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陷阱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不用管他们,咱们直接冲过去,不要忘了咱们的目的,咱们是来擒王的,不是来攻城拔寨的!”
    食腐者克莱顿双目中燃烧着熊熊火焰,看着远处的秘密研究基地,就好像肖恩与碎颅者麦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里面有着几分懊恼,几分愤怒,几分嫉妒,那种复杂的感情,根本不足为外人道,而且这种情绪随着永夜军团发展壮大,而越发强烈。
    他原本的生活,因为它的崛起,完全被打乱了。
    开始那段时间,更是仓皇如野狗,必须托庇在别人的羽翼下,即便如此,依旧没有一个囫囵觉,不仅害怕肖恩与麦基率领少年军从天而降,将他从被窝中拽出来,更因为他也有机会拥有这一切。
    两个原本不如自己,至多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用短短时间混到了自己只能仰视的程度,自己追求了一生不可得的东西,对方唾手可得。
    让食腐者克莱顿嫉妒的要发狂。
    “对方这个秘密研究基地远比咱们想象的要大,怎么确定对方的住处?咱们深处敌人内部,越快结束战斗越好!”安东尼奥斯有些不放心的问。
    马上就要临阵了,他反而涌起了一丝惴惴不安,自己也无法说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切似乎进行的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与永夜军团纠缠了近两年,这种感觉,他还是第一次产生。
    但是仔细回想整个过程,却又没有发现丝毫的纰漏。
    毕竟这次突袭,有很大偶然性和临时性,他们召开城寨联盟城主大会,可不是为了讨论这个问题,就连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想到,更别说是永夜军团。
    “安东尼奥斯城主向来不是气吞山河的主,今天怎么变得婆婆妈妈得了?若是换成你,你会住在哪个寨堡中?当然是最大、最安全的那一个!就算他不在这里也不要紧,里面住着的肯定是永夜军团的重要人物,咱们大开杀戒,一直杀到他主动站出来为止!”
    闻到战争的气息,安迪斯猛虎泰戈尔双目中闪烁着妖异红芒,整个人变得蠢蠢欲动,盯着最里面的那座寨堡。
    相比起外面的五座寨堡,里面的那座寨堡,不仅规模更大,形状上也有所不同。
    普通寨堡,若是不受限制于地形,一般都会建成圆形,而这一座从空中俯瞰,却像五角星,凹凸不一。
    从防御角度来看,它却非常合理,无论从哪一面登墙,都会有至少三面的火力夹击,将安迪斯山民善射长处,发挥淋漓尽致。
    这自然将会成为他们的首要进攻目标。
    安东尼奥斯没有理会泰戈尔言语中浓浓的讥讽之意,这个家伙不应该叫安迪斯猛虎,而应该叫安迪斯刺猬,见人见事就扎。
    “是我想多了,那么今天就要拜托泰戈尔城主了,眼前这种时刻,正是你展示威猛的时候。”
    “哈哈……那是自然,这种时候舍我其谁?让你们冲锋陷阵,你们能行吗?”安迪斯猛虎泰戈尔还知道他们处于潜行状态,强行压制住自己狂笑的冲动。
    “这个确实没有泰戈尔城主在行。”
    “在这上面,我们自叹弗如,还请泰戈尔城主出手。”
    “不要当我是傻子,我知道你们心中打的什么主意。”泰戈尔冷笑一声,“想要我冲锋陷阵可以,但是我要绝对的指挥权,要冲一起冲,想要老子带着自己兄弟打头阵,你们在后面捡好处,门都没有。”
    安东尼奥斯、班希伯来和克莱顿相互对望一眼,里面有着浓浓遗憾,这头猛虎现在是越来越狡猾了,不如以前那么好糊弄了,口中却连连附和。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都这种时刻了,咱们自然要团结一心,泰戈尔先生要绝对指挥权,自然是理所当然,你们都听到没有,等一下战斗,泰戈尔先生的命令,就是老子的命令,老子就在后面看着,谁若是胆敢违抗,老子第一个剁了他。”
    “你们在后面看着?嘿……还真以为老子半点数都不会?你们先前在报人数的时候,好像将自己的也算进去了吧?现在想要龟缩着,门都没有,要冲一起冲,省得你们在后面太闲,算计来算计去的,老子不放心,老子不想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泰戈尔这番话可谓是话糙理不糙,和这群老狐狸在一起厮混久了,就算是榆木脑袋也被钻出一堆空来,泰戈尔的这番经验,可是生生被坑出来的。
    与这些人,用怎样的恶意揣测他们都不为过,要不是他们这些最高城主都跟着一起行动,泰戈尔是打死都不往前冲半步的,谁知道这些满脑子算计的家伙,会不会为了算计自己,与永夜军团联手,将自己卖掉。
    “泰戈尔先生多虑了,都这种时候,我们还有什么可算计的?”克莱顿笑着打圆场,像他们这样的人,早就将脸皮磨练的比城墙还厚,一个个装傻充愣,好像没有听出泰戈尔的话外之音。
    “跟老子打马虎眼是吧!成,绝对指挥权老子不要了还不成,你们谁带头冲?老子跟在后面,绝不落下半步,这样总可以了吧?”
