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宋氏公子_分节阅读_13

[花样]宋氏公子 作者:墨暖城

      很多学生都没有注意到,被实施红牌惩罚的学生在接受过惩罚后往往在一个月内家境都会有不同程度上的提高。这是四家族对这些家族的另一种安抚。
    这也是很多家族对F4这种近乎无理的惩罚采取忽视的一大原因。但这些事,所有家族都心照不宣的没有给家族的继承人透露一丝半点。
    原因不过是四大家族的联合压迫。
    果不其然,当天中午金申俊就在他的更衣柜里看见了一张红牌。红牌上有一个骷髅头,下面还有F4明晃晃的黑色大字。
    所有在神话初中接受过教育的学生对于金申俊的态度立马改变。殴打、威胁、在书上倒油漆、关厕所。几乎是在神话高中里,金申俊就是被人人喊打的对象。
    直到3天之后金申俊跪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具俊表道歉,此事才算真正的完结。
    F4的恶劣,经此一事后深深的印在了神话高中的每个学生的心里。
    他们从心底里喜爱F4,但也从心底里恐惧F4。
    第10章 金至
    “宋少爷,我是您聘请的心理医生,”男人温和的笑着,一个人都显得温润儒雅。
    宋宇彬懒懒的坐在沙发上,微微上挑的唇显得放荡不羁。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自称是心理医生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的休闲西装,鼻梁上方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嘴边挂着温和的笑容,坦然的接受着他的打量。
    这个男人的实质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纯良无害。
    宋宇彬用手指敲敲脑袋,颇有兴趣的想:这个男人应该和他是同一类人。
    表面上温和无害,内里不一定是怎样的肮脏与……龌龊。
    “少爷,我们可以开始治疗了吗?”男人转身坐在宋宇彬对面的沙发上,盯着宋宇彬漂亮的眼睛道:“宇彬可以只把我当成一个好朋友?”他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微微皱眉,仿佛是一个想要跟对方做朋友而无法做到的人那样的苦恼。
    似乎还挺有趣的?宋宇彬把手从头上放下,低头瞥了眼对方胸前的铭牌,金至吗?
    “金至。”
    “诶?”男人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那么宇彬和我一起做个游戏吧,只允许第一感觉,不可以思考哦。”
    “你最近经常失眠吗?”
    宋宇彬抿抿唇,回答:“没有。”
    “你会对你喜欢的人或事物倾注一切吗?”
    “不会。”
    “如果我掉落在一个很深的池子里,而且我不会游泳,你来救我自己也会有很大的危险,你会来救我吗?”
    “不会。”
    “为什么?”
    “因为我身边有人可以下去救你。”
    两人的速度很快,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两人一问一答就回答了几个问题。
    男人停止了提问,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异色。他挺身坐直了身体,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块小小的钟表,钟表上面系着一根由金属制作的链子,男人牵着链子的一处,整块钟表就落了下来,在暖色的灯光打照下显得精巧非常。
    宋宇彬靠在沙发上,懒懒的看着男人的动作。
    这是要催眠?
    催眠,上一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做过,只是让自己睡了一个好觉而已。那这次,也让自己睡个好觉吧!
    男人拿着那块钟表在空中晃了晃,钟表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度。
    “宇彬,这个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是什么吧?”男人的笑容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我们试试吧。”
    既然问题不能让你坦白,那我们试试催眠如何?
    看看你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
    所谓良医,也要知道病人究竟是怎样的状况才好对症下药,是吧?
    男人慢慢的晃动着钟表,钟表的弧度越来越大,男人磁性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慢慢的盯住他,现在没有任何人,只有你一个人。”
    “你现在很累,你很想睡觉,现在你坐着的就是柔软的沙发,好好的睡一觉吧……”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轻,钟表划过的弧度也越来越小,宋宇彬也慢慢阖上了眼睛。
    等到宋宇彬完全阖上眼睛之后男人满意的一笑,将手中的钟表放在了上衣的口袋,轻声走到柜里随意拿出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我这是在哪儿?
    宋宇彬的眼前一片漆黑,他不断的奔跑,最后仿佛是隧道里一样在不远处透出一丝光亮。他奋力的跑出隧道,眼前出现了一副美丽的场景。
    青色的草,蓝色的天空上偶尔飘浮着几丝白云,身旁立着几根白色的柱子,柱子上缠满了粉色和白色的纱,五颜六色的气球时不时的飘上天空。
    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舞台的背景墙上贴着一张甜蜜的照片。
    两个人在亲密的接吻。
    一个是秋佳乙,一个是……苏易正。
    宋宇彬猛地跌倒在地,不知所措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尹智厚和具俊表都穿着白色的西装礼服,在宴会间交织应酬。
    他们似乎都没有看见宋宇彬,依旧自顾自的笑着,闹着。
    金丝草牵着一个女人走进了场地,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笑得娇艳而幸福。
    那个女人他认识——秋佳乙!
    那么这是,苏易正和秋佳乙的婚礼。
    他痛苦的闭上眼,脑海里一片空白。
    天上突然下起毛毛细雨,很快的一片场地上就变得烟雨蒙蒙起来。
    “苏易正这个人我带走了。”
    那样熟悉的声音,那样不可一世的语气。他突然睁开眼,看见场上站满了穿着黑色西装的人。
    自己则站在原本只有两个人的舞台上,三人的同立。他仿佛是多出来的那一个,滑稽而突兀。
    场上哗声一片。
    “苏易正,你欠我的现在要还给我了吧?”
    舞台上的他盯住苏易正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这是你欠我的,苏易正!”带着最后的疯狂与决绝。
    舞台下的他看着舞台上的自己,闭了闭眼,滑出一颗水珠。
    苏易正,你其实并没有欠我什么。真正欠你的,是我。
    是我让你苏家从四大家族的辉煌中滑落,是我让你的陶艺梦想从此中断,是我让你心爱的女孩从此跟你两路茫茫。
    无论我对你再好,也掩盖不了我对你伤害的事实。你说的没错,我是一个自私又自我的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