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陷阱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乌兰巴日那个混蛋实在太毒辣了,根本不给咱们留半点活路,咱们就算是再对立,那也是同为奥丁子民,他怎么能做出这种赶尽杀绝的事情呢?这是在削弱整个奥丁人的实力。”破口大骂的是查干王子。
    他是阿日兰斯的第四位王子,今年正值壮年,一副标准狮族兽人长相,强壮中不乏奸诈。
    当初西奥丁帝国高层一度以为,他们已经彻底将其铲除了,没想到他只是找了一个与自己模样相仿的牧民穿上自己的铠甲假死,用以躲避西奥丁帝国无穷无尽的追兵。
    等到西奥丁帝国的大军一撤退,离开又冒了出来,收拢残余势力。
    原本已经重新聚齐十万族人,上百万牲口,结果瘟疫一来,直接没了三分之一,这个数量还在萎缩。
    自然将他心疼的抓肝挠肺,若是乌兰巴日在他面前的话,他连生吞活剥了对方的心都有。
    “这有什么奇怪的?换作是你有直接将虎族王庭灭掉的机会,你会放过吗?”亚岱尔王子冷冰冰的反问道。
    他是阿日兰斯的第三子,与查干王子同父同母,按理说,这么亲近的血缘关系,在狮族王庭这种特殊家庭环境中,应该是天然盟友才对。
    实际上,恰恰相反,两人从小到大都在争、都在斗,小时候为了一匹马、一把刀的归属权打的头破血流,大了为了一片草原、为了一个部落大动刀兵。
    有的时候,给人一种刻意针对的感觉,你说东,我非得说西,无论是有没有理,都要杠上一杠。
    闻言,查干王子气的鼻子都差点歪了,站起来怒声道:“你故意找茬是吧?想打一架早说,我早想打烂你那张可恶的大脸很久了。”
    “这正是我最想做的。”亚岱尔王子同样撸起胳膊,站起来回应道。
    “够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功夫在这里掐架?”扎那王子重重的一拍桌子,怒声道。
    他是阿日兰斯的第二个儿子,是这一次会谈的发起人,同样也是实力保存最为完整,最为强大的一支。
    无论是查干,还是亚岱尔,他们的核心部落去年的时候,都被西奥丁帝国的大军给冲散了,现在拥有的部落,都是战后重新归拢的。
    无论忠诚度还是战斗力,都掉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扎那王子则十分聪明的避开了西奥丁帝国大军的锋芒,第一时间退入了巴尔辛草原与肯塔纳冰原交界处,这里的地形十分复杂,动辄就会掉进冰窟窿或者面对崩塌的冰山。
    西奥丁帝国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知道他们所在地的情况下,硬是拿他们没有辙。
    当初他因为不战而退,在东奥丁帝国各大部落中,名声一落千丈,被视为懦夫和耻辱。
    但是等到东奥丁帝国被打得落花流水,差点被连根拔起的时候,骂名立刻变成了各种赞誉,认为他当初做出了最睿智的决定,一时间声名鹊起,不仅成为了东奥丁帝国残余势力中最强大的,同时也成为了值得他们追随的英雄。
    “哼!”
    查干王子和亚岱尔王子怒哼一声,还是给地主面子,重新坐了回去。
    扎那王子冷着脸接着道:“咱们沦落到眼前这种地步,你我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若是咱们当初能各退一步,早点联手,对付西奥丁帝国的话,就不会任由对方肆意乱来。”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能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不成?”查干王子闷声闷气的道,“与其说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来点实际的,既然是你召集我们过来,肯定是有属于自己的想法,说说看吧,你究竟有什么方法,帮助咱们的族人度过这次危机?难道你已经找到治疗疫病的方法?”
