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兵者铠甲

荣耀之王者铠甲 作者:有命无咎

      砰砰砰......几声闷哼刚刚响起,几人已经躺在地上,连黑衣少年的一招都敌不过,差距居然明显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我不想杀你们,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黑衣少年压抑着狂暴的杀意,说出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朝着教学楼而去。
    冰冷而充满杀意的声音再度传遍整个校园道:“我李弦一只为杀一人,谁若阻我,必死无疑!”
    黑衣少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脚下的步伐快了些许,宛如一阵风般,就来到了教学楼前,留下了一阵错愕的众人。
    一道黑色的身影宛如流星般,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狠狠的撞到了稷下学院的院墙,滑落而下,坐到了地上。
    黑衣少年抹着嘴角的鲜血,带着异常兴奋之色的扫向那个身穿青色铠甲的中年男子,他到死都记得这张面孔,当年就是他花言巧语的将阿茶骗走......
    “没想到你这么强!”李弦一微微起身,带着挑衅的神色,略微整理了下褶皱的衣衫道。
    “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弱......”
    韩守律说出这句话后,身影消失,出现在李弦一的面前,右手猛地掐住他的脖子,带着一丝不屑之意的道:“那里冒出的狗杂种,连我韩守律都敢冒犯,当真不知死字怎么写吗?”
    李弦一露出嗤嗤的笑容,感受着韩守律右手上想要掐死自己的狂猛力量,他啐出一口血沫,吐到韩守律的脸上道:“原来这就是兵者之铠,这样才有些意思啊!”
    兵者之铠,乃是当年诸神战斗时,跟随王者们一起战斗的兵者所留,兵者们的力量虽不如王者,但胜在数量居多。
    当年兵者们也付出了很大的贡献,直至死亡后,也将力量封印在他们所穿戴的铠甲上,没想到的是,韩守律也拥有一件兵者之铠。
    “怪不得你能活到现在...”李弦一露出明悟之色,他话语还未说完,韩守律握住李弦一脖子的双手,忽然加大力道,想要生生的将他掐死在眼前。
    “死到临头还在这里说一些废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韩守律用出了所有力气,就是最坚硬的巨石,在他的手中也能轻轻握成碎块。
    “是吗?”李弦一说出这句话后,双手猛地反握住韩守律的双手,使劲的向外掰开,继续道:“怪不得当年,你犯下了如此多的罪恶,也没人敢将你就地正法,原来这件兵者之铠在守护着你!”
    “可惜......”李弦一双眼猛地睁大,瞳孔开始迸裂,一股超越韩守律太多的力量,从他的双手内迸发而出,瞬间掰开了韩守律的双手。
    “什么???”韩守律震惊中被李弦一举起,停在半空中,他不可置信的开口道:“我可是有兵者之铠守护,却被你这区区血肉之躯......”
    抛起,击中,一个优美的弧度朝着远方落去,李弦一的出拳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捕捉的地步。
    他略微活动了下肩膀,脸上带着痛快之色道:“自从离开楼兰,能让我如此难堪的也就是你啊!”
    “我甚至还担心你太弱,不够我来发泄内心中宛如火山爆发般的怒火呢!”李弦一说完这句话,身体慢慢的卧成一个奇异的形状。
    卧如弓!!!
    远处观看的众人,忍不住发出惊呼之声,只见李弦一身体之内幻化出一把威武霸气的长弓。
    武学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才能现化武术幻相的凝聚,眼前的这少年,竟然已经达到如此高的境界。
    李弦一双脚猛蹬地面,如一阵风般,在韩守律还未落地前,竟然眨眼间出现在他的身下,一拳拳击出。
    拳头击出,如同落石般,竟然没有一丝声音,这让众人的小心脏狠狠的一颤。
    拳落无声!!!
    乃是拳道的第二重境界,第一重是拳落如石,但却有着落石之声,唯独去掉落石之声,便可踏入第二重境界,据说第二重拳道境界,已经十年未曾有人施展了。
    这黑衣少年是谁啊???
    所有人都在思索这个问题,强的可怕,简直堪称武学天才,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达到具现化不说,就是光凭拳道境界,已经压下在座的所有人。
    “难道是某个武学世家子弟?”
    “看着不像啊!”
    “也有可能不是我们大唐人吧...”
    .......
    在众人低声讨论时,重重摔在地上的韩守律,口中溢出鲜血,冷冷的扫向远处因为过于出力,而气喘吁吁的黑衣少年道:“很好!你已经彻底的激怒我了。”
    韩守律站起来的时候,青色的兵者之铠,忽然响起咔嚓,咔嚓的碎裂声,一层层宛如青铜铁锈般的碎块从韩守律的身上落下。
    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兵者之铠上传出,韩守律抬起右手,缓缓的握起拳头,感受着强横的力量,有些狰狞的开口道:“能让我解开第一道封印,你足以含笑九泉了!”
    韩守律的速度徒然暴增了一倍,刹那间出现在黑衣少年的面前:“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为何要找我麻烦,但是你今天必须死!”
    “你!”黑衣少年感受着强横的力量风暴,迎面吹动着他如同松树般挺直的身躯,顿时感觉心脏要破碎了般,一拳击中他的左胸。
    鲜血瞬间喷洒而出,韩守律感受着热血沾染铠甲,那股传递而来的兴奋之意,让他猛地握起拳头,朝着黑衣少年的全身狂轰而去道:“你不是想要杀我吗?”
    “你不是怒火充斥着整个胸腔吗?”
    “你不是已经准备了好多年吗?”
    “现在我告诉你,没有铠甲守护的你,在我面前不堪一击!”
    “去死吧!!!”韩守律拳拳命中要害,旁人一拳便会彻底失去战斗之力,可黑衣少年却是经受了如此多拳,他......
    尤其那致命的左胸一击,几乎彻底终结了少年全部的生命力。
    黑色的身影从天空抛飞,然后重重的落下,鲜血喷洒了一地,耳边响起清脆的木盒滚落声,意识在缓缓的消散,全身的骨头如同散架般,再也不能支撑他重新站起。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阿茶......李弦一好无能啊!
    和当年一样的无能!!
    这么多年的准备,却还是无能为力!!!
    若是被雪洛殿下知道,又该嘲笑我了吧......
    黑衣少年缓缓的闭上沉重的眼皮,伸手抓向身旁的木盒,他的意识已经开始出现幻象,似乎又回到了六年前,那个楼兰古城中.....
    ps:新书求支持,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哈,支持起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