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正面接触

奥术起源 作者:永夜骑士

      “城主什么意思?”德维特大祭司露出了不悦的神色,“你是在质疑母树使者的身份?还是在质疑我在这上面的专业性?我就算是再老眼昏花,也不会辨认错母树的气息,尤其是如此浓郁的气息,我可是前所未见,不是随便砍一棵树枝就能够伪装的。”
    洛克萨尼城主耐心解释道:“大祭司误会我的意思了,只是城市防护罩关系到我们整座城市和二十万人的生死,不可轻易妄动,若是对方真的是母树使者的话,相信我们的城市防护罩,不会对其构成伤害和威胁,这也算是对他身份的最后一道考验,若是他能够顺利的穿过城市防护罩,我将会亲自向他赔礼道歉,任由对方处罚,大祭司认为如何?”
    经过这一阻拦,德维特大祭司反而冷静下来了,点点头道:“城主这是稳成之见,反倒是我因为母树失联,有点太过慌乱,太过急于与母树取得联系,反而有点失去分寸,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等一下,母树使者真的怪罪,我与你一起受罚。”
    “快看,快看,他要来了,他马上就要接近城市防护罩了。”
    阿比盖尔人群中传来的一声惊喊,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半空中。
    经过短暂的打量和对视之后,见对方并没有打开城市防护罩迎接自己进入的意思,肖恩只能硬着头皮,缓缓靠近,试上一试了。
    对方出现这样的举动也可以理解。
    某种程度上讲,自己算是来历不明。
    而城市防护罩又是他们保命的根基所在。
    能不能自行控制姑且不说,就算是能够自由控制,也不能随意开启关闭。
    换成是他,必然会慎重对待。
    所有阿比盖尔人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对他们来说,肖恩不仅是母树使者那么简单。
    同时他还是希望的象征。
    所有的阿比盖尔位面的智慧生命,他们能够从大灾变中生存下来,依靠的全是他们脚下这棵世界树。
    一旦世界树出现了问题,他们现在勉强维持的生活体系,也将会为之崩溃。
    而在数周之前,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世界树的状态急速恶化,曾经被世界树压制的邪恶力量,趁机而起,对他们的城市展开了疯狂围攻。
    最让他们感到崩溃绝望的是,那些自然祭司们,失去了与母树意识之间的联系,因为母树建立起来的梦境,也彻底关闭了,他们失去了与其他城市之间的联系。
    他们城市变成了一座悬浮在空中的孤城。
    而肖恩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哪怕是对方并不是预言中的母树使者,凭对方先前对上扭曲梦魇大军展现出来的非凡战斗力,对他们眼前的处境也有所帮助。
    相反,对方要是敌人的话,对于他们的威胁绝对是灾难级的,只能寄托城市护罩能不能挡住对方了。
    随着肖恩的不停接近,那层翠绿色的无形壁障浮现,一股强大的排斥力,向外推送着肖恩。
    推送力量与肖恩进入深度成正比。
    越深入,这种排斥力也就越大。
    肖恩有些情不自禁的被这层城市防护罩所吸引。
    先前的时候,肖恩单纯的以为,这是阿比盖尔世界树的力量使然。
    但是等到真正实质性接触的时候,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根源力量确实来自阿比盖尔世界树不假,但这并不是纯粹的能量护罩,更准确说,应该是法则能量护罩。
    阿比盖尔世界树直接改变了这座城市周边的法则,让其从大环境中独立。
    这座树城的情况,就像置身在一个完全密封的球中。
    其绝不仅仅是拥有将扭曲梦魇阻挡在外面的效果,同时还能够稳定防护罩内自然环境的效果。
    别的不敢说,有一点肖恩可以百分百确定。
    树城内的氧气含量和自然环境温度,都比外面要高很多,很可能与他们原本生存的环境相差无几,否则的话,阿比盖尔人的处境将会比现在的还要恶劣。
    除此之外,外界的飓风、雷暴、暴雨之类的自然灾害,肯定会被城市防护罩大幅度削弱。
    飓风到了里面,就变成了中到大风,大风则变成了小风,小风变成了微风。
    这种法则隔离的状况,不是弱化版本的位面壁障又是什么?
