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肖恩的组合拳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不要贪功,守住就成。”碎颅者麦基并没有带着肖恩乱跑,而是往山靠,找了一个比较凹的地形,将肖恩塞进去,便横着碎颅战斧堵在那里。
    对付这些扁毛畜生,他们是空有力气用不上,他们最重要的还是守住,只要拖到肖恩那边出结果,无论是战还是退,他们都会占据主动。
    啾!
    随着地面越来越近,黑项圈也急眼了,别说下面还有一个人形怪物等着它,就它们现在的速度,砸下去,哪怕它现在皮糙肉厚,也无法改变摔成肉泥的下场。
    狗急了还跳墙呢,更别说它堂堂一只返古桑赛特巨鹰。
    黑项圈也采取了非常规反击,收敛了双翼,拼命催动自身的术法力量,形成更浓烈的风暴,连同惊雷金雕缠绕在了一起。
    不过这团术法力量催动形成的风暴,并非单纯的上升气流,而是旋转气流,带着它们疯狂的转圈,速度越来越快。
    黑项圈显然想用这种方法将肖恩甩出去。
    不得不说,这种方法确实有几分效果,不仅差点让肖恩脱手,还有几分头晕脑胀,下降速度明显降了不少,与先前估算的落地时间出现了误差,给增援的桑赛特巨鹰赢取了更多时间。
    胜负未知数,又开始出现了偏转。
    见有效果,黑项圈更来劲了,不仅旋转的更欢快,还歪歪扭扭的迎着增援的桑赛特巨鹰去了。
    这些野兽的战斗直觉,有时候真是强大的可怕。
    肖恩唯一能做的,便是拼命催动术法力量,不停的将黑项圈往下压,他已经不指望凭借惊雷金雕个人能力拿下黑项圈,只求在增援桑赛特巨鹰到达之前,将黑项圈给摁倒地上,交给泰戈尔。
    这不仅是一场角力,还是一场赛跑。
    争分夺秒的赛跑。
    说来话长,实际整个过程,前后不过三分钟不到,最后的僵持,更是只有短短的半分钟。
    “你给我下去吧!”肖恩心中大喝一声,将全部力量惯在双爪上,依照惯性送黑项圈最后一程,现在距离地面还有十几米,只需要两三秒,但是肖恩已经没有这个时间了。
    那三只桑赛特巨鹰已经气势汹汹的杀到,往惊雷金雕的后背抓来不说,另一侧已经陷入了混战,两名冠军骑士和一名大骑士守护自己的身体,有些分身乏术,刚刚还得他分心二用,才躲过了一只桑赛特巨鹰的狡猾偷袭。
    导致的结果是,黑项圈差点趁机挣脱。
    咔嚓!咔嚓!咔嚓!
    肖恩头也不回的丢给了那三只桑赛特巨鹰三道落雷。
    瞬间释放出来的三道落雷,与先前攻击黑项圈的,不可同日而语,其中蕴藏的力量,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不过这三只桑赛特巨鹰也不是黑项圈,既没有操纵风暴削弱的能力,也没有那种奇幻的雷抗,只能靠身体硬抗,不仅被击中的位置焦黑一片,电芒在它们身上乱闪,身体不受控制的打着旋往下落。
    重获自由的黑项圈,虽然拼命的扇动羽翼,身体依旧不由自主的向地面落去,先前形成的降落惯性太过强大,三两秒钟,很难扭转。
    “给我下来吧!”安迪斯猛虎泰戈尔暴喝一声。
    鞋子附魔巨力和护膝附魔豹速,同时启动。
    弹跳而起。
    那当真是出膛的人型炮弹,一蹿六七米高。
    护臂附魔狼攻和护手附魔巨力,启动!
