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说干就干

悍卒斩天 作者:三青色

      血色狼头迎风招展,这是天狼山大寇的匪旗。
    望着如洪流一般滚滚而来的天狼山铁骑,苏翰举既惊且喜。
    惊的是销声匿迹几十年的天狼山大寇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出山了,这伙令人头疼的土匪强盗,又将在南方大地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喜的是在这危急时刻,竟等来了意想不到的援军,这可真真是雪中送炭、绝渡逢舟啊。
    “不知是天狼山哪位当家的仗义相助?请受苏翰举一拜。”苏翰举转过身面向北方,朝疾驰而来的天狼山铁骑朗声呼喝,并真心诚意地躬身下拜。
    天狼山的土匪强盗虽然尽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但是在抵抗大牙狗侵略这方面从未含糊过。
    “苏翰举,少他娘的自以为是,老子可不是来帮你的。”自天狼山铁骑部队中冲出一骑,白马白衣、白发白须,慈眉善目,面带沧桑,颇具仙风道骨之姿,可他出口成脏的话语和他流露的气质完全不搭,倒是和他土匪强盗的身份很搭。
    直呼苏翰举姓名,且出口成脏,听得出他完全不把苏翰举这位王爷放在眼里,当着几十万大军的面不给苏翰举一点面子。
    苏翰举丝毫不以为意,拱手大笑道:“哈哈,原来是三当家文先生,甚好,甚好。”
    此人名叫文不武,精谋略善用兵,是天狼山的三当家。至于他的修为,完全不像他的名字文不武,传言比大当家邬之秋还强。
    “好什么?”文不武听见苏翰举连喊两声“甚好”,不甚明白地问道。
    “先生文韬武略天下无双,用兵之道胜我百千倍,眼下危难之局,唯有先生大才可力勉狂澜。”苏翰举拱手说道。不吝言辞,对文不武大加赞扬,给足其面子。
    “呵,你苏翰举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别说,技术还不赖,听着让人浑身舒坦。哈哈——”文不武朗声大笑道。
    说话间天狼山铁骑已经奔到近前,文不武一声令下,铁骑令行禁止,行动如一,哪里像什么土匪强盗,分明就是一支纪律严明,军事素养极高的作战部队。
    苏翰举目光扫过天狼山铁骑,感受着迎面扑来的萧杀之气,心里禁不住悚然,那一副副彪悍的身板,冷峻坚毅的面颊,明光闪闪的铠甲,膘肥体壮的战马,无不告诉他天狼山沉寂的这几十年,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歇过。
    文不武看到苏翰举脸上难以掩饰地震惊表情,忍不住得意地勾起嘴角,自马背上纵身一跃登上战车,落在苏翰举身旁,目光扫向战场,微皱眉头道:“布局不错,若无意外,应是胜券在握。只不过军心稍显涣散,士气低沉,战斗力大打折扣,会增加大量不必要的战损伤亡。”
    “大牙军兵分三路,正前方有六十到七十万作战部队,另外两路各有二十万数量,正从东西两个方向袭来,想包我饺子。西边我派了两万弓弩兵和三万重甲兵,挡住了偷袭过来的大牙军,再坚持半个时辰不是问题。右边我派了一万骑兵,应该也可以拖延半个时辰。我准备击溃大牙军正面作战部队,然后再回头解决东西方向的偷袭部队。”苏翰举把战场局势向文不武言简意赅地讲了一遍。
    文不武闻言转头看了苏翰举一眼,笑道:“一万骑兵牵制二十万大军,看来有高人相助啊。”
    苏翰举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着突然纵身跃下战车,落在他的战马马背上,仓啷一声抽出腰间利剑,朗声道:“谨遵先生号令!”
