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立国之本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龙吼港。
    是史杜宾在大湾群岛主岛上建立的第一座港口,也是最大的一座港口。
    地理位置绝佳,位于月牙状的大湾岛腹部,既能从地理位置上俯视整个大湾岛,自身又是天然的避风港,足以将整个第三舰队装下。
    东海国成立后,将这里设为国都,自然便顺理成章了。
    相比起正常城市,龙吼港明显呈畸形发展。
    这里的总体建筑主要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当然是港口,巨大的港口是他们扎根的根本所在,无论是舰队出击,还是渔猎。
    第二部分,则是数量众多的造船厂,这是他们立足的根本。
    第三部分,大型酒馆,这是大多数水手们上岸后,第一时间去的地方,也是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没有航海经历的人,很难想象其中的风险有多大,长时间飘荡在一望无际大海上的空寂无聊。
    很多水手都沾染上了酗酒恶习,而这些酒馆酒色又不分家,上岸后到这里醉生梦死、放纵自我,再正常不过。
    从小便在船上长大的史杜宾,自然清楚这一点,当然不会放过控制他们、顺便回收他们手中财富的绝佳机会。
    第四部分,则是史杜宾的个人城堡宫殿,这才是龙吼港最为豪华的建筑群,到现在还没有修建完,每天都会有上千名衣衫褴褛的岛民被用皮鞭抽赶着,采石、伐木,为这座华丽的宫殿,添砖添瓦。
    这个已经见到轮廓的城堡宫殿,非常具有东海国特色,远远望过去,根本就是一艘躺在陆地上的超巨型战舰,与第三舰队曾经的旗舰龙吼号,赫然有着三四成相似。
    史杜宾的王宫,正设在最高处,足以俯视整个龙吼港。
    “陛下,这是最近一个月,周边反应回来的情报,共计有十八起逃奴事件,其中三次还是集体逃奴,南面那些土著山民袭村事件多达八起,根据咱们安插在他们中间的间谍汇报,土著山民与那些农奴有串联迹象,准备在今年秋收之际,对咱们采取一次大的行动,虽说还没有准确消息,但是这件事情不得不防,毕竟咱们经营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见到一点收获。”东海国财务大臣凯恩斯上奏道。
    东海国自诩为东海的统治者是一码事情,当地的人服不服从他们的统治,又是另一码事情了。
    时至今日,他们还没完成对大湾群岛主岛的统一工作,他们现在的主要地盘是拥有众多天然深水港的岛北,以高山峻岭为主的岛南,依旧处于当地岛民的掌控中,各种冲突和骚乱不断。
    还没等摇晃着红酒杯的东海国国王史杜宾开口,东海国第一舰队舰队长**摩尔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道:“我很早以前就说了,凯恩斯,你是在浪费人力物力,有什么需要,咱们出去抢就是了,何必费时费力的自己耕种?现在倒好了,咱们抢劫的祖宗,竟然被人反抢到头上来了,这才是我听过的最大笑话。”
    凯恩斯神情肃穆的回答道:“**摩尔舰队长,请你说话的时候,过过脑子,时至今日,你的想法还没纠正过来,咱们现在并不是在西海,而是东海,咱们现在也不再是康芒斯家族联合舰队的第三舰队,而是史杜宾国王的东海舰队。
    咱们不再是商人,更不是海盗,而是国家正规军,这里的所有物产、居民都是咱们的领民,咱们去抢谁去?
    经营、建设才是一个王国发展壮大的根本,这种事情虽然没有劫掠那么容易见到成果,却是最正确的道路,只要坚持走下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能见到成果。”
    “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大道理,我要看的是结果,也只看结果。”**摩尔满脸不屑的道,“在你用这些大道理斥责我的时候,先想想你守备的国库中的粮食和财富,究竟是怎么来的,究竟有几成是你种出来的,又有多少是我带领兄弟们出去劫掠回来的?
    你是个聪明人,这个数值应该不难算出来吧?
    那些本地土著的油水,这几年确实被咱们榨光了,但是还有一个更大的对象摆在那里,你不会看不到吧?
    相比起你那蹩脚的建设种田技术,人家才是专业的。
    你看看你,折腾了四五年,才搞出几个破破烂烂的庄园村子,耕种了多少土地?