    迎头便给了黑项圈一刀,快的不可思议的一刀,同样也是力大无比的一刀。
    黑项圈根本来不及反应,被劈了一个结实,惨鸣一声,落地结果再也无法更改。
    因为泰戈尔这一刀既不是冲着它脑袋来的,也不是冲着脖子去的,而是冲着被惊雷金雕抓伤的翅膀根去的。
    这可不是普通冠军骑士的全力一击,而是动用四种附魔装备的冠军骑士的全力一击。
    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冠军骑士,也有可能被一刀斩了。
    亏得泰戈尔想起了临行前,有机会尽量捉活的叮嘱,临时将战刀上的锋锐附魔给取消了,否则非直接将黑项圈的半只翅膀给砍下来不可。
    饶是如此,哪怕是经过风暴的重重削弱和钢铁般羽毛的阻挡后,依旧开了一道豁大口子,骨头就算没震断,估计也差不多。
    然后一脑袋拱在大草原上,摔的七荤八素,根本不需要泰戈尔出第二招,短时间没有反抗能力了。
    泰戈尔原本还想将另三只桑赛特巨鹰一起拿下,只是这些家伙太过警觉,从落雷攻击的麻痹状态中恢复过来后,根本没有救援黑项圈的心思,一个个振翅高飞,发出凄厉哀鸣,再也不肯降下来。
    相比起这边的一波三折,顺利收工,另一边的状况就有点混乱,
    不光那边桑赛特巨鹰数量更多,还因为他们需要守护肖恩,放不开手脚。
    那些桑赛特巨鹰好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轮番进攻中,赫然以肖恩作为主攻对象,将他们逼的手忙脚乱。
    六只桑赛特巨鹰盘旋了一圈后,再一次集体性俯冲而下。
    这一次很有针对性,两只一前一后扑向了麦基,两只气势汹汹的找上了包子,剩下的两只原本都向阿诺冲去的,结果有一只虚晃一枪,转头扑向了肖恩。
    “见鬼,野兽都会玩战术了,还让不让人活。”麦基爆了一句粗口,一手将碎颅战斧舞动的虎虎生风,一手捂着头盔,防止被这些狡猾的扁毛畜生给抓走了。
    心中暗暗发狠,准备硬抗这两只桑赛特巨鹰的攻击,先将屡次偷袭肖恩的那只桑赛特巨鹰给拿下。
    六只桑赛特巨鹰中,偷袭肖恩的那一只体型最小,也最狡猾、最灵动,专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不是想偷肖恩,就是趁其他巨鹰吸引注意力,从背后偷袭。
    碎颅者麦基身上被挠的好几爪子,都是它干的人虽然没伤到,但是他心爱的将军重铠被生生的搞成了大花脸。看起来好不狼狈,这让他十分恼火。
    “我来!”一直处于混混沌沌状态的肖恩,猛然睁开了眼睛,迎着那只偷袭的桑赛特巨鹰冲了上去。
    肖恩根本没有采取什么攻击动作,直接从那只桑赛特巨鹰身下冲了过去。
    头顶却传来一声“砰”的巨响,那只桑赛特巨鹰已经硬生生砸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这是!”碎颅者麦基瞪大了眼睛。
    刚刚他看的分明,就在肖恩从桑赛特巨鹰身下冲过的瞬间,一道若隐若现的庞大身形,在他身后一闪即逝。
    整体轮廓都没来得及看清,只看到一条比成人腰还粗的巨大蛇尾,铁鞭一样,重重的抽在了那只桑赛特巨鹰身上,直接将其砸了下来。
    吐雾蜃蟒,灵魂兽卡中最后解封的那一张。
    肖恩奔跑速度不减,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碎颅者麦基身后,低喝道:“不要傻愣着,配合攻击,将他们打下来。”
    说话间,在他身后又有一道植物不植物、动物不动物,酷似八爪鱼的诡异生物一闪即逝。
    吸血诡影藤出手。
    两道由阴影能量组成的、酷似蜘蛛网的狩猎网兜头罩在了,紧跟在碎颅者麦基屁股后面的桑赛特巨鹰身上。
    虽然仅仅持续了短短不足两秒,但是足够麦基这位冠军骑士做很多事情。
    用碎颅战斧的锤面,一锤一个,全部将它们砸了下来。
    肖恩的反击还没有停止,体型庞大的惊雷金雕,再次冒了出来。
    身形还没完全凝实,两道小型落雷已经砸在了攻击包子的两只桑赛特巨鹰身上,当场让它们进入麻痹状态。
    早就被它们搞出满肚子火气的包子,狂吼一声,量身定制的塔盾当成了投掷武器,给扔了出去,那只倒霉的桑赛特巨鹰连哼都没哼,横死当场。
    然后炮弹一样的弹跳而起,一拳轰在了另一只桑赛特巨鹰的脑袋上,也当场步了自己兄弟后尘。
    落得如此下场,只能说它们倒霉,选错了对象。
    包子一旦进入战斗状态,素来没有留手的概念,尤其是将他的怒火挑逗起来之后。
    连拿双杀,包子犹不解恨,毫不停留的向被碎颅者麦基打下来的那两只冲去,被碎颅者麦基一斧头逼了回来,没好气的道:“够了,留活口,还有用。”
    包子哪里肯听,连冲了好几次没冲过去,愤怒咆哮一声,挥拳向麦基攻了过来。
    直到肖恩喊停,才慢慢收敛了怒火,停手。
    攻击阿诺的那只桑赛特巨鹰自然也没能逃脱肖恩的魔爪,别说惊雷金雕拥有控制效果的远程攻击,单说比拼速度,桑赛特巨鹰也不是对手,毕竟惊雷金雕属于非生物,只要能量没耗空,始终可以保持超高速巡航。
    “这一手厉害,以后单打独斗,普通冠军骑士根本不是你的对手。”碎颅者麦基冲着肖恩挑着大拇指道。
    刚刚肖恩那一番神乎其神的操作,可不在计划之内,完全是临场发挥。
    短短二十秒,两杀四助攻,没有半点多余动作,时机卡的精准程度,让碎颅者麦基瞠目结舌。
    同时也在心中暗自衡量,若是这样的一套组合拳,砸在自己身上,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他知道,肖恩还有两张底牌没出,其中是一张是重型战车一样的大地披甲熊。
    若是不启动附魔装备上的类术法力量守护,肖恩对付自己根本就不用那么麻烦,一道小型落雷或者一张阴影狩猎网,然后冲上来,用大地披甲熊给自己一巴掌就可以了。
    没有放到,再来一轮。
    耗也能将一名冠军骑士生生耗死,因为肖恩刚刚动用的并不是自己的力量。
    不知不觉中,当年那个需要自己扶一把的小兄弟,不仅彻底长大了,而且成长到他需要仰望的程度。
    碎颅者麦基心中不仅没有丝毫嫉妒,反而生出由衷的自豪和高兴。
    他本来就是一个异常豁达的人,要不然当初永夜军团初建的时候,他没有这么轻易的将将军的位置拱手相让不是?
