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8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望着酒店雪白的天花板,声音如常,眼眶却忽然有点热。
    从兰州到乌鲁木齐,于朗一直在睡觉。
    甚至飞机降落时的那一阵颠簸,也没让他睁开眼。
    江天晓不知道于朗是真的睡熟了,还是在装睡。但于朗既然闭着眼,他也就目不转睛地看,目光像画素描时细腻的笔触,一丝一毫地描绘于朗的面孔。
    于朗。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地窝堡机场。
    来接机的是于朗的朋友,一个目测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一头棕红色长发,有着一张极具异域风情的脸。
    “你好,我叫崔如月,”女人的普通话极其流利:“小江,你叫我崔姐就行。”
    “嗯,崔姐。”
    崔如月笑了笑,尽管她已经不在年轻,但露出笑容时嘴边陷下去的一个酒窝,仍风韵犹存。
    于朗没和崔如月打招呼,只说两个字:“走吧。”
    崔如月点头,带二人上了她的车。
    在兰州的酒店里说完那句“我想我是爱你的,真的”之后,于朗便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即便是江天晓和他说话,他也只是淡淡的应两句“嗯”“是”,再无其他。
    就像是那句话耗尽了他的力气。
    崔如月开车,半个多小时后,把二人带到一家饭馆门口。这饭馆和崔如月一样也是异域风情的,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张宽大的棕红色地毯,地摊上绘着繁复的几何图案。墙上也挂了一圈毛毯,毛毯上有着密密麻麻的阿拉伯语。巨大吊灯散发出暖黄的灯光,显得奢华又神秘。
    “这饭馆有很多这边的特色菜,”落座后,崔如月把菜单递给江天晓:“都不错的,小江你看着点就行。”
    江天晓刚想在“新疆大盘肚”上划勾,手一顿,凑过去小声问于朗:“你现在……是不是不能吃辣?”
    一个笑从于朗脸上迅速掠过:“没关系。”
    最终江天晓点的尽是汤汤水水——清炖羊肉汤,新疆汤饭,牛肉面片汤,酸奶。
    “再要点特色菜,这个,大盘鸡,烤包子,烧麦,嗯,还有羊肉串。”于朗说。
    “我们吃不了这么多吧……”
    “没关系,”于朗一面在菜单上划勾一面轻声说:“下次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崔如月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然后江天晓听见她极轻地叹了口气。
    连着奔波几天,总算能好好坐下吃顿饭。于朗不住地给江天晓夹菜,甚至连江天晓的酸奶也是他亲自从服务员手里接过来,再送到江天晓手边。江天晓有点儿不好意思,说:“你快吃吧,不用管我。”
    于朗看着江天晓笑一笑,目光柔软得近乎怜悯。
    江天晓垂下了眼,没再说什么。
    也就在这时,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但江天晓没有掏出来看。
    作者有话说:
    完结倒计时
    第一百零五章
    吃完饭,崔如月去给车加油,于朗和江天晓站在饭店门口等她。于朗点了一支烟,静静吸着,目光一动不动地,落在脚下的地砖上。
    “于朗,”江天晓看着他一闪一闪的烟头说:“我能不能问你一些事儿?”
    “可以啊,”于朗笑笑:“你说吧。”
    “你当时和陈白……为什么会分手?”
    “当时……”于朗食指和拇指捏着烟悬在半空中,语速很慢地说:“陈白是个上进的人,他想往上爬,尽他所能地——他用我教他的灵术,伤害了普通人。而对于灵术师来说这是觉不允许的。”
    江天晓沉默几秒,问:“所以你要把我培养成灵术师?”
    细长的烟在于朗手里狠狠一抖,他扬起脸目光闪了一下:“对不起。”
    “不,呃,不用再道歉了……”江天晓把脸偏向一边:“我就是,这么问一下,没有怪你。”
    “江天晓,”于朗攥了攥江天晓的手指:“我都明白,你恨我怨我,都是应该的。”
    “那你还敢和我在一起?”江天晓脱口而出。
    于朗摁灭烟头,笑了笑。。
    他这一闪即逝的笑容像一只跃过屋檐的猫,灵巧又神秘,还带着一些欲语还休的意味。
    “原因我告诉过你了。”于朗说。
    我想我是爱你的,真的。于朗曾这样说过。
    这一刻江天晓承认自己的心抖动了一下,好像被放进温泉里的鸡蛋,温暖而柔软。他胸口升起一股冲动,想问于朗,你有多爱我?不——应该先问你没了非毒怎么能爱我?不不,还是他有多爱我比较重要。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阵法,咱们不管它了行不行?
    然而江天晓什么都没问出来。崔如月回来了,她放下窗户冲两人喊道:“上来吧,加好了!”
    于朗也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带江天晓上了车。
    “慢点开吧,”于朗对崔如月说:“晚饭吃了再过去。”
    “小江还吃得下么?”崔如月开玩笑地问。
    “……可以吧。”
    “行,那咱就慢点开。”崔如月立即放慢车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