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灼烧灵魂

荣耀之王者铠甲 作者:有命无咎

      韩守律转身缓缓地朝着教学楼而去,再未看向那躺在地上的少年一眼,如此高强度的打击下,莫说是一个人,就是钢铁也能让他轰成碎沫。
    “什么!!!那少年还没死......”不知是谁惊呼着开口,韩守律的脚步一顿,深深的皱起眉头。
    李弦一猛地握住那黑色的木盒,然后又是松开,露出雪白的牙齿,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韩守律道:“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咳咳!”李弦一颤抖着身体站起来,将口中的淤血咳出,虽然他全身都是鲜血,但跟以前所受的伤相比,又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不可能!我那一击右拳,可是将兵者之铠二星的力量全部爆发而出,你的心脏早就应该停止跳动,可你......”韩守律已经转身,震惊的看着黑衣少年道。
    李弦一又是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眼内升腾起实质般的杀机道:“你还没有死!我的心脏怎会停止跳动呢?”
    李弦一说完,整个稷下学院一震,冥冥之中似乎一直存在的某种力量被他所勾起,一道道白色的剑气开始朝着他的右手汇聚。
    他口中默念出莫名的口诀,那白色的剑气,在口诀的牵引下,缓缓的凝聚成一把白色的长剑,上面刻画着复杂的青莲道纹。
    嗡!的一声剑鸣响起,众人只感觉内心被一股锋利的剑意所侵染,一股浓郁的杀意从李弦一身体内徒然升起,直冲云霄!
    古老的长安城,虽然历史的传统已经和现代化气息相融合,但这道混合着杀气的剑意,让整个城池发出一丝颤抖之意......
    当年似乎也有人就是用这样的剑意,在古老的城墙上划下深深的伤痕,至今都无法忘记。
    嗡!又是一道剑鸣响起,只不过不是李弦一手中的长剑发出,而是所有古城中的长剑齐齐发出,似在为了响应那柄白色的长剑,宛如朝拜君王,露出臣服之意。
    “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吧!”李弦一握起手中的白色长剑,宛如一个侠客般,朝着那同样被震慑住的韩守律冲去。
    嗡!第三声剑鸣响起,李弦一在两秒内挥出三剑,每一剑都蕴含着他的全力一击,冰冷而锋利无比。
    韩守律将兵者之铠的力量催发到极致,艰难的躲过第一剑,可第二剑却怎么也躲不过去,接着又是面临第三剑。
    李弦一露出冷笑之意,挥出三剑后,猛地跃起,在第三秒来临前,第四剑从上而下劈向韩守律!
    这一剑的威力竟然超越了前面三剑中的任何一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穿透韩守律的身体。
    一分为二!
    浓郁的剑气形成风暴包围着两人,所有人有些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每一个都在极力的看向那剑气风暴的中心。
    剑气消散,李弦一手中的白色长剑已经消失,韩守律全身的铠甲从身体中间出现一道裂纹,惊愕之色在他脸上凝固。
    “就这样死在我的剑下,太便宜你了!”李弦一眼中的杀意丝毫未曾消散,如此干净利落的杀死敌人,并未化解他这六年来的仇恨之意。
    李弦一说完,伸手碰触兵者之铠,就要将兵者之铠取下,忽然他的眼神急速的颤抖,一双有力的大手又是掐住他的脖子。
    在李弦一骇然的神色中,韩守律全身的兵者之铠,从身体的中间开始裂开,接着又是一层青铜粉末消散在风中,强大的力量风暴在韩守律身上升起。
    “你的第四剑很强!居然强行切开了我的第二道封印!!”韩守律面色阴沉的可怕,眼里也是带着浓郁的杀机道。
    “什么??”李弦一快速的握住韩守律的右手,感受着那又是增加一倍的强劲之力,若是他不阻止,很可能被掐碎脖子而死!
    “兵者之铠和那被封印在古地遗迹中的王者之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体内的力量和契合度达到一个完美的状态时,铠甲会变得更加强大!”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铠甲应该分为七个大境界,分别为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星耀、王者,而每个大境界又分九个小境界。”
    “我的兵者之铠已经达到青铜三星的境界,可迟迟未曾开启封印,说到这里,我还要感谢你啊!”
    韩守律大笑着开口,全身突然冒起青色的火焰,一股灼烧灵魂的力量,瞬间通过他的右手传递到李弦一的全身。
    “这......”李弦一瞳孔放大,眼里尽是震惊之色,他艰难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黑色木盒,原来对铠甲的了解,他是一无所知啊!
    “啊!!!”李弦一宛如遭到雷击,脑海里猛地一颤,惨叫起来。
    韩守律左手缓缓的抬起,双手握住李弦一的脖颈,感受着李弦一想要掰开自己的双手道:“每件兵者之铠都会附加一种属性,而我的属性便是魂之火!”
    “我又称他为兵者魂铠,感受被魂火灼烧灵魂的痛苦吧!”韩守律露出残忍的笑容道。
    一团团过去的记忆被韩守律的魂火逼出,想要将这些记忆灼烧殆尽,等到李弦一所有的记忆消散时,他将会成为傀儡!
    “哇!你们快看,那少年的记忆在一团团的消散,恐怕要被那诡异的火焰烧死了!”有人失声惊呼道。
    “我要死了吗......”
    “我还是这么愚蠢......”
    “我到底在坚持着什么......”
    李弦一内心中所有的回忆向他提出了疑问,似乎他又回到了那个被鲜血湿润的土地。
    一个体型壮硕的少年,狠狠的掐着李弦一的脖子,用尽他所有的力量,要将李弦一掐死在空地上。
    周围零零散散的站着几十个人,他们有的年轻,有的老迈,有的美丽,有的丑陋......
    “杀死这个大唐人,他没有资格获得我们楼兰王者的守护,杀死他!!!”一个强壮的大汉,充满鄙夷的看着李弦一喊道。
    “王者之铠可是我们楼兰的圣物,乃是守护我们楼兰的王者遗产,我们绝对不能够让别人得到!”又一个少年握着拳头喊道。
    “绝不可让给这人!”
    “为了楼兰,我们不死不休!!!”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