    你再看看人家永夜军领,半年搞出来的动静都比你的大。
    要我说,人这辈子干什么,天生就注定的。
    与其费力做那种不出成绩的事情,还不如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咱们的秋收快到了,说明永夜军领的也马上到了。
    更妙的是,那里的秋收季节和雨季是重叠的,每到这个时候,那里的河水都会再次泛滥,一些没有办法通行的河段,都能容纳小型战船战舰的进入。
    正是咱们大干一场的最佳时机,只要国王陛下赋予我所有舰队的调度权,我保证,两个月后,咱们的粮仓将会被新粮填满。”
    说到最后的时候,**摩尔慷慨激昂,就差没有拍着胸脯保证了。
    很显然,这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对这件事情已经筹划很久了,现在不过是借机抛出来。
    “目光短浅的短视之徒。”凯恩斯怒斥道,“一个国家的长治久安,怎能够以眼前的利益能够来衡量?数遍所有领地国家,又有半个是完全以劫掠为生的?舰队长只看到了胜利,却没有看到劫掠失败的风险,一次能成功,两次能成功,你能保证次次都能成功吗?只要失败一次,就让会整个国家面临着颠覆的风险,建立一个稳定内部环境,基本达到自足,咱们才能面对各种风险。”
    “风险?能有什么风险?”**摩尔好像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只要咱们守好了南海的那条安全通道,不让如狼似豺的舰队们闯进来,咱们在东海域,咱们在东海域就是无敌存在。
    永夜军领的海上虚实,咱们也已经探的差不多了,来来回回也即是那几艘战舰,还有一部分是从咱们手中搞到的。
    到时候咱们只要在江门港外面,摆出大举入侵的架势,就能将他们主要兵力牵制住,然后再派多支船队,多线入侵,我就不信,这么庞大的地盘,他们如何防守?
    到时候根本没有失败的风险,只有大收获和小收获之分,究竟是大收获还是小收获,主动权还在我们不在他们,完全要看陛下究竟舍得下多少本了。”
    “你这是准备与永夜军领全面开战。”凯恩斯脸色有几分难看,“咱们在这里经营的时间尚短,脚跟还没有完全扎稳,一旦有什么闪失,所有的反对势力都将会冒出来,我们就危险了,我认为,清剿那些反抗者,才是当务之急。”
    “我刚刚已经说了,这件事情只有大收获和小收获之分,哪有风险可言?”**摩尔冷笑道,“他们顶多能将咱们从朵瑙平原中赶出来,还能到大海上追杀咱们不成?我倒是巴不得他们这么做,若是能够将他们的所有战舰,一锅烩了,到时候整个朵瑙平原就任由我们进出主宰了,难道你不想在那一块更大的多土地上种地吗?”
    “只要开战,就会有失利的风险,不要忘记,咱们已经在永夜军领手中吃了一次亏了,上一次的时候,咱们就是认定他们面对咱们的舰队,毫无反抗之力,结果呢?就连咱们的旗舰龙吼号都撂那里了,你们怎么确保,永夜军领这些年,就没有研究出其他的新式武器?”凯恩斯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够了。”史杜宾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摔在了凯恩斯的脚下,脸色黑的就跟锅底一样。
    凯恩斯暗叫一声糟糕,刚刚只顾着反驳**摩尔了,竟然生生的揭了自家国王陛下最大的一块伤疤。
    平时若是谁提起这件事情,稍微不慎就会被暴怒的史杜宾一刀剁了。
    史杜宾双目中充满了血丝,变得有几分白净、肥硕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随身佩戴的战刀。
    “父亲息怒。”一边的莱顿急忙上前一步,紧紧按着史杜宾的大手道,“凯恩斯总长,只是在单纯议事,应该没有半丝不敬和恶意,相信父亲一定清楚这一点。”
    史杜宾用力抽了一下,却没能将战刀抽出来,东海域相对安逸的生存环境,让这头血鲨松懈了不少,不光皮肤白皙了不少,个人实力这些年没什么长进,对上年轻力壮的儿子,有些力有不逮。
    这无疑进一步撩拨了他心中的火气,怒喝道:“放手。”
    “父亲。”莱顿也察觉自己的举动过于莽撞,急忙松手。
    “臣有罪,还请陛下责罚。”凯恩斯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主动跪地请罪,根本不多解释什么。
    这种事情,解释的越多,反而越解释不清。
    “我等一心为公,别无他意,还请陛下明察。”**摩尔恨不得,史杜宾一刀将凯恩斯给剁了,这样自己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但是这种龌龊的心思,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至少史杜宾还没有昏庸到那个地步。
    “父亲。”莱顿再次低声提醒道。
    战刀被史杜宾抽出了一半,便僵在了原地,他总不能因为凯恩斯的一番不中听的话,就剁了自己的财政大臣吧?
