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9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一扇高高的铁门后,是一栋平房。
    之所以说“一栋”,是因为这平房虽只有一层,但却远超普通楼房一层的高度。此外这平房占地面积也大,从门口向两侧看去,竟看不清房子的拐角。
    “是个仓库,我租下来的。”于朗说。
    “噢,真大。”
    于朗点点头。崔如月走上前来,掏出钥匙打开铁门的锁。
    “吱呀——”一声,在黑暗的寂静中格外悠长。
    走几步,就到了仓库门口。
    于朗直接伸手推门。
    “啊!”江天晓低呼一声。
    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仓库里,点满了又高又细的红色蜡烛。一眼望去,明黄色的烛焰密密麻麻。
    这些蜡烛不是胡乱摆放的,而是被排列成某种繁复的图案,江天晓想如果他能站在高处,一定就可以看清这个图案。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黑暗中万千烛焰摇曳的场景,还是让江天晓手心出汗。
    江天晓想起小时候跟奶奶见过一次寺庙里做法事,幽深的庙宇中,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和尚盘腿坐在蒲垫上,全身上下只有嘴唇微微一开一合,唱出悠长的梵语**。
    而现在——这何尝不是一场法事呢?
    如果时间没有停在于朗身上,现在的他,大概比那老和尚还恐怖吧?
    “别怕,”于朗回头冲江天晓笑了一下:“就是个阵法而已。”
    江天晓已经收敛好情绪,平静地“嗯”了一声。
    下一秒,仓库角落里忽然传出脚步声!
    江天晓的身体瞬间绷紧!
    “你看看蜡烛摆得有没有问题,累死我了,”竟然是龙克的声音:“江天晓……又见面啦。”
    龙克缓缓走过来,笑着看向江天晓。
    “你怎么在这儿?”江天晓几乎感到惊悚——龙克不是背叛了于朗吗?为什么龙克会在这里?为什么龙克会帮于朗摆起这些蜡烛?
    “你不是都原谅你于老师了么,”龙克耸肩:“我来帮帮忙啊,要不这么多蜡烛你们得弄到猴年马月。”
    江天晓:“……”
    这话说得没问题,可他还是难以置信,于朗那么一个果决狠辣的人,怎么会相信一个背叛自己的人?
    江天晓心里立即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会不会……会不会龙克从来没有背叛过于朗,而只是配合于朗演戏?
    但龙克确实告诉了他很多真相,和沉渊门一样,明里暗里把他从于朗身边推开。
    所以究竟为什么龙克会出现在这里?!
    “天晓,来,”于朗牵住江天晓的手:“我来带你看看这个阵法。”
    第一百零七章
    于朗的手掌干燥而温暖,而江天晓,则已经满手心湿冷的汗。
    江天晓被于朗牵着手踏进仓库,鞋子踏在坚硬的水泥地上,隐隐有回音。
    “这些蜡烛只是阵法的一部分。”于朗指向右前方仓库的角落,江天晓注意到那里的蜡烛格外密集。
    “这间仓库下面,有一个夹层,夹层里是布置好的符纸,九九八十一道符。那个角是阵法的中心,从那里可以点燃夹层的符纸,然后启动这个阵。”
    “八十一道符……”江天晓愣了一下:“这么多?”
    “九九归一,”于朗轻叹一口气:“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阵法是灵术中能量最大的,相传是一位女灵术师为了复活自己战死沙场的丈夫而创造。”
    “复活”两个字让江天晓的心猛跳了一下,最初这个阵法是为了使人复活,到了于朗这里,却用来求死。
    可在从甘城到兰州的火车上,于朗又说,活着本身就是理想主义。
    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然而却像灵活的游鱼,一闪而过。
    江天晓深深换了一口气,问于朗:“那你要怎么毁掉这个阵?”
    “一会儿我站在阵法的核心位置,用灵力直接破坏掉夹层里符纸形成的阵,你和龙克站在仓库门口,如果我的灵力接不上了,你们就向我这边输送一些。”
    “下面符纸的阵,很难破坏吗?”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仓库右前方的角落。在这个角落里,蜡烛被摆放成明显的灵术符号的形状,江天晓发现,这些蜡烛上竟裹着灰黄色的符纸。
    而在角落最深处的地面,有一个篮球框大小的洞。
    “破坏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于朗顿了顿,说:“这里的符纸是很久以前就布下的……已经结成了坚实的阵法。”
    “哦……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我可以,”于朗拍拍江天晓的肩膀:“你和龙克在门口守着就行。”
    回到仓库门口,龙克冲于朗笑了笑,语气温和:“于儿,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于朗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二十分钟后,我们就开始吧。”
    此时已是夜里23:36,二十分钟后是23:56,江天晓默默计算着时间——于朗这算盘打得真精准,很快,就是四月十七号了。
    崔如月点燃一支烟含在嘴里,不知是不是因为四周太黑暗的缘故,她面色沉沉:“我出去等着了。”说完便径直走出仓库。
    龙克挑眉:“她一抽我也想抽,于朗,来一根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