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私人财产

悍卒斩天 作者:三青色

      “这粒丹药名叫太清开阳丹,有洗髓伐脉、气冲玄关、强筋健骨的奇效,或许可以助你冲开最后一道战门,气门。不过不是现在服用。”天武道人满面笑容,把丹瓶盖好揣进袍袖,高兴道:“老夫正打算着老脸去药王谷给你求一粒,没想到李家人找上门来送礼,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哈哈”
    张小卒听见有希望贯通最后一道战门,当即也是高兴不已。
    “多谢前辈。”周剑来睁眼醒来,立刻朝天武道人施礼道谢,脸上挂着开心和兴奋的表情,一看便知收获颇丰。
    “悟出土之域了?”天武道人笑问道。
    “嗯。”周剑来高兴应道。
    “恭喜周大哥。”张小卒道喜。
    周剑来点点头,问道:“你呢?”
    “瞎浪费一滴石髓,连土元素的影子都没感应到。”张小卒摊手道。
    “不着急,等你修为跨入海之境,身体经过天地灵力的洗礼后,与元素之力的亲和度会大幅度提升,到时候感应元素之力会容易的多。”周剑来安慰道。
    “周大哥,我也悟出土之域了,厉害不?”牛大娃收腹挺胸掐腰,头侧昂望天,摆出一副天下我最帅的姿势炫耀道。
    “没得说,俩字:牛逼!”周剑来冲牛大娃挑起大拇指,确实被牛大娃的元素亲和度惊到了,这才几天时间,牛大娃就掌控了火、土两种元素之域,若是被那些海之境七八重天,却才悟出一两种,甚至一个元素之域都没悟出的修者知道,肯定要忌妒得想把他捏死。
    “低调低调。”牛大娃压压手,高兴地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上去了。
    “你这家伙。”张小卒笑着捶了一拳牛大娃的胸口。
    牛大娃嘿笑一声,看向暗格里第三瓶丹药,忍不住问天武道人:“前辈,您快看看第三瓶是宝贝还是毒药?”
    “祛毒丹,好东西。”天武道人打开丹瓶,闻了一下味道后说道,“丹药可以辅助修者修炼,但吃多了体内难免会淤积一些丹毒,这祛毒丹就是专门用来驱除丹毒的,过些日子你们正好用得上。”
    牛大娃听见祛毒丹的功效,一下就失了兴趣,指向第二层的秘籍问道:“前辈,这两本秘籍是不是很厉害?”
    天武道人拿起秘籍快速翻阅了一遍,说道:“还
    不错,中品偏上,应该是李家人的先辈从断骨上感悟出来的。”
    张小卒和牛大娃对功法和武技的品级了解不多,所以听了后并无太大反应,但周剑来不同,他深知“中品偏上”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要知道他修炼的《落雷剑》也不过是中品武技而已。他敢保证,要是把眼前这两本秘籍扔到白云城让几大家族争抢,定会立刻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周剑来震惊于《穿云剑》和《寂灭心诀》的品级,但是更震惊于那截远古古尸的断骨,一截断骨就能感悟出如此强大的功法和武技,若是拥有一整根骨头,乃至一具完整的骸骨,那得感悟出什么级别的功法和武技?
    天武道人把两本秘籍放回原处,道:“走,出去吃饭去,饿死老夫了。”
    “师父,弟子想找一门适合战场杀敌的刀法。”张小卒跟在天武道人身后边走边说道。
    “前辈,我也要。”牛大娃一点也不客气道,因为天武道人对他们三个一直和蔼慈祥,完全没有一点星辰大能的架子,以至于牛大娃在不知觉间已经把他看作像村长爷爷一样的长辈。
    天武道人倒也不介意牛大娃的自来熟,点头道:“容老夫想想,寻一套适合你们的杀人技。不过,说起战场杀人技,最有效最厉害的莫过于张家军的《杀人刀》,杀起人来就跟割草一样。可惜老夫不会,没法教你们。”
    “那南境黑甲军的《三步杀》刀法呢?”张小卒问道。
    “虽不及《杀人刀》,但也还凑合。可惜老夫也不会,也没法教你们。”天武道人应道,“这些杀人技有伤天和,老夫很少研究。”
    “让您费心了。”
    李家宝库密室的入口藏在府邸西北角一处偏院的杂物房里,若没有李家人带路,要在偌大的府邸里寻找这么一个小小的密室入口,绝非易事。
    奈何李家人被天武道人震慑和恐吓住,趋于天武道人的淫威,不得不乖乖带路。
    一行四人走出杂物房,李洪武六人很听话,正在门外候着,也是想知道四人在他们家宝库里抢夺了什么宝贝,却看到天武道人带着张小卒三人两手空空地走了出来。六人不由地一愣,心说难道看不上他们家宝库里的宝贝,若是如此,那可真就阿弥陀佛保佑,太好了。
    只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天武道人从袖子里
    掏出几面小旗子,随手抛向小院各角,待最后一面小旗落地,院子里突地腾起一片白雾,逐渐笼罩整个院落。
    天武道人冷声道:“老夫已经设下大阵,擅闯着后果自负。老夫饿了,带路,吃饭。”
    李洪武六人这才知道,不是天武道人看不上他们家宝库的宝贝,而是已经将之视为私人财产,奈何他们只能看着天武道人为所欲为。
    其实在门外等待的这段时间,他们的心一直都在往下沉,因为算时间,前去城主府求救的人早该回来了,可是非但没有城主府的人来救他们,甚至都没有一个人露面给他们求一句情,显而易见,城主府也不敢招惹天武道人,放弃他们李家了。
    跟在李洪武身后,走在绿荫环顾的院中小道上,闻着空气里的淡淡花香,这些平日里再正常不过的景色,此时却显得格外扎眼,天武道人冷声讥讽道:“你们李家非常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眼下城内城外数百万难民,每时每刻都在有大量的人渴死,你们李家人竟然还用水浇树浇花浇草,良心能安吗?”
    “前辈,可不是只有我们李家一家如此,相比于那些真正的豪门世家,我们李家这点根本上不了台面。再者,我们也是被大势所迫,不得不如此奢侈啊。”李洪武竟一脸委屈地诉苦道,“眼下乱世将至,搞的人心惶惶,出门和人家做买卖,若不展现出雄厚的财力,人家根本不会和你合作,怕你没实力,亦或是卷了钱财或者货物跑路。而眼下最能展现财力的,就是这院子里的一片绿。您若是不信,大可飞到空中看看,看看那些豪门世家院子里是不是都是绿意盎然?”
    “听听,这都是人话吗?”天武道人呵斥道。
    “这世界竟是如此的不公平。”张小卒愤怒地握起拳头。
    “不如把这些豪门世家都打劫一遍,把他们的财富全部分给城外的难民。”牛大娃亦是满面怒容。
    “雁城比咱们白云城大,比白云城富有,但是也比白云城腐朽。”周剑来说道。
    “老夫要的红焖猪头,你们做了没?”天武道人突然冒出一句。
    “”集体无言。
    大鱼大肉,极尽丰盛,这是天武道人给李家大厨下的命令。
    当他们跟着李洪武到了用餐的餐厅,不禁看呆了。
    !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