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迷幻雾区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更无巧不巧的是,这名带回消息的人,仅仅留下了一句含糊不清的情报,就陷入了重度昏迷中,连给他们进一步盘问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想都感觉其中的巧合实在太多了,更像是永夜军领有意让他将这条情报带回来的。
    面对一个诡计百出的敌人,史杜宾就算是怎么谨慎都不过分。
    所以,戈登队长带回来的情报,不仅没能促使史杜宾做出决定,相反陷入了迷局中。
    不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是哪一种,更不敢贸然做出决断了。
    那种矛盾心境,就不用提了。
    现在他反而期盼,戈登队长是永夜军领有意放回来的棋子,只是为了让他误以为希亚摩尔舰队长叛变了,实际上,希亚摩尔舰队长并没有叛变。
    史杜宾的这个期望注定要落空了。
    戈登队长确实是永夜军领有意放回来的棋子,但是他带回来的消息确实是无比真实的,他的主要作用并不是引东海舰队主力出击,而是为了断希亚摩尔舰队长的后路。
    希亚摩尔舰队长不仅叛变了,现在更是带领着已经重新整编的分舰队,与莱顿王子率领的救援舰队擦肩而过,直奔大湾群岛,准备将那里掀个天翻地覆,重塑东海域海上局势。
    史杜宾现在又陷入了当初带领舰队,深入朵瑙江的窘境。
    一步错,步步错。
    当他们再一次错估永夜军领各方面军事实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陷入了被动窘境。
    错估的越厉害,也就越窘迫。
    毫无疑问,他们错估了不是一星半点。
    “陛下,我也听到了,好像确实是炮击声,从很远地方传来的炮击声,不过并不是上游,而是来自入海口,来自海面上。”
    “我也听到了,好密集的炮击声,那是数百门火炮同时开炮才能够带来的声,但是咱们今天并没有组织舰队,试探进攻。”
    “难道是咱们的援军到了?从海面上对永夜军领的堵口舰队展开了进攻?”
    “算算时间,他们确实应该到了,就是不知道到的是莱顿殿下,还是希亚摩尔舰队长?”
    “应该是莱顿殿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希亚摩尔舰队长那边也有战事,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抽身出来。”
    “不管怎么说,有援军到了,终归一件好事,咱们有希望离开这见鬼的地方了,等咱们返回海面,一定会给他们好看。”
    “陛下,下达命令,准备往外冲吧!再不冲,就跟没有机会了。”
    很快那些水手,都露出了侧耳倾听的模样,因为他们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密集的破击声。
    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了兴奋神色。
    史杜宾已经派求援,内外夹击,撕破永夜军领的江口阻击线,在东海舰队已经人尽皆知。
    这也算是他们稳定军心的一种方法,此刻自然忍不住往这上面联想。
    “前哨船呢?前哨船有没有前来汇报情况?”反倒是满眼血丝的史杜宾,恢复了几分冷静,并没有贸然下达命令。
    仅仅是一阵炮声,并不足以证明什么。
    因为永夜军领舰队,完全可以自己放空炮嘛!
    “前哨船来了,前哨船来了。”一名眼见的水手,指着江面,大声道。
    一艘单桅快船,在舰队中飞快穿行,很快便抵达了灰鹅号身前。
    立刻有人放下了绳索,一名矫健的水手爬了上来,飞快的跑到史杜宾面前道:“禀报陛下,海面上传来大规模的炮击声,疑似发生大规模的海战。”
    “疑似发生大规模海战是什么意思?”史杜宾强压着心中的火气问道,“你们究竟有没有看到咱们的救援舰队?”
