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宋氏公子_分节阅读_71

[花样]宋氏公子 作者:墨暖城

      能够被家族培养出来的人没有几个是省油的灯,谁的心里都多的是弯弯绕绕。
    宋宇彬正准备开口解释,却见苏易正已经准备坐上一辆小轿车,只得走到轿车前认命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有两个人,一个一脸笑意的男人,长的并不是特别出众,但却是让人过目不忘的一张脸,平凡的五官凑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在眉眼弯弯的时候更加让人感觉亲近。
    而另一个则是似笑非笑的苏易正,他正低声和司机交谈着什么,在看见宋宇彬打开车门后就停下了交谈,转过头看向宋宇彬做着淡淡的介绍:“Leo。”
    “你好,”宋宇彬挑眉,也不让苏易正给他做介绍,而是靠在背椅上,凤眼一挑无端端的显出几分凌厉来,“我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前座的男人打断,“是宇彬少爷吧……”他的眉眼含笑,明明是无礼的举动却被做的多了几分理所应当,“先生经常提起你呢。”
    “哦?”宋宇彬无意义的反问一声,也没想着男人会回答,伸出手去握住苏易正的手,对着苏易正浅浅的勾起一个笑容。
    男人从后视镜里看见宋宇彬的笑容,心里忽的一紧,轻声道,“先生以前也经常这样笑,笑的……也和少爷您一样好看。”
    “只是后来,先生他便不笑了……”
    “自从小先生去世以后。”
    男人说完这个自觉失言,便专心的开起了车,没有说话。
    宋宇彬和苏易正对视一眼,皆看见了对方眼里的震惊,但他们都没有说话,一路无言。
    那个男人……是谁?
    是那个让宋朝高调出柜的那个男人吗?还是另有其人!
    “嗡——嗡——”宋宇彬掏出手机,看了眼前面开车的男人,用手指划过开了锁,打开了短信。
    短信的来信人是刚刚才离别不久的Jason,而之所以来信则是因为宋宇彬之前拜托Jason的事。
    亲爱的宇彬,具俊表那个小子已被我送到了Lester家,Lester夫妇很热情的招待了我。当然,也让我看见了什么是Lester夫人最美丽的一面,虽然那一面只有短短的一秒钟,因为在那一秒钟之后Lester夫人就将我带去的那个小子打的满地跑。当然,我也下定决心再也不会考虑娶韩国的女人,韩国的女人太可怕了!!!下面是你要我给你调查的资料,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据资料上看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危险系数SSS级,你和苏美人要小心~~姓名:初阳
    年龄:43
    性别:男
    婚姻状况:已婚,丧偶[于2000年在瑞士与穆阳登记结婚,穆阳于2006年去世。]个人事迹:1998年加入瑞典国籍,并在次年在瑞典创立穆氏集团,且在同年挤入欧洲百强公司,2008年变卖穆氏所有财产投资房地产,投入股市并一举获得成功,财产无法估计。
    2007年大肆招揽世界奇才,手下聚集人才不计其数。
    2010年对韩国宋家股市发动第一次攻防战,投入资金不可估量,严重挫伤宋家实力。
    短短的几行话就将宋宇彬看的浑身发凉,他突的将手机屏幕关掉,拿在手上。
    2010年的那次宋家危机他是知道的,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和父亲都认为是宋家的竞争对手或者看准了宋家因为对一系列工程的开发和经济危机的影响而内耗严重发动的一次攻击罢了。
    那时候若不是其他几个家族不遗余力的帮助宋家,宋家……说不定那个时候就倒了。
    即使宋家那时候没有倒,但因为内耗严重也损失了不少,在后来的两年里宋家也过的无比艰难。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次差点导致宋家倒台的危机竟是初阳的杰作!
    短短十八年就能聚集那么多资金和人才,并且能够将宋家近百年的积累逼到如此地步,即使宋家那时候是虚弱期,但这个男人……当真是天纵奇才!
