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好学生和好老师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这个自然,我们会尽快给领主大人答复,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想在你们学院城小住几日,再多看看,多听几节课,不知是否可以?”艾布纳总议长提出了新的请求。
    “这个自然欢迎,总议长和大学士不仅可以听课,若是能给他们上几堂公开课,那就更好了。”肖恩建议道。
    “这个不太合适吧!”艾布纳总议长一脸踌躇,拒绝中又有着一丝跃跃欲试。
    “有什么不合适的?只是互相交流,咱们联合办学就是为了交流,看看传统教学方式和传统知识,能不能和我们领地自己搞出来的这种草台班子和野套路,碰撞出智慧的火花来,打开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一切从总议长开始,最合适不过。”肖恩怂恿道。
    “这个我在考虑考。”艾布纳总议长最终没直接接受,也没有否决这个提议。
    艾布纳总议长和安托万议会大学士在永夜军领学院城的这一小住,就是三个多月。
    这里的很多东西,让他们流连忘返。
    论到对知识的渴求,学院城的学子们比起苍穹之顶的学士们半点都不差,学习氛围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永夜军领给他们制造出了最佳的学习条件,吃喝拉撒都有人管,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此处可参考种花家省、市重点高中高三狗)。
    肖恩虽然一直自称他们是草台班子和野套路,但是他们走的足够远了,里面已经有了很多属于自己的东西。
    尤其是艾布纳总议长无意中得到了一套永夜军领的五年义务教育资料后,更是如获至宝。
    用他的原话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详细,如此循序渐进的启蒙教育书籍,里面包含的东西之广,超出他的想象,很多术士联盟的学士们,拥有的知识只怕是连这套资料的一半都没有。
    肖恩先前向他们提及永夜军领的基础教育的时候,分别用了三个词语——三年义务教育、五年义务教育和九年义务教育。
    在艾布纳总议长的潜意识中,这些义务教育不过是教那些学生读书写字。
    哪里想到他们竟然有一套完整教学资料,不光包含语言、算术、自然、简单哲学、历史等文化课,还有简单武技、战术、狩猎、耕种、简单医疗等等基础性生活技巧和常识。
    这五年培养下来,哪里还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是一全能人士,稍加训练就是一个合格士兵,无法成为士兵的,也可以转职成各种职业。
    这还只是肖恩口中的五年义务教育,他口中的九年义务教育又是什么水准?
    直接培养大学士?
    光是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恨不得立刻亲眼见到,却又有点不寒而栗。
    术士联盟还常常以自己培育出了无数学士而沾沾自喜,并以此为傲,结果发现他们引以为傲的东西,甚至有可能比不上永夜军领的一名接受过五年义务教育普通人的时候,绝对是一种信念的崩坏。
    若是按照这个标准衡量的话,学院城三大学院中正在疯狂学习的学员们,一旦毕业岂不是要与术士联盟的大学士们比肩了?
    这不光是上万名大学士的问题,而是永夜军领每年都在以数千人的速度招新人,不出十年,这样的人,整个永夜军领会有数十万。
    那个时候,术士联盟反而要望其项背了。
    这让艾布纳总议长心中的天平彻底滑向了永夜军领这一边,无论如何都要促成术士联盟与永夜军领联合办学这件事情。
    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永夜军领要抱术士联盟这根粗大腿,想要借助他们这些年的文化传承,对自己的高层知识进行补完。
    但从长远来看,永夜军领才是那一根粗大腿,术士联盟傍上他,将会让自己以坐火箭的速度,一飞冲天,成员数量将会以几何倍速度增加。
    若是错过了这根粗大腿,不出十年,他们从上到下会将肠子悔青。
    艾布纳总议长专门抽出了一个月,对永夜军领的这套五年义务教育进行通读,然后又花了半个月,对它们进行了补完。
    这个世上哪里有这么多意外?