    一个曾经困扰肖恩很久的问题,豁然而解。
    古安迪斯帝国的浮空城布瑞桑,是不是也使用了这种技术,方才敢跳入阴影夹缝?
    这种技术对永夜军领、对阿沙恩大陆意义重大。
    一旦掌握了这种技术,意味着将会彻底改变未来战争方式。
    因为这种技术,绝不仅仅是运用到城市上那么简单,战列舰那种移动式堡垒,同样也是绝佳载体。
    到时候不需要像眼前这座城市防护罩这么凶残,只需要能够抵挡一部分远程攻击,都会让他们的战斗力直线飙升。
    不仅仅是城市防护罩这一门技术的问题,相信在大灾变的刺激下,阿比盖尔人一定将自己的战斗潜力,尤其是对于扭曲梦魇的战斗潜力挖掘到了极致。
    说不定他们中还存在着,他们永夜军领所没有的独特技术。
    肖恩先前的思维模式,还是被阿比盖尔女神给引导了,将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阿比盖尔人的灵魂上。
    却对摆在自己面前的一笔巨大财富,视而不见——阿比盖尔世界树本身就是一笔不可衡量的财富。
    这可是抽去了整个位面的本源物质、法则、能量催生出来的怪物。
    是打破法则的存在,对阴影能量都具有超强的净化能力。
    若是将其中的材质切割出来,是不是可以充当天然的建筑或者造船材料?
    会不会具有普通建筑材料所没有的特殊功效?
    当然了,这个前提是建立在,肖恩能够想出将这些材料,大量带回自己位面的办法。
    “进来了,他真的进来了。”
    “神力护罩竟然裂开了,他拥有操纵神力护罩的能力!”
    “母树的力量,那是母树的力量,只有母树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点,现在我们可以放下所有成见了,他就是母树的使者。”
    “大家还等什么,还不随我一起参见母树使者!”
    阿比盖尔人中传出的阵阵兴奋惊呼,将肖恩发散性的思维吸引回来了。
    肖恩现在操纵的虽然是法则之躯,但是主要构成还是自己位面的法则,能够自由出入阿比盖尔位面,那是因为从阿比盖尔女神的手中,拿到了特殊通行证。
    但是当真正面对法则碰撞的时候,依旧会受到排斥。
    城市防护罩现在便是这种情况。
    好在他带着阿比盖尔位面神器生命法杖。
    随着城市防护罩的压力,自动生出了反应。
    一道纯粹的翠绿光芒,将肖恩的法则之躯包裹。
    先前的那种排斥力,顿时消失,如同打开了一扇大门,放肖恩通行了。
    “翡翠城城主洛克萨尼,参见母树使者。”
    “翡翠城大祭司德维特,参见母树使者。”
    两名为首的阿比盖尔人快步迎了上来,神情肃穆的向肖恩施以大礼,由于双方体型过于悬殊。
    这两名阿比盖尔人,不仅需要将脖子完全扬起来,还必须尽可能用大嗓门说话。
    由于礼节不通,肖恩并没有贸然回礼,法则巨人如同一尊钢铁卫士一样,拄着生命法杖而立,胸口的法则符文闪烁,裂开了一扇大门。
    肖恩的能量分身,从中钻了出来。
    出来的瞬间,肖恩只感觉一阵失真,有种脱掉了一层厚重外衣的感觉,还有一种浓重的虚弱感涌上心头。
    能量分身连同自己的灵魂意识一起困居法则之躯的这段时间里,虽然也因为吸收了大量本源物质、法则之力和法则符文碎片,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早已经突破了原本极限。
    但是相比起法则之躯来说,力量悬差太过悬殊。
    法则之躯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机甲,但是双方还是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因为机甲都是通过外力来驱动的,人只是其中的操纵者,就跟人驾驶汽车或者其他机械,并没有什么区别,都属于外力。
    法则之躯就不一样了,它是通过法则符文作为核心,直接与肖恩的灵魂连在一起的,等于是换了一个身躯。
