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祸根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这与曼育军领贫瘠的土地不无关系,这里一年四季有大半时间处于干旱状态,土地戈壁沙漠化的厉害,既没有兰斯洛特王室占领的小亚细亚平原肥沃土地,也没有金斯利家族领地中丰富多元的矿产资源,只能另辟捷径,将主意打到人口贩卖上。
    这一点上,曼育军领拥有独特的地理优势,北面是一山之隔的奥丁草原,东面则是安迪斯山脉,无论是奥丁兽人还是安迪斯山民都是最优质的奴隶,相比起只能训练成角斗士和矿工的奥丁兽人,安迪斯山民更受欢迎。
    无论是耕地、挖矿、手工业,他们都能胜任,体格优异的,培养成角斗士也是不错选择,在角斗场上虽然没有奥丁兽人那么残暴血腥,引燃气氛,但是他们的灵动和聪明劲也是对方所不能具备的。
    安迪斯山民要么不出优秀的角斗士,一旦出了,登顶的可能性往往很高,这是角斗行业中公认的。
    这三十年,索罗城更是搭上了发展快车道,其中当代曼育军领的最高统治者、费伦公爵博格?斯拉夫?费伦的雄才大略,远交近攻,加大了对角斗和奴隶行业的扶持力度,有着最关键作用。
    在博格公爵登上公爵王座之前,角斗行业只是曼育军领的一个保留行业,有一定规模,但谈不上盛行。
    他上台后,大力鼓励角斗之风,并且耗费巨资花费十年时间,建造了阿沙恩大陆上最大角斗场,能容纳近十万人共同观赏角斗。
    并在这里举行了举世闻名的第一届角斗大赛,赏红高达十万拜伦金币,并且得到角斗之王的至高荣誉。
    很多功成名就的冠军骑士都动了心,数名不惜身份以自由角斗士的名义参加,这是前所未闻的事情,将这场角斗大赛彻底引爆。
    无数勋爵贵族不远千里的前往索罗城,一睹盛世,开创了特殊产业带动旅游业的先河。
    自此以后,每三年一届的角斗大赛成为了索伦城最大盛事,那时整个拜伦联盟喜欢冒险与血腥的勋爵贵族,将会在这里集聚一堂,共襄盛举。
    在这件事情上,巴士底同样功不可没。
    将曼育军领比喻成一个巨人,毫无疑问,索罗城便是这个巨人的心脏,而巴士底则是这个巨人大动脉之一,源源不断的向这里输送着养肥。
    现在这个大动脉被人切断了,诡狐克莱斯特带来的这个消息就连曼育军领的最高统治者博格公爵都惊动了。
    克莱斯特弃城而逃并不代表他胆子小,只是比较惜命,做出了最利己的选择,实际上,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他的胆子向来很大。
    在弃城而逃后,克莱斯特并没有仓皇远遁,而是在城外打了个转,重新折回了巴士底,在周围蹲守了三天。
    等到第四天,他才整顿仪装踏上了前来领都索罗城的路,通过三天对巴士底中敌人观察,他可以百分百断定,老波顿绝无翻身可能,两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有了这种推断后,克莱斯特摇身一变,不再是弃城而逃的守将,而是说客求援者,一进城,便成为公爵府的座上宾。
    至于在索罗城的老波顿的儿子们,他是一个没见,那就是一群草包,没了老波顿,他们什么都不是。
    依照博格公爵最近几年展现出来的霸道性子,就算是将巴士底重新夺回来,也只可能掌握在费伦家族的手中,绝无再交给外人打理的可能。
    博格的身量很大,尤其是过了中年,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冲锋陷阵后,哪怕每天都保持一定量的剑术修习,依旧没有办法阻止身体的横向发展。
    高高端坐在王座上的他,就像一座肉山,这已经成为费伦家族的一个必然模式,他父亲、他祖父、他曾祖父……
    自凡是能有四十岁以上寿命的,都会是眼下这副模样,而且与寿命成正比,活的越长,体型越庞大,博格的体型在费伦家族历史记载中已经名列前三。
    超越自己的曾曾祖父,成为费伦家族第一,无论是体型还是得功绩,一直是博格此生的最大追求之一。
    若是你以为博格长的丑,那就大错特错,即便是身材变形成这个样子,相貌依旧称的上端正,无论是胡子还是头发都打理的一丝不苟,王者之相十足。
    年轻的时候,他可是曼育军领数一数二的美男子,那些贵妇少女们爱慕怀春对象,以与他度过浪漫一夜为最大谈资。
    曾经有人笑谈,博格最大的丰功伟绩并不是彻底解决了曼育军领的山民祸患,而是遍布全大陆的私生子,若是兰斯洛特王室上一代有直系女性成员,说不定博格能凭借自己的容貌,完成拜伦联盟的真正大一统。
    经过漫长的沉思,博格才想起还有人等待自己的回话,用一句知道了,便将克莱斯特给打发了。
    这让憋了满肚子说言的诡狐郁闷的发狂,若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他又如何凭这件事情作为晋级楼梯,成为公爵府的贵宾,进而成为曼育军领的大学士呢?