    就算有,绝对不包含永夜军领五年义务教育资料整套出现在艾布纳总议长面前,尤其是肖恩全程陪同的情况下。
    所谓意外,不过是在肖恩的授意下,有意安排的,目的自然是对这套资料进行补完。
    这套五年义务教育资料,有很大一部分是肖恩贡献的,来自前世的记忆。
    前世的真理,在这一世就需要画个问号了。
    这些年,他们已经剔除了一部分错误,里面估计还隐藏着很多他们未能发现的。
    而艾布纳总议长号称术士联盟最博学的人,这个称号可不是白给的,涉猎甚广,正是对这套资料补完的最佳人选。
    精于算计的肖恩怎么会放过这么一个绝佳机会?
    艾布纳总议长未尝不知道肖恩的算计,不过甘之如饴,根本无法拒绝。
    就像他没有办法在三大学院中举行公开课一样,原本说好,只是尝试开一堂,感受一下三大学院的学习氛围,进行简单交流尝试。
    好嘛!
    他准备的一个小时的教学资料,结果讲了没两分钟,便引出了一连串问题,提问的学生是是一个接着一个,一开始还只是常规问题,最后直接拐到了,艾布纳总议长以前从未考虑过的刁钻角度。
    好在艾布纳总议长的博学并非浪得虚名,没有出现答不出来的丢丑场面,但是那堂公开课上了整整三个小时,一个问题都没能解决完。
    没办法,接着上第二堂吧,事情讲一半可不是他艾布纳的性格。
    但是第一堂课,就已经让他出大名了,那些学生们虽然依旧不清楚艾布纳总议长的来历,但是他们知道来了一个非常博学厉害的老师,怎么问问题都问不倒他。
    所以,第二堂课,人数比第一堂翻倍,有一些甚至是有备而来,准备了很多平时的疑难问题,想要借此机会发问,又是三个小时下来,艾布纳总议长准备的正题没讲,各种疑难问题只回答了一小部分。
    接下来陷入了怪圈循环,名声越大,来听课的学生越多,带来的问题自然越多,问题也就越积累越多,根本就讲不完。
    艾布纳总议长公开课的教室也越换越大,最后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教室了,只能搬到了能容纳千人的大礼堂,依旧塞得满满登登。
    亏得他是一名掌控级术士,从肖恩那里学到了用术法扩音的技巧,否则还真没办法让所有学生听到自己的讲课。
    不过那些想要提问的学生,就要抢座了,不在前几排,到时候他们根本没有提问机会。
    好学生爱好老师,这个话何尝不能反过来讲,好老师爱好学生。
    两种人碰一起,那就是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学的人孜孜不倦,教的人乐此不疲。
    最后要不是安托万议会大学士再三催促,艾布纳总议长还不知道要在学院城当多久的免费老师。
    艾布纳总议长只能在无限恋恋不舍中,踏上了归途,这将会是他此生最难忘的教学体验。
    肖恩对已经登上楼船得艾布纳总议长道:“总议长阁下,学院的师生非常感激你这三个月以来的无私教诲,准备联合送给你两件礼物?”
    “礼物?”艾布纳总议长连连摇头道,“这个就免了,就像领主大人所说的那样,这不是一个教学过程,而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我从他们的身上已经学到了无数东西,那就是最好的礼物。”
    “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总议长就不要辜负他们一片心意了,我敢保证,你会喜欢的,还请总议长跟我来。”肖恩笑着邀请道。
    “领主大人怎么跟着他们一起胡闹?”艾布纳总议长忍不住摇摇头道,不过还是抵不住肖恩的盛意邀请,跟着他走上了楼船顶层。
    入目情形,依旧让这位见惯大风大浪的老人为之动容,眼眶都为之湿润了。
    只见安迪斯内陆湖岸边站满三大学院的师生,上面还挑着数量不菲的横幅。
    多数都写着“欢送艾布纳老师。”“艾布纳老师,我们永远是你的学生。”“艾布纳老师,再见。”“艾布纳老师,我们会想你的。”之类的欢送语。
    很多横幅都是用学生们的衣服缝在一起制成的,他们中间大部分经济并不宽裕,没有余财去置办新横幅,不过其中代表的情谊份量却半点不减。
    “他们真的很喜欢你啊,总议长阁下。”肖恩忍不住感叹道。
    这个还真不是他授意的官方行动,而是那些学生们自发组织的,这位博学老人用自己的博学和认真育人态度,赢得了这些学生们的心。
    不过肖恩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因为这么做反而显的有些多余。
    相比起物欲横行的现代社会,在民风这一块,永夜军领应该处于最好时节。
    第一批接受系统教育的年轻人,学会了感恩,他们对一个仅仅教了他们三个月的老师,都有如何深厚的感情。
    对于抚育、教育他们的领地,又会寄于怎样的感情?学成之后又会用怎样的心态回报领地?
