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抢夺

悍卒斩天 作者:三青色

      阮心远问的问题亦是金芷卉心中的疑惑,所以她无法给出答案。不过她知道,答案即将揭晓。
    场中,周剑来并没有听到阮心远的善意提醒,他正处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中,全世界的听音都在他耳朵里寂静下来,只剩下他自己和魏王剑的声音。
    魏王剑似活了一般,有了心跳和呼吸。
    似一位严厉又慈祥的良师,把着他的手,将一记记精湛绝伦的剑招传授给他。又似一位知心好友,与他把酒言欢,一起探讨切磋剑术。又似那欢快的精灵,慢慢地对他解除警惕,与他欢快玩耍。
    周剑来亦敞开心扉,受良师教导,和好友畅饮,与精灵起舞。他身上的血气逐渐淡去,但剑法愈加精湛纯熟,魏王剑握在手里有血脉相连之感,点、刺、撩、劈、剪,畅意自如,如臂指使。
    他的真元力已然被魏王剑抽干,并没有继续燃烧生命力补充真元力,而是全凭战门境的修为,剑心剑意剑招,融合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意,和宇文睿杀得难解难分。
    张小卒并没有立刻加入战斗,他知道周剑来是遇到同为剑修的宇文睿,一时间见猎心喜,冒然上前助战反会破坏周剑来的战斗兴致,所以只是站在不远处盯着。他不敢走远,因为他听见了阮心远的提醒,故而心中对宇文睿保持着十二分警惕。
    宇文睿神情严肃凝重,七色剑气与周剑来的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气杀得难解难分,他的剑术亦是精湛绝伦,与魏王剑旗鼓相当。
    感受着周剑来欢鸣的剑意,掩藏在他眼底深处的激动和兴奋的光芒逐渐显露出来。如若细心观察,甚至可以发现他周身的毛孔全都舒张开来,他的瞳孔也在慢慢放大,这是人体在极度亢奋时的生理反应。
    张小卒的入微心境无微不察,并且他又是一直警惕提防着宇文睿,所以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宇文睿的异样,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于是迈步朝周剑来靠近一段距离。
    “就是现在!”宇文睿心中突然大喝一声,剑招猛然凌厉,七色剑气骤然化作九色剑气,竟将周剑来的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气环绕包裹起来。同时有两道黄金剑芒自他眼瞳中射出,袭向周剑来的眼瞳。
    周剑来的身体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突然间呆立原地不动,宇文睿的两道黄金剑芒瞬间侵入他的眼瞳。
    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气被九色剑气裹挟
    着,左冲右突始终不能找到突破口。魏王剑在周剑来手中震颤嗡鸣,急促刺耳,似乎非常痛苦的样子。两道黄金剑芒正在周剑来的眼瞳中与周剑来的十二道黄金真龙剑芒缠斗,周剑来虽有十二道黄金剑芒,但远不及宇文睿的两道黄金剑芒浑厚强大,被其杀得节节败退。
    张小卒周身旋绕三色流光,出现在宇文睿身后,掌刀挥出,切向宇文睿的咽喉。可是宇文睿显然是早有防备,左手剑指回身横扫,九色剑气缠绕着紫雷之力,自他指尖迸发出来,斩向张小卒。张小卒折身闪避,从另一个角度发起进攻,然宇文睿剑术超绝,剑气荡漾开来,封死了他所有的进攻路线。
    入微心境下张小卒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宇文睿的一丝破绽,他在宇文睿脸上看到了傲然和自信,以及对他不屑一顾的冷笑。
    宇文睿单臂将张小卒逼得不得寸进,身上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霸之气。
    周剑来脸色苍白如纸,眼角流出殷红的鲜血,眼瞳中十二道黄金真龙剑芒逐渐暗淡,而宇文睿的两道黄金真龙剑芒反而愈加浑厚明亮,体外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气仍然被九色剑气裹挟着,且空间逐渐在缩小,似要将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气禁锢住,魏王剑的哀鸣声在逐渐衰弱。
    “狗日的!”场边阮心远突然拍着大腿惊叫,“我知道宇文睿这黑厮肚子里憋的是什么坏水了!”
    周围的人顿时竖起耳朵,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这个狗杂碎端的阴损歹毒!”阮心远破口大骂,“他想抢夺周兄弟的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意,还要吞噬周兄弟的剑心。”
    “难怪,难怪他一直不施展全部战力,而是以七色剑与周兄弟过招,打得难解难分,好像是在给周兄弟喂招,让他练习剑法一般。
    这家伙实则是在勾引,勾引周兄弟把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意完全暴露出来,而十二道黄金真龙剑意与周兄弟的剑心相通,它们一旦暴露出来,也就是周兄弟的剑心暴露出来。
    所以他一直在示弱隐忍,并用和周兄弟相当的战力和剑招激起周兄弟的战意,使其越战越勇,畅汗淋漓,最终浑然忘我。
    太阴险,太恶毒,太无耻了!
    对了对了,以我对这阴毒小人的了解,那姑娘对牛兄弟用毒肯定也是他指使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住周兄弟。
    狗日的,细思极恐啊!”
    说到最后,阮心远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向戚哟哟郑重严肃地提醒道:“戚姑娘,你也是他的目标,听我一句劝,防火防盗防宇文睿。千万别相信什么狗屁三世之缘,相信我,你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拥有九阴之体的修炼工具而已。”
    “多谢提醒。”戚哟哟应声道。她无法确定阮心远的话是真是假,但有一点她已经非常确定,宇文睿的心思绝不是像他脸上的笑容那般阳光。
    “卉仙子”
    “我自有判断。”金芷卉打断阮心远的话,笑道:“修行之路本就是你争我夺的买卖,被人夺了机缘造化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放眼整个九州大陆,但凡星辰强者,哪个手里没有沾满鲜血,哪个心里没有一点不可告人的秘密。”
    话是这么说,可她心里多少有些涟漪。
    世人只看到缥缈宫的仙子一个个加入大宗豪门,一个个人前显圣,宛如羽毛鲜艳的凤凰一般,可又有几人知道飘渺宫女子心中的苦楚。嫁出去的十个人当中,有九个半是被当做修炼人力柱的,根本得不到真正的爱情。
    少女怀春,都有自己的美好幻想,金芷卉也不例外。她想要自己的男人是盖世英雄,同时也渴望一份真正的爱情。
    但是阮心远一而再再而三对宇文睿的诋毁抹黑,让她对这份爱情打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由此可见,宁惹君子不惹小人这句话说得实在太对了。阮心远十足一个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即便金芷卉不相信他对宇文睿的诋毁和抹黑,可还是禁不住他一直在耳边叨叨。听得多了,想的不自觉的也就多了。
    金芷卉略微烦乱的心绪被张小卒打断,她看见张小卒的双手正在极快地掐印,金红流光在他指尖跳跃旋绕。
    “婆娘”牛大娃唤一声金芷卉,道:“等会要是小白脸让你帮忙,你可千万别靠前,否则你肯定会死得非常难看。杀红眼的张小卒,可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能换个称呼吗?”金芷卉翻白眼道。
    “我们那边管媳妇就叫婆娘。”牛大娃说道。
    “”金芷卉无语。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天杀显威,十方俱灭,急急如律令!”张小卒嘴里念念有词,一个巨大的罡印出现在他面前,有金色和红色两道光芒交错流转,看上去十分诡异。
    !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