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薄有名声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用了整整一个冬天,安迪斯内陆湖的水位才彻底降下来,复流的雅各布江才开始趋于正常。
    在此期间,永夜集团军也没有闲着,主力都被调到安迪斯内陆湖捉鱼去了。
    安迪斯内陆湖疯降的水位,将很多水生物困在了浅水坑中。
    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走过去,或者划着船过去,捡它们便可以了。
    比小船还要大的鱼,与桌面一样大的淡水鳖,人腰粗的水蛇……这些平时蛰伏在水面之下的庞然大物,此刻全部露出了踪迹。
    在体验超乎寻常收获快感的同时,很多曾经在内陆湖中畅游的人,那是心惊胆战,暗自庆幸,当初要是有任何一个找上门来,他们早就成为水中亡魂了。
    收获实在太丰富了,丰富到整个永夜集团军所有领民,放开肚量吃,也不足以消耗它们的十分之一。
    永夜集团军现在是,只要有条件,能够放养的就放养,实在不成的制成鱼干或者罐头,尽可能延长它们的储存期。
    饶是如此,随着春暖花开,很多来不及处理的水产品正在变质发臭,将永夜集团军从上到下心疼的抓肝挠肺。
    永夜集团军从成立至今,大部分时间都在为粮食不够吃的而东奔西走,这还是第一次因为吃不完而发愁。
    好在这个时候,雅各布江已经趋于稳定,大大小小的船只带着这些快要坏掉的渔获,顺流而下,在曼育军领大受欢迎,卖出的价格出乎意料的好,毕竟这里还处于粮荒状态。
    重新复流的雅各布江并没有完全照走老河道,毕竟已经断流三百余年,很多地形因为人力或者自然的因素发生了不小改变。
    但是奔涌的洪水,会自己找到出路。
    总体来说,并没有影响永夜集团军、苏菲丽雅和安吉贝娜的三方计划。
    他们的计划大获全胜,随着一个个港口飞速成型,永夜集团军的渔船、商船开始来回穿梭。
    永夜集团军的山货、皮革、渔获、纸张、陶瓷、木材、安迪斯长弓、唐氏镶钉甲等特产,顺流而下。
    小亚细亚平原的蔬菜、粮食、麻布、铁制品等源源不断的运往永夜集团军。
    就连看起来一穷二白的曼育军领也有属于自己的特产——食盐和煤炭,无论是永夜集团军,还是小亚细亚平原地区,都有很大需求。
    一时之间,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的雅各布江就陷入了繁忙中。
    一开始,永夜集团军还派几艘战舰来回巡逻,装装样子。
    后期连样子都懒得装了,战舰直接拉去当商船用。
    就像他们一开始推测的那样,短时间内,在雅各布江上,他们一家独大。
    他们不找别人的麻烦也就罢了,根本没有人能够找他们的麻烦。
    就在永夜集团军、苏菲丽雅、安吉贝娜这三个势力形成的小圈子,通过刚刚开辟的水上大动脉互通有无,壮大自己势力的时候。
    雅各布江复流这件事情,还在持续发酵,消息就像插了翅膀,翻过高山,越过河流,穿过平原,进入各大家族势力的手中。
    据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圣以太教廷的教皇打碎了最心爱的水晶杯。
    王都瓦莱丝塔的群臣们炸了锅,半个月内,召开了十三场会议,每一场持续时间都不下于三小时。
    女巫密会的大长老将自己向不离手的权杖生生掰断。
    术士联盟的总议长在自己的法师塔顶坐了整整一天一夜,据说面对的方向正是安迪斯大山所在的方向。
    流亡家族康芒斯家族的当代族长站在船头,狂笑了半个小时,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大叫他们的机会来临了,他们家族的船只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开始往赞比内海方向涌,想通过雅各布江再次与整个拜伦联盟产生紧密联系。
    整个拜伦联盟的目光聚焦到了雅各布江的源头,安迪斯大山,各方势力的暗探就像闻到腥味的苍蝇,蜂拥而至。
    “殿下,近期领地中商人旅人数量反常,明明不是最佳的商贸时节,数量却比往年最兴盛的时节还要多四五倍,这很不正常,要不要将他们全部都抓起来。”红蔷薇阿米莉亚请示道。
    阿米莉亚虽然很多时候以摄政公主的外交官面孔出现,但是情报工作才是她的本职。
    不光刺探其他领地的情报,还要防被自己领地中的情报泄露。
    对于各种间谍手段,知之甚详,包括永夜集团军看起来十分先进的手段。
    因为在这个时代,所有的间谍手段都避不开一点——人。
    相对稀少的流动人口,每一个外来人都是值得怀疑对象。
    这是大环境造成的,永夜集团军也无能为力。
    毫不夸张的说,将这段时间涌往曼育军领的商人旅人,抓起来当间谍砍了,基本上都不算冤枉。
    “不用,大局已定,他们到来,已经于事无补,何必将事情做绝,让自己变成孤家寡人?”
