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94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门主哭着狠狠抓住龙克:“他改了这个阵……他改成了屠龙阵……他、他在的那里,是阵眼……是不是?!”
    龙克喘着粗气,一字一句回答:“是……他说,魂飞魄散也,可以。他想让江天晓,好好,活下去。”
    江天晓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第一百一十章
    江天晓看到了于朗。
    之所以说“看到”,是因为这是他单方面的行为——是在一条空旷干净的公路上,于朗的身影远远的,正向前走去。
    江天晓站在原地迈不出脚步,心里焦急万分,开口喊叫,也发不出声音。
    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于朗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泪水流出眼眶的时候,江天晓醒了过来。
    “小江?”何盛就坐在他身旁,见他醒了,连忙凑过来。
    “我……”胸口传来一阵刺痛,疼得江天晓拧紧眉头。
    “你先别说话了,你……心线断了,会疼一段时间。”
    江天晓愣愣地看着何盛,何盛脑门上贴着块纱布,双眼红肿,脸色十分苍白。
    而江天晓自己,则很明显地,躺在医院的床上。
    又过了大半天,江天晓终于能坐起来开口说话。
    此时已经是四月十九号。
    “于朗呢?”江天晓问。
    何盛摇摇头,半晌说:“我叫龙克来吧。”
    龙克膝盖上有擦伤,也裹着纱布,脑袋垂着,整个人看上去极疲惫。
    “于朗呢?”江天晓的声音微微发颤。
    “没了,”龙克低声回答:“……不是死了,是没了。”
    “什么意思?”
    “他的确放弃他的计划了,”龙克抬起眼看着江天晓,目光里满含悲戚:“他改动了原本用来召唤陈白残魂的阵……你们去了北京,兰州,武威,加上奇台,连成一条龙……这是一个大阵,屠龙阵。这个阵,可以使人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江天晓一片空白:“于朗——魂飞魄散?”
    “他没别的办法了,”龙克的声音忽然带上哽咽:“你知道魂飞魄散是什么意思么?就是不入轮回,彻底消失——彻底地。他告诉我已经放弃找回那一魄了,只是想再看看你,他为了让我相信他,就让我和你一起……看着他起屠龙阵。”
    “……我不信,”江天晓猛地从病床上起身:“不可能!他准备了那么久,不可能,他——”
    “他断了和你的心线,”何盛连忙摁住江天晓:“就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所以才断了和你的心线。心线一断,他的生死,你就彻底无法感知了。这样……他魂飞魄散的时候,你才不会痛苦。”
    胸口仍旧传来一阵阵生疼,江天晓愣愣地在自己胸口摸了摸,手掌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而于朗的心脏再也不会跳了,是吧?
    “屠龙镇起的是业火,于朗……骨灰也没有,”龙克顿了顿,转身背对着江天晓说:“你身体没事了,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关于于朗的事,已经彻底结束了。”
    他说完,直直走出了病房。
    何盛沉沉叹气,放开江天晓,说:“冷静点,于朗他……他也是没办法,他再那样下去,身体会不会发生别的变化也说不准,他迟早得有个了结。”
    江天晓目眦欲裂地盯着何盛:“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你们早就知道他如果找不回那一魄就会用这种方法?!”
    “我们不知道。”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是沉渊门门主,那个桀骜的少年——然而此时,他身上一贯的不驯和叛逆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疲惫和无奈。
    “于朗曾是沉渊门门主,他有百年难遇的天赋,”门主轻声说:“他离开沉渊门之后,沉渊门一直希望他能回来,他失去了一魄,沉渊门可以为他尝试别的办法……到了我这里,沉渊门已经衰落得差不多了,我希望他能回来,同时,也不能放任他伤害无辜的人。”
    “他找不回那一魄……你们有办法帮他吗?”
    “还没有,但我们一会在想办法——”门主肩膀抖了抖,然后说:“现在都完了。”
    两天之后,江天晓出院。
    这些天他像活在一个梦里,他忘了自己身处医院,却总觉得尚且在去奇台的路上。于朗黏着他说“我是真的爱你”,于朗暖洋洋的身体,于朗和他喝交杯酒时近在咫尺的脸——
    然后他才明白,原来这一路上于朗都在交代遗言,于朗鼓励他去考研,于朗说“活着会有很多痛苦”,于朗同他喝交杯酒——于朗每一个不动声色的眼神,都是打量他的最后一眼。
    而他满心盘算着如何让于朗彻底死了召唤残魂的心,殊不知,于朗已经放弃了。
    江天晓已经哭不出来,他只觉得那晚在仓库里于朗断掉的不是那条心线。
    于朗是把他一颗活蹦乱跳的心脏,都带走了。
    所有悔恨、痛苦、思念,所有未说出口的话,未表达的爱意,似乎都随着于朗的消失,被永远带走。失去了情绪,失去了情感。
    离开乌鲁木齐的那天,一个年轻女孩找到了江天晓。她编了条麻花辫,一晃一晃的,让江天晓想起于朗曾扎过的低低的马尾。
    “这是崔姐——崔如月——让我给你的,”女孩递来一只公文包:“说是一个人留给你的。”
    江天晓打开,公文包里是一些文件。
    于朗已经委托律师处理好财产,全部留给了江天晓。
    还有一封信。
    江天晓:
    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当已经不再活着。之所以说“不再活着”,是因为我的确活了太久。人都愿意长寿,可活得太久反而痛苦,我看着一个个我熟悉的人、亲切的人全都离我而去,世事变迁而我只能随之沉浮,这很痛苦,也很孤独。当然,这种感觉你不必体会,所以我也不求你理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