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宋氏公子_分节阅读_4

[花样]宋氏公子 作者:墨暖城

      “局长,”负责人凑近尹智厚的耳朵轻声说,“在船上发现少量违禁品。”
    违禁品?尹智厚皱皱眉,撇头看了看一直淡然处之的宋宇彬,下了决定。
    这是我最后能够帮你的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我们回去。”
    “是!”海监负责人迅速通知海监局的人收队,几分钟内就迅速撤离了现场。
    尹智厚看了眼宋宇彬,心下也明白此地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并没有多做纠缠就上了车疾驰而去。
    第3章 重生
    那旁的宋宇彬也从助手那儿听说了违禁品被查验的事,已经做好了被带上车问话的准备,却不曾想尹智厚并没有为难与他,而是带着海关处的人离开了现场。也让他心中隐隐有些明悟,F4的他们可能并没有完全与他为敌。
    那几个亲密无间的兄弟,到现在也还是他的兄弟。
    宋宇彬释怀一笑,对身旁的负责人轻声吩咐了几句话后就转头离开了。
    他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却又说不上是什么。现在的他也就只能拼出一切的保护他的大后方——宋氏。
    米色西装已经被染脏,就如同他对苏易正那份洁白无瑕的感情,渐渐被染上了黑色。
    宋宇彬突然有了一种明悟,他和苏易正已经回不去当初。但他还是爱着他的,可以为了他丢掉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只是他开始明白苏易正对他真的没有那种感情。
    而他强求了苏易正这么多年,这次终于想要放手了。
    放在西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宋宇彬皱皱眉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
    “什么事?”
    阿林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少爷,有一个陌生电话打到办公室要求你马上去冀南街仓库六号①,他们说苏少爷在他们手里,你要是不……”
    手里的电话应声而落,宋宇彬蹲下身体按住自己的心脏,仿佛只要按住就能缓减心脏突然的剧痛。他茫然的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忽然想通了一些事。
    他就凭着李公子的一面之言就相信易正是真的想要他死,其实真正想让他死的不是苏易正,而是李公子。只有苏易正死了,他才有可能生无可恋,然后宋氏垮台后得益最大的是李公子。
    那些照片,不过是合成的而已。
    想通了这些,宋宇彬没来得及顾地上的手机就冲进了车子的驾驶座里。如果苏易正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电话那旁的阿林呼喊了几声少爷没有声音应答后就感到事情不妙。他咬咬牙,带领了几个心腹就向冀南街的六号仓库冲去。
    赶到六号仓库外的时候宋宇彬已经是狼狈不堪了,平常梳理得体的发型被汗水浸湿,贴在如白玉般的颈项上。袖口被烟头烫出了几个不规则的圆洞,冀南街的六号仓库是一个大型仓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仓库曾经被用来堆放各种武器,后来被政府查封后就一直无人使用。若不是宋宇彬曾经来这训练过一段时间他也不会知道冀南街六号仓库的具体位置。
    宋宇彬在下车之前犹豫了下,还是关上车门在驾驶座的底盘下按住一个按钮,一个在副驾驶座位前的一个小匣子弹出,里面是一把手枪。他拿出手枪熟练的在手上玩弄了几圈,从另一个小匣子里取出子弹,熟练的上好子弹,拉开保险栓,将子弹上膛后插进自己后腰上,用西服将它遮盖了个大概。
    最后环顾了车内一圈,轻叹口气后下了车。
    他低头吻吻中指带着的银戒。那是他去买的对戒,强迫苏易正也带上了一只。
    有些人,真的是强求不得的。强求了,终究会伤人又伤己。
    这次,我放你自由,易正。
    站在六号仓库的大门口,宋宇彬敲了几下在卷帘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卷帘门闻声拉起。
    几个古惑仔行头的青年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青年叼了根牙签扬扬头打量的说:“你就是宋宇彬?”