    “禀报陛下,没能看清楚。”这名前哨船船长也算是有眼力劲的人,眼见史杜宾国王双眼都要喷出火来,急忙补充说明道:“从今天早上起,江面上就起雾了,非常大的那种,别说看清海面状况,进入大雾中,根本连其他战舰都看不到。”
    “起雾?你告诉我这个天起雾?”史杜宾抬头望了一眼艳阳高照的天空,声调已经拔高了五分。
    前哨船船长已经汗如雨下,喃喃解释道:“我们先前一直处于雾区内,根本不清楚外面是大晴天,直到为了汇报情况,往上走,冲出雾区后,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那片雾区绝不是天然形成的,更像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人为制造出来的雾区?!”史杜宾双目一凝。
    一个词语情不自禁的跳入了他的脑海——术法。
    史杜宾顾不得追责这名前哨船船长,高声命令道:“驶往入江口,快点驶往入江口。”
    作为代理旗舰的灰鹅号一动起来,整个东海舰队也跟着活了起来,上面的船员都在议论纷纷,一个个主动做起了战前准备。
    他们又不是聋子,来自海面上的炮击声,他们也听到了,也产生了类似援军到了的猜测。
    这种时候,他们可不能落人后,早一步行动,早一步冲出这个见鬼的地方。
    东海舰队一动起来,两岸的炮兵阵地也跟着动了起来,一天前,他们就接到了全力开火的命令。
    只要有东海战舰进入了他们的火力覆盖射程,就要全力拦击,尽可能的击沉他们。
    只是经过为时两周的纠缠,东海舰队的士兵们,已经渡过了最初那种听到炮击声,就慌乱不堪的阶段,已经摸索出了一套对付永夜军领火炮的办法。
    时快时慢的变化战舰的行进速度、s弯行使方向,都是非常有效的战术规避,用以打乱永夜军领炮击预判。
    当然了,这种方法只适用于小规模交火,若是永夜军领不惜弹药,进行饱和式炮击的话,战术规避就是笑话。
    因为你无论怎么躲避,都会有炮弹落在他们头上,命中几率自然大幅度增加。
    正常情况下,永夜军领当然不会这么奢侈,他们的炮弹,尤其是术法炮弹,又不是廉价石头,随便捡就可以。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这句话,在哪个世界都是通用的。
    某种程度上讲,史杜宾被永夜军领用金钱砸的抬不起头来,也毫不为过。
    大决战还没有开始,永夜军领早已经砸出了半年全部收入,这足以顶上东海国三年全年税负收入了。
    但是到了现在这一刻,显然不再是心疼钱的时候了。
    各种术法炮弹、普通炮弹,疯狂的往下砸,很快几处适合拦截的朵瑙江面,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有的地方,烈火在水面上,熊熊燃烧,发出滋滋的响动声,蒸汽升腾,将这里变成了一片火汽之域。
    想要穿过这里的战船,不仅要面临炮击,还要面临烈火煅烧和蒸汽灼烧。
    有的地方,则变成了黑洞一样的黑域,冲进去后,等若置身在黑夜中。
    有的地方,刀子一样的风肆虐,将行经这里的战舰风帆,变成千疮百孔的筛子。
    有的地方,浮冰处处,大型战舰还好说,这些人为浮冰对他们造成的伤害相对有限,小型战船想冲过这里,可就麻烦很多了,就算是没有被浮冰顶出窟窿,速度也会受到影响,造成更多轮的炮击。
    有的地方,原本战舰可以畅通无阻,却变成了暗礁处处,水流变的诡异难测,战舰行经这里的难度,大幅度增加,稍微不慎,就会在自己的船底戳出一个窟窿来。
    毫无疑问,这些特殊地形,都是永夜军领用大量特种炮弹砸出来的。
    一个地区内的单一元素的术法浓度,在短时间内高度聚集的话,将会对这个区域造成临时的特殊效果。
    永夜军领便是充分的利用了这一点,将术法特种炮弹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
    史杜宾当初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冲出朵瑙江,固然是在给自己的舰队赢取了重新修正的时间。
    同样也给永夜军领了,大量准备和布局时间,想要冲出去的难度,将会大幅度增加。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傻子都感觉出其中存在极大问题。
    等到史杜宾冒着炮火,到入海口最前沿一看,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整个朵瑙江的入海口,都被一层诡异的白雾区笼罩着。
    这个白雾区,诡异就诡异在。
    单纯从上游看,是发现不了的,入目的依旧是碧海蓝天、永夜军领的战舰游弋,炮口森寒,与平时并没有区别。
    但是随着慢慢深入,周围便浮了一层似真似幻的白蒙蒙雾气,越深入,雾气越浓郁的那种,最后连东西南北都辨别不清楚了。
    这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术法制造的白雾区这么简单,里面似乎还带有迷幻功效,欺骗人的视觉。
