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战死

悍卒斩天 作者:三青色

      戚哟哟没有叫醒张小卒,而是盯着他熟睡的面容微微怔神。
    这是一张极其普通的脸,扔到大街上她看一眼很快就会忘记的那种,所以她不明白,雁城明明有那么多年轻有为又帅气俊郎的男子,就连李昊天这么优秀的,她都未曾动心过,可为何偏偏会对眼前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子心动?就连宇文睿这个近乎完美的男子也没能把他从她心里挤走。
    或许是因为那两次的舍身相救,亦或许是因为自己在他面前已全无秘密可言,亦或是其他原因,反正就是喜欢上了。喜欢上了,便没什么道理可讲了。
    不过在追求爱情之前,戚哟哟更想先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所以她只能暂时将这份感情压在心里。也省得到时候万一战死沙场,让张小卒太过伤心。
    想到自己隐藏感情竟然还是为张小卒考虑,戚哟哟不禁噗嗤一声乐了,怕笑声把张小卒吵醒,忙用手捂住嘴巴。
    不远处,百里景胜翻窗上来恰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又翻身跃回房间内,他本来还想找张小卒商量商量,但是看到戚哟哟看张小卒的眼神,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
    夜里三时,酒楼里的吵闹声渐歇渐止,张小卒终于睁眼醒来,他先是望着夜空愣了一愣,之后眼角余光瞧见戚哟哟还坐在旁边,便撑着懒腰问道:“一时疲倦竟睡着了,我睡了多久,应该不长吧?”
    他醒来后之所以愣了一愣,是因为这一觉竟完全睡死了过去,觉得要是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把他绑了他都不会感觉得到。而看到戚哟哟还坐在一旁,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睡的时间并不长。
    “打更的刚过去,已经三时了。”戚哟哟笑应道。
    “啊?”张小卒吓了一跳,难以置信地问道:“真的假的?我怎么感觉也就一炷香的时间?”
    “你睡得比猪还死,能感觉到时间?”戚哟哟问道。
    “”张小卒尴尬地挠挠头,坐起身,转而诧异问道:“你就一直在这里坐了这么久?”
    “还不是怕你滚下去,万一再有飞贼什么的,路过给你两刀子怎么办?”戚哟哟忍笑道。
    “抱歉抱歉,真是睡得太死。那啥,你赶快下去找间客房休息吧。”张小卒脸颊羞臊地说道。
    戚哟哟看向东方天际,道:“我守了你这么久,你不如就陪我在这里看日出吧。”
    “日出有什么好看的。”张小卒顺口应道。
    “那你自己下去吧。”戚哟哟道。
    “陪你看便是。”张小卒无奈道。
    戚哟哟环抱双腿,下巴担在膝盖上,瞅着下面的街道,沉默了一会后忽然开口说道:“最近这两天我可能就要随大军离开雁城了。”
    “去哪边?要开打了吗?”张小卒神色一怔忙问道。
    “去北边。已经开打了。”戚哟哟应道。
    张小卒闻言瞳孔一颤,沉声问道:“大牙狗从黑森林杀出来了?”
    “是。”戚哟哟点头,“你们白云城城主秦正豪战死,多亏年迈的镇南王及时站出来主持大局,否则白云城怕是已经被大牙狗攻陷。”
    “”张小卒如闻晴天惊雷,张着嘴巴久久说不出话。
    “北面的金城和皓月城兵变,已被大牙狗完全占领。”戚哟哟接着说道,“白云城眼下岌岌可危,镇南王向我们雁城发出求救讯息,但雁城南有派军百万之师,北有大牙狗伺机而动,城里又暗流涌动,敌我不明,所以驻守雁城的主兵力是万万不能动的。无奈之下只能急征一批新兵,派这些没有受过训练的新兵北上,给金城压力,让大牙狗不能肆无忌惮的攻击白云城。雁城能给白云城的支援只有这么多。”
    “我也去!”张小卒想也不想道。
    却不料戚哟哟一口回绝道:“你不能去。”
    “为何?大牙狗人人得而诛之,且我与大牙狗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为何不能去?”张小卒问道。
    “因为太危险。”戚哟哟道。
    “战争哪有安全的?”张小卒笑。
    “征的新兵一共有一百三十万之多,这些新兵别说经受最基本的拼杀训练,就连最基本的号令、旗语、鼓令都没记全,你能想象他们上了战场后的情景吗?这么说吧,给我五万精锐骑兵,我就能拖住这一百三十万大军,给我十万精锐骑兵,我能杀得这一百三十万大军屁滚尿流。”戚哟哟说道,怕张小卒不能理解,又补充道:“你就想象老虎扑进羊群是什么情景,他们上战场后就是什么情景。”
    “那那”张小卒想象猛虎扑进羊群的可怕情景,额头不禁冒起冷汗,道:“那不是让他们去送死吗?”
    “大牙狗守城不出,他们就死不了。若大牙狗弃白云城
    不攻,转攻我们,他们”他们什么戚哟哟没说下去,但已经表达的很明白,“这就是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争!”
    “”张小卒沉默,而后道:“我去危险,你去就不危险了吗?”
    “总得有人去。”戚哟哟说道。
    “城主大人会同意?你娘亲会同意?”
    “应该会吧。不同意我就上吊。”
    “荡秋千吗?”
    “”
    “我必须去,柳家村的血海深仇非报不可!再者,我是白云城人,白云城岌岌可危,我怎能安心继续躲在雁城里?”
    “那就来我麾下当一员猛将吧。”戚哟哟笑道。
    “谨听将军号令!”
    “咯咯就怕你听不懂。”
    “咳咳”突然一道咳声从下面传来,紧接着响起周剑来的声音,问道:“方便上来吗?”
    听见周剑来的问话,戚哟哟当即脸颊臊红,就跟偷情被抓似的。
    “方便。”张小卒也略显尴尬局促。
    周剑来纵身跃上来,径直走到面前,压低声音说道:“我怀疑薛家藏有大牙奸细。”
    “怎么说?!”戚哟哟闻言眼皮猛的一跳。
    “你们家酒楼的伙计里有一对同胞兄弟,可是却一个长得极胖,一个长得极瘦,他们兄弟二人截然相反的身材提醒了我一件事。”周剑来说道,“薛家二管家薛福生,他和我杀的一个大牙狗长得极像,只不过他们长得一个胖一个瘦。我在听雅轩第一次见薛福生,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可是一直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怪,知道刚才看到这对胖瘦同胞兄弟,我才一下想起来。而且薛福生和我杀的那个大牙狗非但长得像,他们脖子这里还都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胎记。以我的直觉,他们有九成可能是同胞兄弟。所以我过来和你说一声,你去城主大人面前知会一声,让大人小心薛家。”
    戚哟哟一下站起身,道:“这个情报非常重要,我现在就回去禀报父亲大人。”说完就纵身一跃朝城主府方向飞掠而去。
    “周大哥”张小卒看着周剑来。
    “有事吗?”周剑来瞧着张小卒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他有话要说。
    “大牙狗杀出了黑森林,白云城城主秦正豪战死!”
    “什么?!”
    !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