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84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挂掉电话,江天晓站在人来人往的高铁站里,一时间有些迷茫。
    于朗在两天前就到了甘城,却没有任何举动,那他到甘城的目的是什么?
    手机还攥在手里,忽然又响起来。
    江天晓手一抖——现在任何消息都令他心惊肉跳。
    然而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归属地为重庆的陌生号码。
    江天晓一时没忍住,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来自重庆的电话,最可能的两个人,便是于朗和龙克。于朗的电话他打了很久都没打通,而龙克——他存了龙克的号码的。
    手机兀自响着,周杰伦的《晴天》听在江天晓耳朵里,宛如炸弹被引爆前的倒数。
    江天晓接起电话。
    “天晓,是我,”于朗平静的声音传进耳朵:“你……最近怎么样?”
    江天晓一时无语,不知于朗葫芦里买什么药。难道于朗会不知道他回了甘城?不,于朗一定知道。
    “我在甘城,”江天晓干脆不配合于朗绕圈子:“你也在甘城,对吧?”
    “……嗯,”于朗咳了两声:“我前几天到的,沉渊门告诉你了?”
    “你来甘城干什么?”江天晓连声问:“你是不是要用我家人要挟我?于朗——你冲我来,我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你冲我来,我,我可以和你去奇台……”
    “天晓,”于朗的声音有些低哑,却很温柔:“我根本没有去你家。”
    “那你来甘城干什么?!”
    “我来……”
    江天晓赶到县一中门口时,已是黄昏时分。
    毕业后他就没有回来过,三年多了,这小县城的萧条的街道,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人行道上的砖块依旧凹凸不平,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上,依旧挂个歪歪扭扭的“售早歺”木板。
    只不过,明亮快餐店没了。
    明亮快餐店曾经的店面,现在被卷闸门锁着。
    于朗就站在那扇卷闸门外,背对江天晓,他穿一件白色的风衣,深蓝牛仔裤,夕阳金色的余晖落在他身上,使他的身影显得既单薄又萧索。
    江天晓走近,于朗转过身来。
    他冲江天晓笑了一下,这个笑透着小心翼翼,像有些羞怯,还有些讨好。
    这一刻江天晓什么愤怒的恶毒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里是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虽然明亮快餐店已经不在了,但江天晓永远记得明亮快餐店里发生过的事——他永远记得那些菜肴的味道,那些金黄的炸蘑菇,打着卷的薄薄牛肉,又鲜又软的虾仁……
    当然,还有于朗扎着低马尾的削瘦背影。
    在这里,所有记忆都是甜美的。
    “这儿……”江天晓顿了顿,轻声说:“没怎么变。”
    “嗯,是,”于朗把被风撩起的碎发往耳后别了别:“没想到这里没有租出去。”
    虽然已是四月,但北方仍是春寒料峭,今天的风尤其大,于朗的大衣下摆被一阵阵风吹得来回摆动。
    江天晓沉默看着他,几秒后问:“你的感冒好了吗?”
    “差不多了,”于朗笑了一下:“那天……难为你了,其实我本来不是想找你……”
    “我知道。”江天晓连忙说。
    他当然知道那天晚上于朗找他不是为了上床,不过是他为了羞辱于朗,故意那么说。
    “江天晓,”于朗走近了,江天晓发现他的嘴唇有些发白,不知是不是冻的:“这段时间我经常在怀疑,非毒主爱,这是不是假的?”
    “……”
    “我和陈白在一起的时候还很年轻——太年轻了,后来他失踪了,死了,我一个人活了太久,我已经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了——你说得对,我是怪物,也没有人会爱我这样的怪物。”
    “我……”
    “但是,”于朗微微扬起脸,一双眼睛里闪着若有若无的水光:“你走之后,我非常、非常想你。”
    江天晓想要后退几步,却被于朗一把抱住了腰。
    “你最后原谅再我一次行吗?就这一次……我不找那一魄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于朗的脸抵在江天晓肩膀上,嘴唇几乎要蹭到江天晓的耳廓,他的声音又低又轻,却如烟花一样炸开在江天晓胸口。
    他说他不要那一魄了,只想和江天晓在一起。
    他来甘城两天,并没有对江天晓的家人做出一丝一毫伤害。
    江天晓颤抖着问:“你……你喜欢我吗?”
    “我没有非毒,”于朗的肩膀忽然抖了一下,然后他的声音带上了哽咽:“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江天晓,我想我是爱你的,你能不能相信我?”
    你能不能相信我?
    我想可以。
    江天晓抬起双臂,两秒后,狠狠搂住了于朗的腰。
    他承认,看见于朗站在这里的那一刻他就不行了,心里的恨意怒意土崩瓦解,他忍不住,忍不住想拥抱眼前这个人,想攥住他的手,想和他接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