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逃脱

抬龙棺 作者:微胖大叔

      “算了算了,先把这东西拿上吧,说不定以后有用呢。”我小心的将手中的羊皮卷叠了起来,放在了口袋里面。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我们乘着那一扁小舟离开了这里。
    有地下河一定有出口。
    循着这个道理,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地下河出口的位置,看到光时,我们有些激动。
    算下来我们在那个地下墓葬一星期有余。
    真是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
    在里面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着,生怕一个意外就将我们的生命夺去,但是现在走出山洞之后,我们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一鸣!”
    刚走出山洞便听到外面楚思离的声音。
    “我们在这儿!”
    我激动地对着楚思离大声吼道。
    万幸,我们几个人在这一次墓葬冒险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受伤。
    所有的人都存活了下来,而且没有一个人因为这件事情受伤,这可以说是我们不幸中的万幸,章大哥虽然有些虚弱不过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不少,威胁不到生命。
    谭金看了一眼自己的挎包又撇了一眼我们身后的山洞骂骂咧咧的说道:“这些东西还是留在这儿吧,省的晦气。”
    说着他一把将自己里面装着无数珍贵文物的挎包扔了进去。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欣慰的样子说道:“你谭金大爷什么时候有这种觉悟了,这一趟下来你倒是明白了不少。”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谭金大爷在这一次有多勇猛!”谭金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膛,乐呵呵地对着我们说道。
    “还能开玩笑,看来你们没什么问题。”
    一个人朝着我们慢慢的走了过来。
    杨宇文。
    杨洪国在看到自己侄子来的时候,也有些意外,上前直接一脚踹在了杨宇文的屁股上嘴里大声骂道:“我不是说让你别来吗,我让你跟着他们可没让你去参加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向你妈我姐姐去交代啊?”
    我们沉默了。
    这一次确实是我考虑的不周到。
    原本是想着杨宇文第一次加入我们,如果不带着他一起的话,怕他误会,所以为了避嫌我就带着他一起来到了这里。
    “杨洪国,这一次确实是我的错,你也别怪宇文了,咱们有惊无险地活了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赶紧收拾东西回去吧。”我走到杨洪国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抱歉的说道。
    只有经历过那种事情的人才会明白那件事情有多么恐怖。
    当我们进入到墓道当中所经历的事情,恐怕就算是告诉普通的人,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我们嘴里所说的那些事实。
    这些事情实在是太扯淡了,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认知。
    就连我们第一次见到那些能够变换成我们模样的黄大仙时,都有些诧异,甚至被他的伪装外表给骗到了。
    在走之前我扭头撇了一眼墓葬的位置。
    没有任何不舍,甚至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仍然能够想起濒临死亡时的那种情况,当时整个人处于黑暗当中,非常绝望。
    我实在是不想再回忆起有关于一星半点的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记忆。
    至于后面善后的事情,我们打电话告诉刁爷之后他说会找一个人来处理掉这个墓葬,就不用我们再去担心这些事情。
    在车上我昏昏欲睡。
    头歪在一边很快就睡着了,但睁开眼时,自己存在于一团混沌当中。
    这种感觉和之前被杨曼丽抓走的情况一模一样,到这时我才回想起杨曼丽当时所说的话,似乎之前我已经把那些事情全抛之脑后了,但在这时我已经记起了这些。
    那场游戏。
    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游戏,我现在还是无从得知。
    日后我只能小心堤防。
    在混沌当中我静静的坐着,刚才我尝试着想要从这里走出,但是发现整团迷雾大的出奇根本没有办法,而且不管走到哪里面前总是一团黑暗,似乎在这里根本不存在着光亮。
    一团火光燃起。
    我感觉到了火的温度,而且能够感觉到眼前的亮光。
    一个看着和蔼无比的老人坐在那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爷爷,你怎么在这里?”我意外的看着自己面前突然出现的老人,那张面庞无比清晰,爷爷仍然像之前一样和蔼。
    但是爷爷似乎并不具备沟通的能力,他就坐在那里抽着旱烟嘴上挂着一副和蔼的笑容,静静的盘坐在空中看着我。
    “一鸣一鸣!”
    我感觉到了身体正在被摇晃,整个人瞬间睁开了眼睛。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闷热,而且能够感觉到衣服正在和自己的肌肤撕扯,那种感觉就像是皮肤粘在了衣服上。
    我看了一眼四周。
    我们现在已经坐在了火车上,而且距离湖南已经很近了。
    老霍坐在我旁边将桌子上面放着的饭朝着我推了过来说道:“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赶紧吃点热乎的饭垫吧垫吧。”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接过饭盒之后却感觉到没有任何胃口。
    “其实我觉得我根本不具备任何的能力,我现在所明白的一些道理,无非就是爷爷的棺经里面所记载的东西罢了,你觉得我真的有那个能力能够坐镇整个阴五门吗?”我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章大哥,又看了一眼其他人。
    从墓葬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道理,我是否真的具备着那个能力,我总感觉自己好像一无是处一般。
    我看上去并不像是天资聪颖的人。
    经历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在这些事情上面才有成长。
    说到底,我也不过是借助着爷爷的余威坐镇葬门,而且在我手中所掌握的本领也是爷爷的棺经里面所记载的。
    “那你对葬门的了解呢?”章大哥勉强的抬起头看了看我。
    我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只感觉是一个非常隐秘的组织,依靠我自己的理解,不过是帮别人抬抬棺材罢了。”
    我不知道自己的脑海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就像自己滋生的一般。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