    “陛下,下命令吧!准备全舰突围吧!”浑身裹满纱布的莉娜舰队长道,“又是迷幻白雾,两岸又是不计消耗的全力阻拦,肯定是咱们的援军到了,已经与他们的舰队交上火了,他们才用这种方法拖延时间,若是行动晚了,对方舰队说不定会先一步重创咱们的救援部队,那个时候,什么都迟了。”
    莉娜舰队长率领的五万登陆部队,虽然近乎全灭。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非战之罪,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莉娜舰队长一直率队奋战到最后,方才带着残余人员幸运的逃回战舰上。
    史杜宾这种情况下,不仅不能重罚莉娜舰队长,反而要大力嘉奖她的忠义,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下面的士兵心寒,遇到战事的时候,奋勇往前。
    “就怕这是永夜军领引诱咱们主动出击的阴谋。”史杜宾将自己的担忧如实相告,“若是等到咱们顶着对方的迷幻白雾冲出去,却发现咱们的援军根本没有到,而是对方严阵以待的舰队呢?到时候损伤将会超乎想象。”
    莉娜舰队长不由得为之一滞,眼底闪过了一丝阴郁,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悍勇无畏的血鲨史杜宾·康芒斯吗?
    究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阴柔寡断?
    战场上怎么能够容的如此犹豫不决?
    就算是错误的决断,也不做出任何的决断要正确!
    莉娜舰队长心中虽然浮起了浓浓失望,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反驳道:“陛下的担忧固然存在,但是陛下就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性,咱们的援军已经到了,并且在海上与永夜军领的舰队苦战,咱们这边却因为担忧按兵不动,一旦救援舰队被逼退,咱们岂不是错过了最佳的逃离机会?
    我觉得与其在这里干耗着,不如就当外面是咱们的救援舰队到了,鼓舞士气往外冲,总有一半的几率赌对,就算是赌错了,咱们也知道莱顿救援舰队就在不远的地方,随时都会加入战场,永夜军领的舰队也不会逼迫的太急,咱们也可以尽快的返回大湾群岛,确保咱们在那里根基的安全。”
    莉娜舰队长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让史杜宾呆立数秒,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憔悴的脸庞重新恢复了坚毅,点点头道:“舰队长所言甚是,我由于太过重视咱们舰队,不想让他有太大的损伤,反而有些犹豫不决了,只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损失已经不可避免,只是大点小点的取舍问题,传我命令,援军已至,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今日,擂起战鼓,全舰队出击,一定要不计代价,抢冲出去。”
    “传陛下命令,全舰队出击。”
    “咱们的援军已经到了,永夜军领的舰队已经被缠住了,正是我们突围的最佳时机。”
    “此战只可进不可退,所有战舰需得奋勇向前,哪怕是沉没,也要沉没在冲锋路上,带着敌人的战舰一起去死。”
    “回家,我们要回家,自凡是挡我们回家路的人,都要死!”
    “回家!回家!回家!”
    很快史杜宾全舰队突围的消息便传递了下去,各个战舰、战船的舰长船长们,开始向下面鼓舞士气,做最后的战前准备。
    东海舰队从上到下,劫掠之心早已经被打掉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从朵瑙江中冲出去,返回大湾群岛。
    在他们的眼中,永夜军领驻守的朵瑙江已经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有生之年,他们绝不愿意再踏足这里。
    笼罩在朵瑙江江口的迷幻白雾,在永夜军领有一个官方学名——蜃雾。
    其根源不是别的,正是肖恩鲜少动用的灵魂战兽——吐雾蜃蟒。
    肖恩之所以很少动用他,并不是这种灵魂战兽能力不强。
    而是这个灵魂战兽的主要能力蜃雾偏向于防御性质,使用起来,比较耗费精力,少则需要数日,多则需要数周开始布局。
    被堵在朵瑙江上的东海舰队,给予了它最佳的施展机会。
    制造一个直径十几公里蜃雾区,笼罩整个朵瑙江入海口,单凭一个吐雾蜃蟒是做不到的。
    若是加上探索者舰队旗舰龙吼号的话,就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