    “没有。”扎那王子素来不怎么阳光的脸,因为这句反问,变得更阴沉了。
    “两位王叔有所不知,二叔父的部落中,是受到疫病感染最为轻,现在死亡的人数还在掌控之内,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关,我们想邀请两位叔父的部落,一同前往二叔父部落所在地,暂且保存实力,再图以后。”说话的名为伊日毕斯。
    是阿日兰斯的孙子,大王子的儿子。
    “没想到咱们王庭竟然堕落至此,就连那些牵牛牧马,上不得台面的人,也能自由出入王帐。”亚岱尔王子阴阳怪气的道。
    伊日毕斯王子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他非常清楚对方在表达什么。
    这是在拿他私生子的身份说事。
    正常情况下,奥丁兽人倒是不怎么注重这个问题,毕竟按照他们的风俗,将敌人的儿子养大,都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主要问题是,伊日毕斯王子的另一半血统并不是奥丁兽人,而是拜伦人。
    作为一名半兽人,那就比较受歧视了,尤其是在王庭中。
    正常情况下,他是不具备任何继承权的。
    现在之所以能够坐在这里,则是由于这次战事塑造出来的。
    扎那王子冷声道:“伊日毕斯是我邀请来的,现在咱们不应该为这些没用的东西继续纠结,而是应该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
    “那是,人都团结到你身边去了。”查干王子这一次倒是站到了亚岱尔王子身边了,阴阳怪气的讽刺。
    “什么意思?”扎那王子皱着眉头反问道。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你们两个在这里一唱一和的,是不是早已经算计好了,等着我们兄弟两个入套呢?”查干王子冷笑着道。
    “你怀疑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吞并你们?”伊日毕斯尖声问道。
    “难道不是吗?”亚岱尔王子同样侧目反问。
    “你们可以嘲笑我的出身,但是不能怀疑我们的诚意,我们冒着巨大风险,好心好意的邀请你们避难,你们竟然用这种龌龊的心态衡量我们。”伊日毕斯出离愤怒,甚至还在身份遭到质疑之上。
    “嘿,那里属于你们的地头,一旦到了哪里去,究竟是谁说了算,还不少说呢!”扎那王子一脸不屑,“你们还真将那里当成宝地了?只有在大草原上驰骋的奥丁子民,才是真正的奥丁子民,蜗居在一地,实在不是我们奥丁人应该做的,而且那里就是一片死地,没有食物来源,你们能凭借以前的财富支撑一冬,难道连今冬也能撑过去不成?到时候去的人越多,死的也就越快。”
    这次宴会的发起人扎那王子,反倒是显的不温不火,赞同的点点头道:“王弟说的没错,若是不解决粮食问题,那里哪怕能有效的抑制瘟疫,也依旧是一片死地,饥饿会将自己的子民全杀死,若是我有办法解决粮食问题呢?”
    “你有办法将解决粮食问题?如何解决?难道祈求奥丁赐予你吗?若是奥丁还庇护咱们的话,咱们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境地。”查干王子冷嘲热讽,“还是说你准备南下,攻打拜伦人?那就是纯粹找死,乌兰巴日那个自傲自大的家伙,一样在那里撞的头晕眼花。”
    西奥丁帝国滔天兵势在断口血堡受阻兵败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大草原。
    彻底绝了东奥丁帝国残余牧民南下讨个活路的心,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的西奥丁帝国大军都败了,他们一群残兵游勇跑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断口血堡那边自然是不能去的,但是南下的口子,并不止一条,在安迪斯山脉方向还有一道,紧挨着巴尔辛大草原,拉克什,将你了解的情况,向两位头领说说吧。”扎那王子对着自己身后的那名老奥丁兽人道。
    “遵命,殿下。”名为拉克什的老奥丁兽人躬身施礼道。
    若是永夜军领的埃里克森元帅在这里,将会一眼认出这名老奥丁兽人的身份,赫然是当初永夜军领在柯格尔草原上,曾合作过的银狼部落的酋长。
    相比起八年前,这名老奥丁兽人更显苍老,身体已经明显进入衰退去,满脸都是褶子,让其显的有点松松垮垮。
    只是神态之间,明显有几分不凡,不再是落魄酋长的模样,即便是面对查干王子和亚岱尔王子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也显得不卑不亢。
    自从与永夜军领合作,吃下了两个宿敌后,银狼部落起死回生,这些年有了长足发展。
    除了他们实力变强大了,开始不停吞并其他奥丁兽人小部落外,永夜军领同样功不可没。
    双方的合作关系,一直不曾断过。
    他们吞并奥丁兽人部落缴获的多余牲口,多数贸易给了永夜军领,从他们手中购买各种战争利器和药品,用于新一轮的扩张。