    这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不是吗?
    艾布纳总议长久久无言,在心中默默的回复了肖恩一句‘我也真的很喜欢他们啊!’
    “这是他们送给总议长阁下的另一件礼物。”肖恩将一本书籍递给了艾布纳总议长。
    这本书籍没有经过任何装裱,用的应该就是三大学院中那些学生们的日常习题纸装订起来的。
    书皮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献给艾布纳老师”。
    艾布纳总议长无比珍重的翻开了书页,里面的内容又有让他泪奔的冲动。
    里面并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内容,而是一条条寄语。
    这些寄语简单而又朴实,既有赞美的,也有祝福的,还有相互激励的,有的甚至是节选的他这些天公开课上的一些言语,有的甚至是在上面画了一张图纸,或者是一条公式。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话语后面,都跟了一个签名。
    这些祝福和签名背后,代表的是一张张朴实面孔。
    “这是那些学生们自发搞的亲笔签名,也不知道这些小家伙串联了多久,不声不响的搞出了这么大动静,说是留给总议长作为纪念,说他们走到哪里,都是阁下的学生,必定会将你教授的知识发扬光大。”肖恩在一边解释道。
    虽然这些学生到现在依旧不清楚艾布纳总议长的身份,但是从肖恩从头到尾作陪,依旧能够猜到对方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此番离开,他们有生之年,估计很难再有机会见面了。
    这是这个世界的通病,每一次远行,不仅是别离,还有可能是永别,自然而然就养成了重视送别的习惯,这一点在这些知识丰富起来的年轻人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们相比起那些粗咧咧的家伙,更感性一些。
    “停船,停船,我不走了!”艾布纳总议长手中那本书籍越翻越快,最终重重的合上了那本承载着深厚情谊的签名册,下定决心道。
    “啊?”
    不仅安托万议会大学士傻眼了,肖恩也傻眼了,有点不敢置信的问道:“总议长阁下,你说什么?”
    “我说停船,我不走了。”艾布纳总议长言语变的更坚定。
    “大学士阁下?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决定呢?”安托万大学士明显急眼了。
    “世人都说好老师难寻,要我说是好学生也难寻,尤其是如此众多的好学生,若是我不能够珍惜他们,我剩下的半生,将会在悔恨中度过。”艾布纳总议长神情无比认真的对安托万大学士道,“大学士阁下,咱们在一起已经有五十年了吧?应该最清楚各自的追求是什么。
    教书育人,让我这辈子的所学传承下去,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个世上还有比他们更好的学生。
    哪怕咱们用最快的速度返回苍穹之顶,再返回这里,三四个月也已经过去了,他们中的很多人就要结束这生最重要的学习期踏入工作岗位了,再也没有机会与我一起学习了,所以我恳求安托万大学士给我一个机会,给这些学生们一个机会,我现在不使用总议长的身份说这番话,而是一名老师的。”
    安托万议会大学士脸色阴暗难辨,最后涩声道:“若是总议长阁下不回去,咱们的议会由谁来主持?又如何作出决定?”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