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8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到酒店,于朗去开房间,江天晓站在远处等。他盯着于朗的背影,这时才注意到,于朗穿了一身笔挺的黑西装。那西装衬得他长腿宽肩,虽然身体有些单薄,但并不孱弱,反而更显潇洒倜傥。
    江天晓又想冷笑了。
    于朗总能这么道貌岸然。
    一路无话,进入房间。
    江天晓直接把手里的塑料袋仍在雪白大床上,故意说:“都是给你的。”
    于朗眼睛亮了一下,俯身解开塑料袋系着的结。
    然后他的神情,变得比在学校里时更加痛苦。
    江天晓看着于朗手里的HIV试纸,说:“测一下吧,我也不知道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出去乱搞,安全起见,是吧?那个,”于朗的手边,是一个按摩棒:“那个是我送你的,你不是欠日么,用得着。”
    于朗低着头,不说话。
    “站着干嘛,”江天晓说:“赶紧测了啊,你做不做?不做我走了。”
    于朗唇间挤出一个字:“做。”
    他打开盒子,取出了试纸。
    等待试纸结果的十五分钟里,江天晓笑着打量于朗的身体:“如果不是你,我是喜欢女孩的。今天你就装一回女孩吧,反正你这种人……也无所谓,对吧?”
    于朗:“怎么装?”
    江天晓伸手捏住于朗的喉咙:“叫。”
    于朗没出声,但他的身体在疯狂颤抖。
    “叫啊,不是给你捏着嗓子了。”
    于朗闭上眼,他绷着嘴唇,眼中终于流下两行泪。
    然后他发出一声又细又哑的:“啊……”
    这段时间以来,江天晓的心里,第一次如此痛快。
    作者有话说:
    溜走……
    第九十九章
    江天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入眼就是于朗紫红一片的背,上面有咬痕,有拧痕,也有……总之都是江天晓留下的。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江天晓渐渐回神,他想起昨晚于朗细哑的哭腔,抽噎的乞求,偏过头回看他时那近乎绝望的眼神——是的,昨晚他让于朗背对着他跪趴在床上,他对于朗说,不许转身,要不然就不像女孩儿了。
    于朗的头被摁在床上,只能艰难地偏过头,回看江天晓。
    江天晓盯着还在熟睡的于朗,一时有些无措。
    然而十几分钟后,江天晓忽然伸出了手。
    果然,于朗发烧了。
    于朗的额头烧得滚烫,脸上还带着干涸了的泪痕。江天晓看向于朗身上五花八门的痕迹——这样子,是肯定不能去医院的。他只好匆忙穿了衣服,跑到最近的药店买了体温计和药。
    回到酒店,于朗还紧闭着双眼。
    “于朗,”江天晓晃晃他:“起来吃药。”
    倒是一晃就醒了,于朗已经烧得双颊绯红,他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于朗指向自己的喉咙,用气音说:“我想喝水。”
    他白皙的脖子上有一圈红痕,是昨晚江天晓掐出来的。
    江天晓默默把水给于朗。
    于朗捧着矿泉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江天晓又拿来一瓶:“吃药吧,你发烧了。”
    于朗点头。
    吃过药,于朗又昏沉地睡下,睡前抓了抓江天晓的手:“你别走,好吗?”
    江天晓没回答。
    于朗终究是撑不住,睡过去了。
    江天晓沉默凝视着于朗的脸,他的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紫白。江天晓想,他是真的这么虚弱吗?还是又在骗我呢?
    他见识过于朗的不择手段。
    可此时此刻凝视着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却又迈不出离开的脚步。他知道,他还是爱于朗——虽然也恨他——这种爱已经在他身体里形成一种不由自主的习惯,就像现在,他明明知道自己该走,不该再纠缠下去,但他却忍不住地想,他走了,于朗再烧起来怎么办?于朗饿了怎么办?于朗独自一人带着满身痕迹蜷缩在这里,醒来后看见房间里空荡荡的,他会不会很难过呢?
    虽然,虽然江天晓明白,于朗已经独自一人度过了比他生命还长的岁月。
    无声地叹了口气,江天晓坐在床边守着于朗。
    直到下午一点多,于朗终于彻底退烧,江天晓叫了份青菜粥外卖,穿上外套,走了。
    他慢慢往学校走,路上经过了昨晚买HIV试纸的药店,和买按摩棒的情趣用品店。江天晓不知道于朗还会不会再去找他,也许不会了,于朗虽然不择手段,但总不至于毫无尊严地自取其辱。不知怎么的,又想起陈白来。于朗现在是没有非毒的人,他无法爱人,可他和陈白在一起时,是什么样的呢?于朗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呢?
    江天晓自暴自弃地想,也许,如果于朗能爱我,我还是会原谅他。
    然而于朗是不可能爱他的。
    陈白,字明。朗,明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