    泰戈尔双手抱胸,一副你们不答应我条件,休想让老子为你们卖命的架势。
    “都这种时候了,大家怎么还说这些见外的话?我们既然亲自来了,就没准备置身事外,从现在开始,我们也是泰戈尔将军麾下的一名士兵,你的将旗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三洞盟城主班希伯来率先表态道。
    “我也没有任何异议。”安东尼奥斯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还请泰戈尔将军费心,克莱顿无不从命!”食腐者克莱顿应承道。
    无论安东尼奥斯,还是班希伯来都是心高气傲的主,为什么会容忍一个嚣张跋扈、脾气怪异的家伙在城寨联盟中,与他们平起平坐,冠军骑士级的个人实力只是其一。
    最重要的是,泰戈尔确实是一名勇不可当的悍将,尤其是在小规模的排兵布阵上,绝对是一把好手。
    最近一年,一直是他在前线与碎颅者麦基率领的碎颅军团打擂台,才止住了城寨联盟被永夜军团蚕食的命运。
    正应了泰戈尔当初飞扬跋扈的一句话。
    在背后搞那些阴谋诡计,他不行;但是论到打仗,他们三个捆在一起,他也不放在眼中。
    泰戈尔的战场素养绝不是吹出来,得到其他三名大城主点头之后,就地整编,以自己带来的人为骨干,仅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一个七拼八凑的队伍,被他强行黏合成了一个整体,这与他们这才带来的都是久经战场的精兵强将不无关系。
    当然了,这只是骑士级以下,自己带来的人在大骑士面前根本镇不住场子,那名密语术士和大骑士都被归拢到了自己的身边,充当剑锋。
    这是泰戈尔惯用伎俩,他认为这是对尖端武力的最正确战术运用,他将这种自创战术称之为——破盾一击。
    利用自身的尖端武力,撕开对方阵型的防御,跟在身后的兵力顺势涌入,将敌方的阵线撕的支离破碎,剩下的便是猛兽驱赶羊群的方式,挑拣最虚弱的下手。
    不过这种战术利弊十分明显。
    有利的地方是能够将泰戈尔个人武力发挥到极致,只要他一刻没倒,他率领的军队,就是一把锋利的剃刀,没有人挡住他,就没有办法挡住他率领的军队。
    弊端则是过于倚重箭头的尖端武力,一旦他被挡住,整个军队的攻势将会停滞不前,若是被打断,尤其是切入对方军阵深处被打断,他率领的整支军队,将会彻底被包饺子。
    不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跳出来质疑泰戈尔的战术,因为他们这一次尖端力量太过强悍。
    别的不说,单单是一个冠军骑士和掌控术士,永夜军团就很难抵挡住,更别说还是一名密语术士和六名大骑士作为随从,从旁协助。
    永夜军团虽然发展势头迅猛,但是成立的时间终归太短,力量断层十分厉害。
    由于生活物资充裕,训练得当,正规骑士的数量与日俱增。
    但是想成为大骑士,却需要那么一点点运气,不纯粹是资源就能堆积出来的。
    永夜军团在这方面并不理想,能够拿得出手的尖端武力,屈指可数,很多时候,只能拿碎颅军团的那些伪大骑士充数——拥有大骑士级力量,却没有相应速度,战斗技巧也逊色一筹。
    在泰戈尔的率领下,经过简单整编的精锐兵团,借着朦胧月色,迅速从外围这五座寨堡穿了过去,直奔五角寨堡。
    这次奔袭虽然仓促,但是城寨联盟方面准备倒是挺齐全的,所有人脚下都缠了麻布,落脚后无声无息。
    除了快速奔跑而引起的略显粗重的呼吸外,整个过程没有更多声音,从空中俯视,他们就像一道黑线,以恐怖速度,迅速蔓延。
    “停!”