    “在柯格尔草原上,有一个直接通往安迪斯山脉的口子,这个口子虽然没有断口血堡这么大,但是足够允许一支军队自由进出,这里的安迪斯人已经重新崛起了,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新的势力,名为永夜军领,最近十年,发展的格外迅猛,甚至连属于咱们的柯格尔草原都给窃取了,奴役咱们族人为他们放牧。”拉克什酋长毫不犹豫的将永夜军领给卖了,他们之间本来就是利益关系,当出卖对方能给自己谋取更大利益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还有这种事情?”查干王子一脸惊讶,别说是知道这件事情,估计他连柯格尔草原都没有听说过,相比起他以前所拥有得势力来说,那里实在不值得一提。
    “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势力,过去几年,经常看到他们的商队在各大部落中穿梭,他们带来的药草和茶叶确实是难得的好东西,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贼,胆敢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偷东西,以前怎么没有派人去惩罚他们?”亚岱尔王子问道。
    “以前咱们只顾互相攻伐,哪里有心情去理会一片小草原的归属。”扎那王子硬邦邦的回答道。
    “那是因为以前,这座草原对咱们来说太过不起眼,所以才没有人关注,现在却不一样了,咱们最需要的就是修生养息,王兄的意思是,咱们联合出兵柯格尔草原?”查干王子直接无视了扎那王子的嘲讽,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这完全是给陷入绝境中的狮族王庭指出了一条新道路。
    至于那个新兴势力的实力,查干王子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以前能窃取柯格尔草原,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足够强大。
    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将视线转移到这里罢了。
    狮族王庭已经被西奥丁帝国打烂了不假,现在更是饱受着瘟疫肆虐。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几个势力凑在一起,随便整合整合,拉个十几万的大军出来,就跟玩一样。
    现在整个东奥丁帝国的奥丁兽人都被逼上了绝境,正在寻求出路呢,只要他们一呼,绝对会有无数人响应。
    “过去十年间,他们从咱们身上窃取了太多财富、吸取了太多鲜血,是时候让他们偿还这笔债务了,到时候咱们不仅能从他们得到今年过冬的粮食,甚至能从他们的手中找到救治族人疫病的药物。”扎那王子终于吐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为自己的子民寻找新的粮食来源固然重要,寻找救治疫病的方法更为重要。
    只有拥有了救治疫病的方法,他们才能够重新夺回属于他们的草原。
    “我赞同南下。”亚岱尔王子同样也认可了扎那王子的这种策略,“但是在这之前,我要提前声明一点,在南下的过程中,我以及我的部落勇士,可以服从王兄的调配,但是劫掠收获,皆归个人所有,当然了,这只是指正常财物,若是发现了能治疗族人疫病的草药,必须第一时间无偿贡献出来,救治越多的族人,对咱们也就越有利。”
    “没错,正应该如此。”在维护个人利益的时候,查干王子毫不犹豫的站在与自己不对付的亚岱尔一侧。
    “一群短视的小人。”伊日毕斯冷笑着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亚岱尔王子怒声咆哮道,“有本事你再说一次试试。”
    “我说你是无耻、短视的小人,眼中永远只会有自己的私人利益,根本不会顾全整个大局,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在你们的统治下,狮族王庭的荣光只会越来越黯淡。”伊日毕斯站起身来,不甘示弱的大声咆哮,“扎那王叔,你还在等什么?只有将王庭的权杖重新汇聚到一个人的手中,我们还有一线与东奥丁帝国对抗的希望,若是继续这么四分五裂的持续下去,我们将会连最后一线希望都会丢失。
    乌兰巴日那个心狠手黑的家伙,不会给咱们留太多时间的,等到大自然治愈了这片土地,咱们的族人因为疫病和饥饿折磨到最虚弱的那一刻,也将会是他们卷土重来的那一刻,若是咱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就等着狮族王庭成为过去,到时候你们能留下性命牵马牧羊都是好的,更有可能脑袋被人砍去,制成酒器,成为人家炫耀功绩的战利品。
    长痛不如短痛,只有将狮族王庭身上的浓疮彻底挖去,咱们方有变强大的可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