    宋宇彬厌恶的皱皱眉,没有答话。
    “哟,还挺高傲的嘛,”叼根牙签的青年突地把牙签吐出来,用脚在地上碾压了几圈,“老子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这天下不是就你宋宇彬会高傲,兄弟们给我揍,老子要叫他。妈来了都不认识他。”
    话音刚落,从角落里聚集起来的八个古惑仔就一起扑向了宋宇彬。
    宋宇彬向旁边闪了一下,就让刚才叫嚷的最凶的古惑仔和另一个古惑仔来了个亲密接触。对右边扑过来的古惑仔用手肘顶了一下对方的肺,给对方来了个过肩摔,干净利落的干掉了8个古惑仔。
    “宋少爷何苦以大欺小,”另一面墙后传来一声嗤笑,继续说,“宋少爷这是去做什么了?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好歹当初还是F4的一员呢。”
    这个声音宋宇彬认识,就是道上的第三把交椅韩进。
    宋宇彬本想跟对方放下狠话,但转念一想就想到苏易正还在对方手里就没了辙。
    他朗声道:“韩老大,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抓来的人呢?”
    “什么人?我抓的有人吗?”韩进笑着反问,“兄弟们,我韩进抓过人吗?”
    “没有!”各个角落里传来整齐划一的声音。
    “只要你放了苏易正,我宋宇彬任你处置。”宋宇彬咬咬牙突地半脚跪地,在偷笑的古惑仔蓦然一惊,场面出奇的安静。
    易正,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你在他手里,我也会不竭于力的救你出来。
    哪怕世界上再无宋宇彬这个人我也在所不惜。
    我欠你太多,这些还还不清。但我宋宇彬再也还不了你了。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我韩进能有一天能受你宋宇彬一拜,”韩进的笑声突然停止,语气变为像毒蛇一般的阴冷,“如果你知道苏易正……”
    韩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冷漠的声音打断:“你话太多了,韩进。”
    声音的主人从一墙之隔外走了出来,正是宋宇彬心心念念要救的人——苏易正。
    此刻的苏易正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脸上是前所未有过的冷漠。他走到宋宇彬面前,眼中尽是厌恶:“宋宇彬,你想过有这一天吗?”
    在婚礼上软禁他,让苏家颜面尽失,让十几年来的兄弟之情瞬间化为乌有。那种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你感受到了吗?宋宇彬。
    宋宇彬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面前完好无损的苏易正蓦然笑开,“想过。”
    这种结局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了——死在苏易正的手里。
    里面的韩进也走了出来笑道:“宋宇彬,如果没有苏少爷拿出来的那几份文件,我们还不可能弄垮宋氏呢。”
    “闭嘴。”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苏易正转头看向韩进,“韩老大,你忘了我们所做的交易?”看向韩进的眼中带了警告。
    韩进干笑了两声,故作淡定,“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是吧苏少爷。”
    苏易正警告的看了两眼韩进后才转过头对宋宇彬说:“你软禁了我三年,我要你的宋氏,这很公平,你走吧,无论是去什么国家我苏易正绝不会再追究。”
    这是我能容忍你的最大限度,从此你我天涯海角,再不相见。权当是十几年的兄弟之情的最后仁慈。
    你别逼我,宋宇彬!
    宋宇彬没有搭话,依旧直盯盯的看着苏易正,右手不自觉的摸着左手中指上带着的戒指。
    “易正,你有没有恨过我?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可能已经跟秋佳乙结婚并且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宝宝;如果没有我,秋佳乙不会被强迫着跟另外一个人结婚,她或许还会等着你,因为你是她最爱的易正前辈啊……”
    看,他宋宇彬就是这样不知好歹的人,明明易正允许他离开。但他不想要这样的结局,他最好的归宿是——死在苏易正的手里。与其卑微的活着,不如骄傲的死去,而且你还能记住我,不是吗?
    苏易正皱皱眉,想要打断宋宇彬:“够了!”
    “怎么够呢?”宋宇彬歪歪头,状似无邪的笑笑,“其实金丝草跟俊表离婚也是我的手笔呢,谁叫她老是通过俊表探听你的消息然后告诉秋佳乙。所以啊,我就去找了几个人陪了金丝草一晚上,结果第二天他们就离婚了,真是太经不起考验的婚姻了。”
    “今天你和秋佳乙在雨中散步我看到了呢,本来想除掉她的,但当时你在旁边我还是没下的去手…”
    我说的越多,你就越愤怒。但现在你有多愤怒等我死后你就会永永远远的记住我,即使你不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