有这张图片……江天晓狠狠扭了一把自己的胳膊,他用疼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图片不一定是真的,也许是沉渊门造的假呢……对,不一定是真的……
    但是,如果是真的呢?
    如果这车上的人,真的是于朗呢?
    如果可以的话江天晓简直希望自己能不要这么清醒,不要想这么多——但他忍不住,他忍不住地往下想,如果的确是于朗,那么这也就说明,于朗在韩滔找到他们之前,已经知道了柳州工地那起事故。
    他不仅知道那起事故,他还知道……凶手是吴东德。
    否则,他不会出现在吴东德的老家。
    “砰砰”的心跳声像狂乱的鼓点一样砸在江天晓耳畔,他知道那心跳声是自己的,他简直,简直快要疯了。
    他明白,不是没有那种可能。
    在武威的时候,如果不是付一东歪打正着骗过了于朗,又把真相告诉江天晓,那么就算他们离开了武威,也不会知道,于朗竟然是和付一晓做了交易。说到底,付一东是于朗计划里的一个意外。
    那么他们在柳州的时候……也许,于朗也骗了他们……只不过,没有发生意外。
    可江天晓想不明白,9月21号,这日子,大概是刘小盼在柳州刚刚出事之后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于朗是怎么知道凶手是吴东德的?他自己调查出来的吗?不,不太可能——那会儿于朗还在学校上课,每周都有课,他应该是来不及。
    有人告诉了于朗?可那起事故一开始的确是被官方定性为意外事故,连调查事故的公安局都没有发现那事故是人为的,谁又能直接把凶手是谁告诉于朗?
    思及此,江天晓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凉了。
    在柳州的那起事故里,受害者中,只活下来一个人,那就是邱国炜。但邱国炜一定不知道吴东德是凶手,他如果知道,怎么会让吴东德在南宁的医院照顾他?
    排除了这个活下来的人,那么……那么就只剩下,死去的人。
    死人不会说话。
    但恶煞可以。
    刘小盼,成了恶煞。
    第九十三章
    有没有一种可能,在韩滔找到他们之前,于朗就已经和刘小盼变成的恶煞有了接触?
    江天晓回想起在柳州的那天晚上,他们第一次去发生事故的工地。当时,于朗让何盛和韩滔在外面等着,已经因停工而荒废的建筑里,只剩下他和江天晓。
    然后他们被困在了恶煞的“域”里面,后来于朗为了救江天晓,身负重伤。
    在柳州的那段时间,他们马不停蹄地追查凶手,外加上江天晓第一次接触这种灵异事件,既震撼又紧张,一路跟着于朗,什么都没有多想。
    可现在再想想,以于朗的灵术水平,他……会连一个恶煞设下的“域”都发现不了吗?
    江天晓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心中的不安感如潮水般涌起,江天晓握紧拳,起身,朝病房里望去。
    于朗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他的侧脸像细致描摹的水墨画,干净又精致。
    江天晓盯着于朗看了几分钟,深吸一口气,坐回椅子上去。
    然而就在他落座的一瞬间,走廊的灯又闪了一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