    随着交易顺利进行,心情大好的苏菲丽雅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了一个唯美曲线,显示厚实衣服下很有料。
    有些慵懒的道:“留着他们,好处大于坏处,毕竟他们不是空手而来,空手而回,这叫什么来着?商业流通,没错,商业流通,只有充足的商业流通,才能带动地方性发展。”
    阿米莉亚张了张嘴,想要吐槽自家公主是不是中永夜集团军的毒太深,但是又着实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反倒是摄政公主苏菲丽雅有点兴致勃勃的卖弄着从肖恩那里搞到的一知半解的经济学,“不要不以为然,我觉得很有道理,你看,自从雅各布江复流,三方进行商贸开始,短短三个月,领地中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
    “每个人的生活似乎都比原先富裕了很多,但是他们实际上创造出来的财富并没有变化,这是实现了货物流通而带来的,这就是经济的力量。”
    说到最后,摄政公主苏菲丽雅光洁秀气的脸庞都在闪闪发光,双眸中跳动着兴奋的光芒。
    事实上,很早以前她就感受到了商贸对一个领地的影响,在与圣以太教廷博弈的时候,为了补偿那些吃亏的勋爵贵族,为他们开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条件,变相的促进了领地中商贸的进行。
    但是当初这么做,多数是抱着解决事情的利益交换,并没有想的那么深远。
    即便是事后懵懵懂懂的感觉到了一点,但是始终处于被动状态,毕竟这个时代的经济学连萌芽都没启蒙,苏菲丽雅天资再聪明也受到了拘束和限制。
    直到与肖恩的一番深谈,才被一指点破,恍然大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和认同感。
    说实在,肖恩在这方面的知识,也仅仅浮于表面,包括对一些专业名词的解释,都不见得准确。
    但是在这个一穷二白的时代,完全可以充专家了。
    “完了。”阿米莉亚心中一阵哀叹,自家公主殿下中毒太深。
    永夜集团军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可怕,就跟流毒瘟疫一样,沾上就被传染,心中暗暗警惕,以后一定要注意这方面的防患。
    两人相处多年,一看阿米莉亚失魂落魄的样子,苏菲丽雅就知道对方在担忧什么,神情稍微恢复了正常一点道:“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商贸并不是万能的,领民的生产才是基础,若是没有这个基础,商贸就是空中楼台,没有生根发芽的土壤,即便是像一无所有的曼育军领,想要出售岩岩、黑煤石,也需要足够的人力去开采。”
    “我现在之所以对商贸有所倚重,是因为咱们领地已经存在这样的基础,革新农耕方式,规模性作坊的出现,都需要商贸作为基础,若是商品不流通,即便是生产出更多的粮食,也会烂在自己手中,那些领民自然没有什么生产积极性,未来一段时间,商贸才是咱们发展重点。”
    阿米莉亚能够成为苏菲丽雅最为倚重的人,自然不差学识,聪明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一点即通,苏菲丽雅已经说得如此直白,自然明白什么意思。
    但是她也有着属于自己倔强的一面:“永夜军领毕竟与咱们出身不同,一些事情需要慎重对待,尤其是那位肖恩将军的一些理念,不光对神权不友善,对王权也有所质疑,这种想法很危险,不利于统治,必须防微杜渐。”
    “阿米莉亚过虑了,你自己刚刚也说了,这仅仅是一种理念而已,肖恩将军并没有付诸行动,因为并不存在的东西扼杀掉,这是暴君所为,真正聪明的统治者,应该广纳思路,从中寻找最合适、最有利于国家的统治方法。”
    苏菲丽雅意味深长的道:“咱们的改革不也是一种理念的观察与执行,永夜军领将会是咱们未来非常重要的战略伙伴,阿米莉亚不能用这种歧视目光看待人家,过段时间我准备组织一支交流使团常驻永夜军领,相互交流学习,我倾向让你亲自带队,他们那里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地方。”
    “若真要成立交流使团的话,就算殿下没有这个倾向,我也会亲自请命。”阿米莉亚神情坚定,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模样。
    连番接触,永夜集团军的威胁指数,在这名优秀情报人员心目中大增。
    多疑。
    是她的生存本能和职业天性。
    永夜集团军现在是他们的盟友不假,但是协议不就是用来撕毁,盟友不就是用来背叛的吗?