    宋宇彬越想越兴奋,眼神发亮,握着苏易正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
    苏易正感觉到不适,转过头一看宋宇彬便心下了然,那是强者遇上强者的眼神。他没有问话,而是默默的将手抽出覆在宋宇彬的手上轻轻安抚,心里却不由得暗叹口气。
    曾几何时,这个男人也像宋朝一样指点江山,只需淡淡的一个眼神便也有人愿意为他上刀山下火海,把他的话当做最高的行动指示。
    比如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阿林。
    他不信宋宇彬没有想过收揽自身势力,没有想过重新创造宋家的辉煌……但毕竟,光阴荏苒,时光不覆,现在的宋宇彬无论做什么都有宋晖盯着,哪怕再完美无瑕,再才华出众,宋晖也不会允许宋宇彬过早的接触宋家核心,威胁他的地位。宋宇彬能够接触的,不过是宋家明面上的生意,真正的关键宋宇彬不过是能在宋晖的允许下接触一二。
    上位者,缺的从来不是疑心。
    车子驶过的小路越加幽静,两旁的树子被快速掠过,只余下树枝的剪影,耳朵只能听见风吹过树林的发出的‘沙沙’声响,在不远处已能看见一幢精致的小别墅影影绰绰的隐藏在树林间,随着车子的驶近,小别墅的整体轮廓也显现出来,让两人都不由得屏息凝视。
    这实在是……太美了。
    大片大片的薰衣草在风中摇曳,深深浅浅的紫色远目望去犹如一幅用色繁复的画作,梦幻美丽。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坐在轮椅上侧对着他们,男子微微躬身,用手轻抬起一株薰衣草细嗅后放开,嘴角浅浅的漾出一丝微笑,喃喃细语,仿若是情人之间的低喃。
    “那是小先生最爱的花……”仿佛看透了宋宇彬的疑惑,Leo微微眯起眼,痴迷的看向花丛中的男人,“今天是小先生的忌日。”
    只有今天,先生才会笑吧。
    今天……吗?
    宋宇彬牵着苏易正的手,感觉到掌心传来的温度,本来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低眉浅笑,与花丛中的男人眉眼间惊人的相似。
    与其痛失爱人手握权柄的活着,不如就这么与爱人平平淡淡的在一起。
    上一辈子他已经尝过了权势的味道,却是求而不得,痛苦的活了一辈子。这一世他只愿和苏易正在一起,即使平平淡淡也比手握权柄痛苦的活着就好。
    Leo抬起手看了眼时间,对身旁的两人点点头后走到了男人的身边,轻声对男人说了几句话,站在了男人的身边。
    男人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两人,眉眼间已没有了刚才和煦的笑意,向两人点点头,让身旁的男人将自己推向别墅。
    宋宇彬和苏易正见状,也大跨步向别墅走去。
    别墅小巧精致,里面的摆设也是件件精品,世界各地的各类艺术品陈列其中,美轮美奂。
    而在一幅幅精美的绘画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一幅被挂在最显眼的位置,说是普通却又不普通的画作,普通在于它无论是笔触还是个人风格都不如旁边几副画作,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无端端的让人感觉到温暖。那是一个俊美的男人站在高山之上,眉眼微微挑起,嘴角含笑。夕阳西下,给男人添上了几分温暖的光辉。光是看着都能感觉到里面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苏易正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宋宇彬。
    那个男人的眉眼和宋宇彬几乎是一模一样!
    画这副画的人,想必就是Leo口中的小先生了吧?那个早早的离开了宋朝,让宋朝守了七年的男人仍念念不忘的男人。
    情深不寿!
    只是不知,那样的男人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才能让宋朝甘心为他守着墓,忍受着日日夜夜求之不得的痛苦。
    想来,又是一段极其精彩和充满着跌宕起伏的故事。
    第72章
    “你就是宇彬吗?”男人被推到一张桌子前,桌子上已有了几杯热气腾腾的茶,桌子旁的沙发是柔软到极致的,让人能够想象到坐上去后窝在里面的幸福感。
    宋宇彬颔首,低低的应了一声后牵着苏易正的手走到沙发旁坐了下去。
    一直沉思的苏易正感觉到手心里的汗液,瞥了一眼宋宇彬,没有说话。
    宋宇彬他……在紧张。
    男人垂眸,长长的睫毛掩下了眼底的神色,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后不经意的道,“这里没有咖啡,只能委屈二位陪我一起喝茶了。”
    宋宇彬听了后突然惊了一下,这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的相貌并不出众,甚至在脸上还能看见受伤后做手术的痕迹,而那双眉眼却是宋家人特有的丹凤眼,凌厉霸道。但身上因为长期的打拼和良好的修养教育而淬炼出来的气质也因此更加出众。
    这与传说中的那个男人并不相同,那个男人相貌俊美,温柔体贴;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却相貌普通,气势凌厉,传说中的那个男人样样精通,才华横溢,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不良于行,情深如许。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