    更何况,这些年来他与肖恩的感情,越来越深厚,比那些少年军只有余而无不足。
    他始终抱着一种自己能够有现在的成就,自己的能力在其中充其量占一成,剩下的都是搭肖恩的顺风车。
    要是没有肖恩,没有他当初的召唤,自己说不准还窝在那个山头中当自己的山大王呢!
    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是自己以前绞尽脑汁都想象不出来的,更别说是营造。
    正所谓知足常乐,有了这种心态,无论肖恩取得什么样的成就,成长到什么程度。他都会高兴而不是嫉妒。
    “没那么容易,我这也就是三板斧,占个先手,到时候容易受到针对性对待。”肖恩闭目数秒钟,消化了一下,灵魂不断切换带来的晕眩感。
    身在其中,肖恩的感受比碎颅者麦基更清楚其中优劣。
    自己的身体依旧是最大短板,每次动用灵魂兽卡,都是瞬发瞬收,那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实际处于一种惯性状态。
    刚刚施展的时候,这种虚弱状态,他都有意识的躲在麦基和包子的身后,寻求掩护。
    若是单独对垒冠军骑士,这种瞬间是很致命的,要是对方以伤换伤,硬抗自己一记,发动反击,一旦中招,将十分致命。
    刚刚这一手,以前他也从没有用过,正常状态他是不会用这种比较冒险的战术的。
    但是在灵魂兽体状态呆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屏蔽了大部分感情,考虑问题出发点,完全从利益出发,一些在承担范围内的风险将会无视。
    刚刚便是处于这种状态,经脑中演算了可行性后,悍然出手。
    话说回来,这种畅快淋漓的战斗感觉真的很爽,就是由于神经崩的太紧,容易疲劳。
    不过总体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无意中,他竟然找到了灵魂兽卡的另一种用法,或许这才是灵魂兽卡真正用法。
    也或许因为自己还太过弱小,没有发挥出灵魂兽卡的真正实力。
    若是自己能够掌握了一心二用的能力,双线操作,双重进攻,发挥出来的实力才是最恐怖的。
    “召预备队上来吧。”肖恩对阿诺道。
    “明白。”阿诺点了点头,打了一个嘹亮口哨,一只小巧山鹰从树林中钻了出来,落在了他的护腕上。
    阿诺无比捻熟的掏了一块肉条塞给它,同时将信函塞入了它脚上的信筒中。
    那只小巧山鹰吃完肉条之后,不用阿诺吩咐,便再次腾空而起,风驰电掣般的向北方要塞方向飞去,没用多久,整装待命的三个百人卫就跟了上来。
    他们是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不过现在只能充当搬运工。
    只不过收获数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绳索和车辆是回北方要塞紧急调来的。
    装车的时候,比较麻烦的是普通桑赛特巨鹰,出于野兽的本能,以及对未知命运充满的恐惧,挣扎着想反击。
    好在有专门人士随行,几名来自生物异常研究所的动物麻醉师,几记麻醉针下去,保管它们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
    反倒是黑项圈除了体型过于庞大,为运输带来一定麻烦外,总体还是比较配合。
    因为它现在的智慧,虽然没有到懂得识时务为俊杰的程度,却能分辨出善意还是恶意的。
    不过对付它这样存在的时候,永夜军领总会存着一分小心,大剂量的麻醉剂是少不了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