    她有义务盯紧对方,收集对方的情报信息,防止最坏的可能出现。
    原先在永夜集团军领地中居住了三四个月,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对方了。
    哪知道,永夜集团军给予她了连番冲击,先是拿出了黑火药这种具有颠覆性的战略武器,随后便是各种开创新的商品,无论纤薄的不可思议的纸张,还是晶莹剔透的陶瓷琉璃。
    她在永夜集团军居住期间,都不曾探到半丝消息。
    很显然,自己当初看到的只是对方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东西被他们隐藏在大山中,这让他们原本清晰的面孔,再次笼罩上了神秘面纱。
    在阿米莉亚眼中,最危险的生物并不是张牙舞爪猛禽猛兽,而是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洞穴中的毒蛇。
    因为在对方没有出洞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的体型究竟有多大。
    她加入交流使团肯定不会为了交流那么简单。
    “我就喜欢阿米莉亚认真的模样。”苏菲丽雅被阿米莉亚的模样给逗笑了,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的用意,不过却没有纠正的意思。
    作为一名成熟政客,苏菲丽雅早就养成了不相信任何一个利益团体的优良习惯。
    亲密无间,不存在的。
    保持距离,合作中带着警惕,才是正确的打开模式。
    提前收集永夜集团军的信息,并不代表着她想对永夜集团军做什么,单纯防患于未然,就像永夜集团军早早的就在她身边埋下了钉子一样。
    第一次见面,肖恩手中掌握的信息量,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这种情况在势力关系中,十分常见。
    关系好,只要对方不是太过分,多数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
    关系恶化,容忍度就要急剧下降,那就要抓一批杀一批了。
    摄政公主势力与永夜集团军正处于蜜月期,容忍度自然处于最高程度,就算是苏菲丽雅有点明目张胆的往永夜集团军中撒沙子,肖恩也没有办法完全拒绝。
    因为苏菲丽雅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各大势力的密探的进入公主领地中,整个事件的全貌正在还原,虽然其中有很大脑补成分。
    但是有几点可以确定无误的。
    首先,摄政公主苏菲丽雅在这之前,对雅各布江复流的事情是知情的,包括安吉贝娜,虽然她的领民坚定认为这是女伯爵的预言。
    这一点是没有办法辩解的,摄政公主提前两年做的一切就是最好证明。
    有不少人拿这种事情攻击苏菲丽雅的同时,也结结实实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几年,摄政公主苏菲丽雅看起来瞎搞的局面,随着雅各布江的复流完全盘活。
    大部分领地都置身在雅各布江两岸,包括那些曾经看起来十分无用的飞地,也因为雅各布江联系到了一起。
    更可怕的是,苏菲丽雅的手中已经掌握一支数量不菲的舰队,正在源源不断的将物资运往这些曾经的不毛之地,用不了多久,这里将会成为一个个繁华港口,成为扼住方圆数百公里的战略要地。
    当真是进可攻退可守。
    让人馋涎欲滴的同时,又无计可施。
    没有大量船只的配合,就算是强行攻下了这些要地,也守不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