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归心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石灰水的温度比预想的还要高一点,不过并不致命,泡完后,顶多皮肤会发红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总感觉浑身上下阵阵刺痒。
    阿奇尔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上竟然藏了这么多虫子,他身边和自己一块跳进来的那位,现在他周围已经飘了几十只各色小虫,其中以跳蚤居多,一个个肚子又大又圆,也不知道吸了多少血。
    不用看,阿奇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难怪先前远远看到水坑旁边一直有人拿着东西不停往外捞东西,感情捞的是从他们身上泡下来的虫子。
    看着这些虫子的尸体,对石灰水能防疫消毒的说法,阿奇尔不由自主信了几分。
    “我们来,还是你自己来?”一个一手持着大毛刷子的少年军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
    “自己来,自己来。”阿奇尔急忙应道,旁边那几位被刷的鬼哭狼嚎的家伙就是前车之鉴,这些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少年军下起手来可是一点都不客气,那可是用来给战马刷身子的猪毛刷子。
    阿奇尔不敢应付公事,尽可能的将自己身上的泥灰都刷干净,因为等会出水池的时候,那些少年军会挨个检查,一旦不合格,就不是重洗一遍的问题了,而是他们的人亲自出马,被他们刷过,绝对干净,但是一个个跟红皮猪似的,两天三日估计好不了。
    阿奇尔还算幸运,一次过关。
    不过想吃大白馒头和咸汤,还需要过几关。
    有了前车之鉴,阿奇尔接下来能自己动手的,绝不劳烦对方,接过匕首,三下两下就将快要及腰的头发给清理干净,露出了一个白生生大脑袋,遍地都是这样的大脑袋,也没什么接受不了和难为情,除了头皮有点凉,整个人倒是轻松许多。
    “名字。”
    “阿奇尔。”
    “好名字,安迪斯语中,拉开千钧之弓大力士的意思,你亲人对你期望值很高,有把子力气?”
    “谢谢。”阿奇尔由衷感谢,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这样的独特蕴意,不由得有些高兴。
    对被问的问题倒是经验十足,当初那些奴隶主考察奴隶,也会问类似问题,为的就是分配工作,这种东西可不敢乱扯,否则分配到不适合自己的工作,最终倒霉的可是自己,阿奇尔据实回答道,“应该还可以,举起三四百磅的石头应该不成问题。”
    闻言,那个一直在记录的少年军抬头看了阿奇尔一眼,笑着道:“你自己报的只是初步资料,到时候会有人核实的,若是虚报倒是不会有什么惩罚,但是对你以后的发展不怎么有利,还需要更改不?不需要我可记了。”
    阿奇尔犹疑了一下,刚刚他说的成绩是两年前的,这两年自己又长了一点,应该没有退步才是,最终点了点头。
    “好,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大力士苗子,年龄。”
    “应该十五。”阿奇尔不确定道,就连他父亲对他的岁数也是稀里糊涂,更别说他自己。
    “好吧,又是一个连自己出生年月都不清楚的糊涂虫。”少年军倒是见怪不怪,因为前面已经有一堆了,“那就十五吧,习过弓练过剑没?”
    “没有,不过曾经参加过民兵训练,操练过几天长枪。”
    “军阵合击?”
    “不是,就是简单的刺杀。”
    “这个没用,不算,认不认识字?”
    “不认识。”
    “其他特长,就是比较擅长的东西,比如种地、伐木、采石。”
    “这个有,这个有,伐木、采石、修缮城墙、简单的锻造我也会,石灰我也会煅烧。”阿奇尔被对方连串问题搞的有点自信心崩溃,感觉自己都快成一无是处的废物了。
    终于问到自己擅长的,立刻竹筒倒豆子,恨不得将自己所会的东西全展示出来,这可是实现他刚刚立下的第一个人生目标的好机会。
    “唔,不错,没想到还是个全能人才,能学会这么多东西,说明脑袋瓜挺灵活,若是直接分配到工兵那边有点浪费了,这样的吧,给你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留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将这个木牌收好,这是你以后的身份证明,不要搞丢了,领东西,领饭都会用到,这个只是临时的,等有时间会给你换个青铜的,就像我这样的,正面是你的名字,后面是你的编号和营属,你现在的编号是001027,归属第一营,最左边那个就是,你的长官叫马歇尔,可以去找他报道,领取你的衣服和食物了,有时间找人请教一下,最起码自己的名字总要认识会写的嘛!”
    “会的,一定会的!”阿奇尔紧紧的握着那个圆圆小木牌,像握着最珍贵珍宝,一遍遍的看着上面文字,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名字,原来自己的名字这么写,还真是好看。
    “下一位,怎么还有问题?”
