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9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于朗摇头:“不了。”
    于是龙克也出门抽烟去了。
    还有二十分钟。
    空旷幽静的仓库里只剩下江天晓和于朗。于朗轻轻打了个哈欠,闲聊似的问:“你报志愿的时候怎么选了市场营销?”
    “……本来报的金融学,分数不够调剂的。”江天晓回答。
    “那有没有喜欢的专业?”于朗抬手摸了摸江天晓的脸,语气温柔:“如果有,读研可以换专业——还是你自己喜欢最重要。”
    “我……之前没考虑读研,就没想这事。”江天晓被于朗问得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好好考虑,”于朗笑着说:“你是能读书的,只是心思没用在学习上。江天晓,你……你会有出息的。”
    “嗯……”江天晓不知该说什么。
    “我第一次见你,其实不是在明亮快餐店,”于朗再次抓住江天晓的手:“是快餐店还在布置桌椅的时候,工人在里面干活,我站在门口玩手机,一抬头就看见你背着个深蓝色的书包从我身边走过去——你那个书包,都起毛边儿了,又小,塞得鼓鼓囊囊的。当时我就在想,我得找个什么理由,才能送你一个书包?”
    江天晓一时失神。
    没错,那时他的确背着个很旧很破的书包,是家里亲戚的孩子不用了,送他的。
    后来有一天他在明亮快餐店吃饭,于朗搬了个转盘过来,说,今天做活动,来消费的都能抽奖。
    那转盘分成三个部分,红色是书包,蓝色是运动鞋,绿色是再来一次。他转到了书包。
    “我做了一点手脚,”于朗的神情带上一点得意:“书包那部分下面,放了一小块磁铁。”
    江天晓沉默片刻,说:“谢谢你。”
    “江天晓,”于朗忽然上前一步和江天晓面对面,贴紧了江天晓的身体,一字一句道:“虽然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但我对你好,是真心的。”
    江天晓看向于朗的眼睛,于朗狭长的眼睛里映着点点烛光,像清冽夜空里,两道一闪即逝的星光。
    江天晓的目光从于朗脸上移开去,他点头说:“嗯,我知道。”
    “那你能不能——”于朗伸出双臂箍住江天晓肩膀,停顿了好几秒,低声问道:“能不能,原谅我?”
    不待江天晓回答,他继续说:“我知道做出的事已经不可挽回了,做了就是做了,你怨我恨我都是应该的……可是,我还是想你原谅我,或者你不那么恨我,也可以。”
    江天晓不知道于朗葫芦里卖什么药,他觉得于朗说的话有些奇怪——他十分坦然地向江天晓介绍这阵法,现在竟然又请求原谅。
    原谅?
    到了这个地步,原不原谅的,又有什么意义?我说原谅你就会停手吗?
    江天晓觉得讽刺,于朗可真是做戏做足。
    报复似的,江天晓摁住于朗后脑勺,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我当然原谅你了。”
    近在咫尺的于朗的瞳仁抖了抖:“真的?”
    “真的,我……我恨不起来你。”
    于朗环住江天晓脖子,再次和他接吻。
    几分钟后,于朗喘着粗气松开手,眼睛里若有若无地闪着水光。
    时间到了。
    第一百零八章
    崔如月走进仓库,目光在于朗和江天晓之间转了又转,才问:“要开始了吗?”
    “嗯,”于朗冲崔如月笑了笑:“如月,就拜托你了。”
    崔如月定定看着于朗,江天晓发现她眼眶像有些红。几秒后崔如月使劲儿点头,转身走出仓库。
    然后龙克走进来,站在门口抱着手臂,一言不发。
    于朗又冲龙克笑了笑,然后揽着江天晓脖子,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一会儿你和龙克也小心一些。”于朗说。
    然后也不等江天晓应答,便径直向阵法的核心——仓库的角落,走去了。
    江天晓不知道于朗是不是故意的,他走得很慢,微微摇晃的背影在江天晓视野里,宛如一只逐渐远去的鹤。
    于朗在角落里站定,背对着江天晓。此时他和江天晓隔着很远的距离,仓库里又幽暗,江天晓只看得到一个小小的身影。
    “来吧,”龙克指向仓库门左侧的位置:“咱俩守着。”
    江天晓和龙克一左一右站在仓库门口,江天晓瞥了龙克一眼,他神色冷峻,目光紧紧锁在远处于朗的身上。
    过了大概一分钟,空旷的仓库里,气温陡然升高!
    下一秒,江天晓听见了于朗的吟唱声。
    于朗的吟唱声他已经听过很多次,悠长的,清越的,如丝丝清泉水浸入身体,通身舒畅。
    然而这一次,他的吟唱却和以往迥然不同。
    再不是那悠长的音调,而是短暂急促宛如声声战鼓——江天晓简直感觉于朗每吐出的一个字,都是一把锤子敲在他天灵盖上!
    像滔天巨浪汹涌而来,像嗜血野兽步步紧逼,这吟唱声几乎有了实体,张牙舞爪,下一秒就要迎面扑上来!
    江天晓的呼吸越来越粗,在于朗飞速的吟唱中,仓库里的温度越来越高,此时已经有强烈的灼热感。
    仓库里没有风,然而地上摆放的蜡烛尽是烛火摇曳,江天晓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拉得细长扭曲,已经出了满身大汗。
    就在这时,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