    作为箭头冲在最前面的泰戈尔低喝一声,生生的刹住了脚步,幸好跟在他身后不是骑士就是大骑士,对于力量控制十分到位,生生的刹住了车。
    “怎么了?怎么突然停下来了?现在可不是搞事情的时候!”
    安东尼奥斯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怒,若是泰戈尔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异常味道?”
    泰戈尔神色肃穆,伸着鼻子,就像狗一样,四处乱嗅。
    “异味?”
    “什么异味?”
    “没有闻到,不对,好像真的有股子比较独特的味道,好像是油桐树分泌的桐油味道。”
    “没错,应该是桐油的味道,这个味道好像一直就有,一开始不怎么明显,现在变得比较明显了,好像是那个方向传来的!”
    “这里怎么堆放着这么多桐油木?”
    “桐油?桐油木?不好,这是陷阱,撤!撤!撤!”
    安迪斯猛虎泰戈尔神色狂变,已经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行踪,高声狂喝,然后调转方向,向着来时方向狂奔。
    他的这声狂喝,也敲响了某个机关。
    当!当!当!
    一阵直上云霄的钟声从六角寨堡中传来。
    咚!咚!咚!
    一阵阵锣鼓声从他们先前越过的五座寨堡中响了起来,似乎是在响应六角寨堡的钟声、
    呼!呼!呼!
    一条条火舌以恐怖的速度蔓延。
    轰!轰!轰!
    一个个火堆在燃烧起来的时候,发出类似爆炸的声音。
    前后不过一两分钟,以六角寨堡和五座连环寨堡为中心,方圆数公里的场地,被数十团篝火照成了明昼,正在鬼鬼祟祟扑向六角寨堡的城寨联盟精锐兵团,行踪毕露。
    除了一马当先,往来时路狂奔的安迪斯猛虎泰戈尔,城寨联盟精锐兵团大部分人还处于懵逼状态,完全没反应过怎么回事来。
    他们精心策划的突袭斩首行动,怎么突然就变成陷阱了呢?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给我回去吧!”
    就在泰戈尔马上要冲出火光笼罩的地方,重新回到黑暗中的时候,一个高壮雄伟的身影,斜刺刺的冲了出来,身上穿着永夜军团特有的鱼鳞重甲,投矛、手斧、双手重斧……丫丫叉叉的,武装到了牙齿。
    投矛、手斧,就像狂风暴雨一样向泰戈尔砸了过来。
    对方虽然戴着密封式头盔,但是泰戈尔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来,正是自己的老对手,这一次的目标之一,永夜军团副将军、碎颅军团军团长、碎颅者麦基。
    “挡我者死!”安迪斯猛虎泰戈尔厉声狂啸。
    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停缓,只是左踏一步,右踏一步,蜿蜒而行,生生的走出了一条蛇道,碎颅者麦基的投矛和手斧,紧贴着泰戈尔的身侧飞了过去。
    这种步伐看起来歪歪扭扭的,极为不美观,却是相当有名的蛇行远程攻击规避步,简称蛇步。
    不过同样是蛇步,由普通人和冠军骑士施展,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普通人施展蛇步是预防性质的,能不能躲避开远程攻击,很大程度上靠运气,若是对方是一名精通预判或者运气奇佳的射手,蛇步的防御效果将会大大降低。
    泰戈尔的蛇步明显带有预判性质,碎颅者麦基施展了几次攻击,他就拐了几下,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所以,泰戈尔的速度并没有减多少,就像脱缰烈马,气势汹汹的冲向碎颅者麦基。
    不对,应该比脱缰烈马还要狂野三分。
    一名冠军骑士,短距离冲锋,速度已经比上等战马快三分。
    长刀横拖,带着划破空气的低啸。
    “来得好!吃老子一斧头!”
    碎颅者麦基不闪不避,双手巨斧抡圆了,向泰戈尔拦腰斩去。
    “你自己找死!”
    泰戈尔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速度不由的快上了几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