    “长官,还有一个问题,哪边是左边?”阿奇尔有点不好意思的问,在这些少年军面前,他感觉自己就是傻子,好多词语连意思都不明白。
    “平时最擅长用哪只手?”少年军倒是没笑话阿奇尔,这种情况就算在普通山民中都很常见,更别说这种从小就沦为奴隶的人,一些常识缺失厉害。
    “这只。”阿奇尔举了举左手道。
    “左撇子啊,记好了,你这只常用的手就是左手,相对应另一只就是右手了,以你身体中心为点,左手边的都称之为左边,右手边的称之为右边。”这名少年军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低声咕哝了一句,“想要整编他们,任重道远,马歇尔他们不仅要当校尉,还要担任常识教导老师,不管了,反正这是他们需要头疼的事情。”
    有了那块圆木牌后,阿奇尔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归属感,好像自己已经与少年军成为一种人,这种感觉让他有点飘飘然,虽然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很多,从自己未来长官手中领了一身勉强合身的麻布衣和碗筷,打了一碗带着两块肉骨头的咸汤,抓了两个像猪仔一样大的白面馒头,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蹲着开吃。
    一开始还试图使用那名为筷子的新餐具,但是很快发现想用这两根细长东西,没有几天功夫是没办法像少年军那样上下翻飞的,直接端着木碗狼吞虎咽的开始吃了。
    仅仅是第一口,阿奇尔就喜欢上了这种白白的、松松软软的食物,即便是没有肉汤,仔细咀嚼几下,也有一股子独特香味,比起要将嗓子磨出血来的麸皮黑面包,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专门供给贵族老爷们吃的白面包,也不过如此吧?
    反正这是阿奇尔有生之年吃过的最美味食物,美味的让人泪流满面。
    一边吃一边哭的,并非阿奇尔一个人专利,为数不少的奴军都泪流满面。
    究竟是因为吃到美食的幸福感,还是回想起了以前不堪回首的经历,谁也不知道,就算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有一点可以确定,等到这一顿饭菜下肚,将不会再有一个人想回到两天前那种饥寒交迫的日子。
    ……
    “你小子越来越精明了,一锅猪骨头炖卷心菜,一笼子白面馒头,就收拢一堆人心,这个买卖做的划算。”碎颅者麦基和肖恩也蹲在一口大锅旁边饕餮。
    这是他们夜袭后正儿八经吃的第一顿饭,不将那些祸根处理完,就算是山珍海味,肖恩也吃不下。
    肖恩没好气的白了麦基一眼:“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论到吃,就你吃我的最多,也没见你对我归心。”
    肖恩已经懒得解释,压根他就没有考虑过收买人心这码子事,现在的伙食在他看来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大锅菜,就说那猪骨头炖卷心菜,每个人碗中能有三分之一的菜就不错了,剩下的全是汤水。
    别说是他,就是那些少年军也不好意思叫猪骨头炖卷心菜,只是称呼咸汤,白面馒头用的面粉则是小麦面和大麦面掺和在一起做成的,褪壳不太完全,整个就是一杂粮馒头,口感照着真正的小麦馒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别说是曼育军领,就算整个阿沙恩大陆,小麦算是比较精贵的农作物,不仅产量低,还容易发生各种灾害,在种植序列中并不是最优先选择。
    一个庄园种植的所有粮食中,小麦种植面积绝对不会超过五分之一,纯粹的小麦面只有那些贵族老爷们才享受的起的。
    这些白面馒头中小麦的数量不超过三分之一,剩下的都是这种褪壳不完全的大麦,为了长久之计,两者只能掺和着用了,虽说口感差点,但是营养更全面不是。
    自己前世的人精细饭吃多了,还得回过头来吃全麦面包和五谷杂粮呢,饶是如此,那些山民和军奴差点没将自己的舌头一起吃进肚子里。
    肖恩哪里想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幸福感这么低,一顿稍微正常的饭菜和一点点真情流露,就将他们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若是让他们见识一下前世的悲苦情剧,还不让他们哭成泪人,若不是那个尸坑里面躺着几十名和他一起长大的兄弟,他绝不可能掉下半个眼泪。
    这一点肖恩就有点想错了,真正让这些人落泪的并非悲情、苦情。
    这些东西他们从小就经历了无数,生离死别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随便拽出一个人来,他们的经历都会比最悲惨的苦情剧还要悲惨,他们早麻木了,自己的经历都没办法触动他们,更别说其他不相关人的。
    真正让他们触动的是他和少年军一举一动时,不由自主展露出来的真诚善意,是他们这辈子都没感受到的。
    即便是有善良的奴隶主,也改变不了他们奴隶主身份,大部分善意都是有价的,即便是无偿的也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施舍。
    至于他们的同类,当整天与疲劳和饥饿打交道的时候,又哪里有能力表达善意,即便是真有那么大公无私的人,在这样的群体中生存不了多长时间,就先化成尸骨了。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肖恩前世的这句古俗语是古人的智慧结晶,并非凭空瞎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