    肖恩现在哪怕是从法则之躯中出来了,依旧可以通过法则符文对法则之躯,进行一定程度的遥控。
    只是这种遥控,远没有直接操纵那么直接、反应那么迅速罢了。
    肖恩的灵魂意识,现在同样今非昔比,适应能力超群,仅用了数秒钟,就重新掌握了一切,连翅翼都没有伸出来,直接从法则之躯上面一跃而下。
    在距离地面还有七八米的时候,身形自动调整为站立状态,速度巨减,就像一根羽毛一样,缓缓飘落,神态当真是要多从容就有多从容。
    羽落术。
    一个非常适合高空降落的法术。
    肖恩现在顺手拈来。
    等到真正站到阿比盖尔人面前,有了对比之后,肖恩才发现,这些疑似与精灵有着渊源的智慧生物,体型要比预想的要高,男性普遍在二米以上,女性则在一米八九之间,五官与整体造型上,倒是与人类没有太大悬殊。
    至少肖恩粗略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两个脑袋、三只眼睛,四条腿的独特存在。
    事实上,肖恩通过法则符文吸收的众多扭曲梦魇记忆中,多元宇宙各个位面的智慧生命,虽然称呼、语言、风俗等方面各不相同。
    但是大部分智慧生命,总体上而言拥有很大的相似性,充其量就是肤色、发色、身高体型存在着细微差异。
    若是一个两个位面是这种情况,还能够用巧合来解释。
    若是大多数位面都是这种情况的话,那就是必然了,肯定是有一条更高级的法则,限制着各大位面的发展。
    也有可能所有位面的智慧生命,同出一源也不一定。
    面对肖恩搞出来的一系列操作,那些阿比盖尔人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显然这些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看清肖恩新状态的模样,两名翡翠城的实权人物,对望了一眼,里面流露着掩饰不住的惊诧。
    不仅惊诧肖恩现在的能量状态,同时还惊诧他迥异于他们的外貌,这与他们所知道的任何一种智慧生命都不一样。
    但是转瞬又释然了,当大灾变降临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就不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世界。
    对方作为无所不能的母树使者,相貌上与他们存在一点差异,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能够给他们带来实际好处,以及关于母树最新情报就足够了。
    其实肖恩完全有能力,用能量分身模拟其他阿比盖尔人的模样。
    但是这么做明显没有意义,阿比盖尔位面已经注定要崩坏,这些人究竟能不能以圣灵的状态,进入肖恩的世界都是一个未知数。
    阿比盖尔女神交给肖恩的可仅仅是一个灵魂容器。
    若是连肖恩是其他位面智慧生命这个事实都接受不了,他们又怎么接受,位面大迁徙?
    乃至放弃在这个位面的所有一切?
    翡翠城城主洛克萨尼率先开口道:“尊贵的母树使者,感谢您帮助我们接触破城危机,同时为我们没能开启神力护罩迎接您,致以十二分的歉意,只是我们现在的状况,使者阁下已经看到了,神力护罩是我们最后的防御,关系到翡翠城二十万人的生死,必须慎重对待。”
    “城主阁下,无须自责,你们的决定可以理解,我也不希望因为我,让那些梦魇怪物有可趁之机,对付那些诡异莫测的怪物,再谨慎也不为过。”肖恩一脸肃容的道。
    他明明用的是最纯正的安迪斯语,但是说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强调略微怪异的阿比盖尔语。
    阿比盖尔女神在肖恩灵魂中安装的翻译程序,不仅拥有听的功能,就连说的功能也囊括了,这一点必须为她点赞。
    “那就好,那就好!”洛克萨尼城主眼见这位特殊的母树使者,并不像看起来那么难以交流,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