    东海国中,最不缺的是**摩尔这种悍勇之将。
    但是像凯恩斯这种精于建设和理财的,当真是少之又少。
    尤其是成立东海国后,他们稳定下来之后,史杜宾越发对凯恩斯依重了,因为他已经清晰的感受到,现在的统治模式与原先,差别越来越大,仅靠**摩尔所说的打打杀杀,已经没有办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了。
    就像凯恩斯刚刚所说的,现在整个东海域都置身在他们的统治之中,哪里有自己掠夺自己领民的道理?
    那绝对是短视的行为,让他们上税纳贡才是王道。
    “呼呼……”史杜宾就像一只愤怒的野兽一样,喷着粗气,心中有着憋屈的怒火,却没办法发泄出来,最终将战刀推了回去,重重的摆了摆手道,“都起来吧,凯恩斯没罪,他说的没错,将龙吼号折损在朵瑙江那条小水沟,是我大意一手所造成的,我会纠正自己的错误,**摩尔,全力备战,这一次我将会亲自出征,将永夜军领踩个稀巴烂,威逼他们将龙吼号交还给我们。”
    “陛下!”凯恩斯。
    “父亲!”莱顿。
    “不用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史杜宾喷着酒气道,“我还没有醉倒那个程度,凯恩斯,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对于一个王国,一个真正的王国来说,经营建设是必不可少的,只有了属于自己的领民和税收,一个王国才称之为自己的王国。
    正是因为认同你的观点,我才会命令你为我的财政大臣,这些年来,你的所作所为,我一直都看着,你已经做得很好,至少比**摩尔这个蠢货要做的好。
    到现在他依旧把自己当成一个匪寇,而不是东海的第一将军。
    咱们以前是海盗出身,不代表一辈子都干海盗。
    咱们与永夜军领这种地方上面的领地不同,他们以此起家,尤其是永夜军领,又不能以咱们以前认识的领地来衡量,建设速度在我们之上并不稀奇,但是不要气馁,咱们就算是走点弯路,最终还是回归正轨上的。”
    “陛下睿智。”凯恩斯高声赞颂,心中多少有着几分感动,是啊,史杜宾国王一直在默默的支持着自己,若是没有他的支持,自己就连今天这点成就都没有。
    “南边那些山民,确实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我何尝不想将他们尽数清理掉?只是咱们的儿郎,在水上都是一顶一的好手,到了崇山峻岭之间,就很难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更何况,咱们属于外来者,当地的土著信不过,咱们的主力决不能受到严重打击,否则就算是投靠咱们的那些人,也有可能再次背叛咱们。
    这件事情,还需要慢慢的经营,就像你的种地一样,只有将根深深的扎入其中,让一部分当地人为咱们所用的时候,咱们再将他们组织成为大军,围剿他们不迟。”
    史杜宾远要比他表现出来的睿智,能够统帅一支庞大的舰队,并且成立属于自己的过度,他靠的并非血勇这么简单,凶残的背后还有着属于自己的狡猾和大局观,“当然了,咱们也不能任由他们破坏,必须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莱顿。”
    “在。”东海国大王子莱顿急忙上前一步。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正在组建的新军去办了,将所有的逃奴,以及他们的家人,当众吊死,所有的疑似勾连南面山民的奴隶,全部处决,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史杜宾是不能轻易背叛的。”史杜宾脸上满满的都是冷酷之意。
    “父亲。”莱顿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处决逃奴,警示其他奴隶,我没有异议,若是将他们的家人也连带其中,是不是太过血腥,容易激起更大的反抗情绪,不利于咱们的统治稳定性。”
    史杜宾冷冷的盯了莱顿,将他盯的浑身有些不自在,方才点点头道:“很好,很好,很好,这件事情,是我考虑失周了,这件事情,不能由你的新军去做,凯恩斯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你去做吧,我会派遣一支精锐给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