    难道自己晚了一步,博格公爵已经得到了巴士底的最新消息?还是这只老狐狸对巴士底失去了兴趣?
    诡狐克莱斯特患得患失的猜测,但是又被他一一否决了,自己在巴士底蹲点的三天中,确实有不少的巴士底士兵逃了出来,但那都是些大头兵,根本没什么见识,能不能找到领都在哪个方向都成问题,更别说第一时间跑到索罗城来报信领赏。
    更何况不少山民猎人从巴士底追了出来,他前来领都的路上就碰到了好几拨,横尸路边的巴士底士兵更是不在少数,自己带来的消息就算不是第一手的,却绝对是最全面的。
    至于博格对巴士底失去了兴趣,那就更不可能了,索罗城想要维持现在的繁荣,从巴士底持续不断运输来的山民奴隶是不可缺少的一项,一旦断了货源,索罗城的奴隶行业将会受到严重冲击。
    短时间内角斗行业影响不大,但是长远来看也必然会受到影响,更何况巴士底自身也是出了名的摇钱树,除非博格彻底的变成老糊涂,否则绝不会放弃这里。
    “克莱斯特爵士,克莱斯特爵士,请留步。”一名年轻的侍者快步追了上来。
    难道博格公爵突然想通了?诡狐克莱斯特精神一振,脸上却有着完美矜持,“你是?”
    年轻侍者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礼节,将公爵府的风范展露无疑,微笑道:“我只是公爵府的一名普通侍者,名字不值得爵士费心记住,我只是代替我的主人邀请爵士大人移步偏厅一叙,我家主人对爵士大人耳闻已久,相信能有很多共同话题。”
    “阁下的主人是?”
    “帕特莱姆男爵阁下。”
    “请代我感谢男爵阁下的邀请,只是我现在有要务在身,无法分身,等回头我一定亲自上门拜访,还希望男爵阁下不要将我拒之门外才好。”
    诡狐克莱斯特露出了一个完美无可挑剔的笑容,别说是费伦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就算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菲利普的邀请,他也会第一时间拒绝。
    这种家族之争可不是他这个初来乍到的小胳膊小腿能够参与的,更何况博格公爵面色红润,气息悠长,除了身体过于肥胖外,没有半点毛病,活个十年八年没有问题,抱紧这根粗大腿,才是目前最紧要的,因小失大,智者不为。
    说完,诡狐克莱斯特根本不给年轻侍者再次开口的机会,快步离开了公爵府,速度之快,即便是很多正规骑士都望尘莫及。
    当年轻侍者将消息带回去的时候,气的那名与巴特利有五六成相似的阴郁年轻人,当场将心爱的咖啡杯摔的七零八碎。
    “他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拒绝本老爷的邀请,信不信,我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老爷息怒。”年轻侍者显然不像他自谦的那样,只是一个普通侍者,至少在费伦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帕特莱姆男爵的面前不是,“正是因为这样,这个人反而值得老爷下点力气结交。”
    “怎么讲?”
    “若是对方冒冒失失的跟过来,说明对方只是一个毫无政治眼光的乡下人,除了带来的消息,自身没有半点用处。”
    年轻侍者此刻侃侃而谈的样子更像一名饱读典籍的智者,而非大字不识一个的仆人。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他知道老爷的名号,并且知道背后所代表的含义,害怕牵扯进公爵家族事务,从而影响自己的仕途,这是聪明人的表现。”
    “你的意思是说,老爷我是一个大麻烦?”帕特莱姆有些羞恼,恶狠狠的瞪着年轻侍者,一副你不给我一个完美解释,我就要你好看的样子。
    年轻侍者摊摊手道:“一个军领的继承人之争,别说是对于普通人,就算是对于那些勋爵贵族来说,也是大麻烦,天大麻烦,尤其老爷还是第二顺位继承人,前面有一个如朝日般耀眼的哥哥,不会被人看好,是再正常不过的。”
    “连你也这么说。”帕特莱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摆摆手道,“既然这样,咱们就不争了,收拾收拾,明天就回那个荒无人烟,只有几千野人的领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