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百官弹劾

荣耀之王者铠甲 作者:有命无咎

      “没有!”白发少年依旧说出两个字,黑子落下。
    长发中年男子却是叹了一口气,拿起白子,心思又是回归棋牌道:“女王之所以一直没动,那是因为时机不成熟,可现在他回来了......”
    “我不管女王的心思,我只知道,现在是我的大好时机!”白发少年稳稳的落下黑子,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道:“师尊,您输了!”
    长发中年男子露出无奈的笑容道:“那么一切就按照你的计划来吧!”
    白发少年轻轻点头,眼里似乎蕴含着一个棋道世界般,带着笑意的开口道:“李弦一死了吗?”
    长安城皇宫内,承天门前,上百个大臣身穿官服,神色恭敬的在等候着什么,忽然大门开了,一个白面老者从门内走出道:“陛下身体还未痊愈,尔等且先回去,一旦陛下伤势恢复,立即在大殿召开朝政议事!”
    为首的一位病态老者,名叫王青,乃是武学世家王家的族长,也是当朝有名的武学宗师、大将军,官居一品!
    王青苍老的神色露出不满,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立马开口道:“陛下身体要紧,理应好好调理,可当下长安城内忧外乱,有宵小之辈意图谋害忠臣,滥用私权!”
    “恳请公公代为传话,微臣有冤要状告狄大人!”
    “恳请公公代为传话,微臣有冤要状告狄大人!”
    “恳请公公代为传话,微臣有冤要状告狄大人!”
    ......
    随着中年男子的开口,在场所有官员齐齐一拜,朝着白面老者发出愤怒的状告声。
    白面老者脸上肌肉抽搐一下,至今为止,从未有过百官联合状告一人的情况,如今却是在他面前出现.......
    “诸位大人请起,老奴一定转告陛下,请各位早些回去歇息,等陛下伤势恢复,定会召开大殿会议,惩治罪恶之徒!”
    “谢公公!!!”
    宫廷大殿内,夜曦身穿古典色衣袍,静静的注视着大殿内的九个白衣老者,眉宇间带着一丝忧色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九个白衣老者中,空夫子赫然在其中,他扫了一眼躺在九人中间,身穿王者铠甲的李弦一,脸色带着一丝惭愧之意道:“启禀女王,他所受伤势太重,即使耗费整个长安之力,也只能将他身体完全复原,他的灵魂......”
    “他的灵魂已经死了!”一个白衣老者丝毫情面不讲,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夜曦女王身体微微一震,仿佛失去了什么般,整个人疲惫了几分,挥了挥手,九位老者起身,朝着她恭敬的一拜,然后退出大殿。
    夜曦静静的注视着那闭着双目的李弦一,有些恼怒的道:“混蛋,什么我的命比你的还珍贵,一派胡言!”
    夜曦的话语刚刚落下,大殿内又是响起脚步声,三道身影缓缓的从远处走近,单膝下跪道:“参见女王陛下。”
    夜曦看了一眼三人,脸色稍微缓和,神色依旧威严肃穆的道:“继续查,继续杀,还不够!”
    “还远远不够!!什么时候李弦一醒过来,什么时候才可以终止!!!”夜曦大袖一挥,愤怒的开口道。
    “喏!”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又是偷偷的扫了一眼沉睡不起的李弦一,然后缓缓的退出,等到离开宫殿后,狄严双目炯炯有神的看向王元道:“接下来,我们要从长安城中层开始下手了。”
    “下层的已经清理干净,等到中层一旦完毕,就直接拿上层的那些有罪之人开刀!”
    狄严说着,兴奋的搓了搓手,王元则是目中带着奇异之色道:“你答应我的,下层大清洗完后,要给我们魔种后裔一个单独的区域生活,现在......”
    “现在已经给你画好了区域了,拿着去吧!”狄严扔给王元一卷地图,衣袖挥动下,激动的朝着皇宫外而去。
    杨户则是无奈的扫了一眼狄严道:“狄酷吏,能否商量一个事?”
    狄严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看向杨户露出笑眯眯的神色道:“杨善人,有何吩咐?”
    “没钱了!”杨户一摊手,表示很是无奈的道。
    狄严却是丝毫不在意的指着一个方向道:“王家一处旁系子弟,据说当税收官,叹了上百万两,至今无人敢动,要不今晚你跟我一起去抄了他们家?”
    杨户脸色一喜,接着又是露出腼腆的神色,脚步却是丝毫不慢的朝着外面而去道:“那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我这里证据十足,告到女王陛下那,我也有理,况且现在我是屎盆子扣多了,不怕再多一盆!”狄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流氓样子。
    “好!”杨户也不客气,立马答应下来,此时两人正好迈出皇宫大门,两人神色齐齐一震,所有的情绪全部消散。
    一队队银吾卫和铜吾卫在等候着他们,他们两人表情严肃,神色带着无比狠辣之色,齐声开口道:“目标,抄家!”
    “喏!”无数银吾卫和铜吾卫抱拳点头,眼里闪过一抹异色,一股森然的杀意笼罩了四周,消失在了长安街道内。
    黑色的法典,在李弦一的头顶缓缓漂浮着,夜曦趴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愤怒过后便是抑郁之色,她手中拿着一颗白色的珠子,轻轻摇晃着。
    “其实你当时不必用身体作为盾牌,挡在我的面前,即使没有青莲剑阵,以我的手段,怎可逃不过,况且......”夜曦说到这里,她的身后凝聚出一位黑色的身影。
    “陛下,老奴有罪,当时若不是影密卫都在防范稷下学院,而我又没有出手......”黑色身影单膝下跪,语气带着责备之意道。
    夜曦挥挥手,似是无所谓的开口道:“当时没有我的命令,若你出手,现在已经死了!”
    “所以你不必自责,你在奉命行事,下去吧!”夜曦的话语落下,黑色身影缓缓的消失,似乎从来都不存在过一般。
    夜曦继续他的话题道:“昨天,一个神秘人告诉我,失去意识的你,任谁都唤不醒,唯独在这颗白色珠子下会苏醒过来,起初我还不信!”
    “即使我用尽所有力量探查这枚珠子,发现它只是记忆的一个载体,所以我不知为何你会因这个而苏醒,可眼下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之后,我只能相信他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