    “你这家伙——”文不武眼珠子一瞪,一脸郁闷的表情,说道:“老子怎么把这个忘记了,胁迫就范可是你苏家哥俩最擅长的计俩,早知道就不上你这台破战车了。”
    “先生受累。”苏翰举笑道。
    “击帅鼓!”文不武神色一敛凝声喝道。虽然他嘴上轻视着苏翰举,但心里却不由地高看苏翰举一眼。眼下大禹军军心涣散、士气低落,最迅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苏翰举这位王爷阵前冲杀,他没想到苏翰举当了几十年的王爷,年轻时的勇猛狠绝竟然还没有被温柔日子磨平,说干就干,依然是个狠人。
    咚咚咚——
    最大的那面鼓被击响,鼓声如雷,响彻战场上空。
    这面鼓叫帅鼓,鼓声一响即表示三军主帅将亲临阵前厮杀,是战场上凝聚军心、提升士气最有效的办法。
    帅鼓一响,要么胜,要么败。只有进,没有退。
    “小的们,跟着王爷冲杀一番,让王爷见识见识你们的英勇。都他娘的狠着点,别弱了咱们天狼山的威名。”文不武朝天狼山铁骑大声喝道。
    “狼群出征,寸草不生!”众骑兵大喝。
    “好!”文不武挥下手中令旗,喝道:“杀!”
    ……
    周剑来翻过一堵堵带刺的土墙,去往前方查探军情,越往前心里越觉困惑,按理说就算有牛大娃的土墙阻碍,大牙军的行进速度也不该慢这么多,直到听见前方传来呼喝打杀声,心里困惑才豁然解开,原来是有人拦下了大牙军。
    可他心里又禁不住好奇,心想哪里来的军队把大牙二十万大军拦了下来。而当距离拉近,前方的战场呈现在他视野里时,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望着那两个在大牙军军阵中冲杀的浴血身影,心里除了震撼只有震撼。
    “是小卒!”
    尽管张小卒从头到脚都已经被血水染红,就连手中的骨刀都已经染成了红色,但周剑来还是一眼认出了他的身影,望着张小卒浴血奋战,神勇无敌的雄姿,他心中愈加震撼。
    对另外一个身影的身份,周剑来心里也有了大概的猜测,应该是那位追着他们误以为他们是逃兵的强者,也就是老王爷嘴里说的老将军。
    “快去把这里的战况告知等在外面的大校。”
    周剑来发现了一个大禹斥候,急切地命令他把情报禀报给戚哟哟,确定斥候听明白他的命令后,他手持魏王剑怒吼一声,翻过剩下的几道土墙奔向大牙军阵,挥剑斩杀一人夺了他的战马,向着张小卒和张屠夫所在的方向冲杀而去。
    然而只往前冲杀了百余步,他就被大牙骑兵拦了下来,陷入苦战,寸步难行。这才知道张小卒二人的冲杀有多艰难,不是想当然想做就能做到的。
    咔!
    紫雷天降,百里云雷剑。
    只可惜以周剑来目前的修为,只能落雷百步。
    与此同时土之域施展开,百步之内重力瞬间加倍,人仰马翻摔了一地。紫雷天降,剑气纵横,一口气斩杀两百多人。
    周剑来身旋紫雷,手持魏王剑,百里云雷剑施展开来,怒雷奔腾,无穷无尽,不止不息,一时间彷如雷神降世,所向披靡。
    可是大牙军中也不乏四五重天境的高手,纷纷扑将上来与其缠斗不休。这种级别的高手,一两个、两三个,甚至三四个一起上,周剑来也浑然无惧,有信心与之一战,可是五六个、七八个一拥而上,几十个回合过后他就感受到了极大压力。再加上来自四面八方的暗箭偷袭,很快让他吃不消,身上接连负伤。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便是如此。
    就在他感觉快要支撑不住时,张小卒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周大哥,快上马!”
    周剑来急忙纵身跃起,将一人斩落马下,夺了他的战马,随着张小卒冲杀出去。霎时间,周剑来只感觉压力顿减,就像肩膀上少了一座大山一般。招式施展出来顺手顺气,比刚才他单打独斗时威力强了不止一倍。
    “小子,独闯万军,有魄力。”张屠夫朗声赞道。
    “差点死翘翘,让将军看笑话了。”周剑来苦笑道。
    “鏖战那么久,已经很不错了。”张屠夫说道,“王爷怎么说?”
    “元帅大人调派了一万骑兵,让尽可能拖住这二十万大牙军。”周剑来回道。
    “臭小子,真够看得起老夫的。”张屠夫笑骂一声。
    “骑兵被土墙挡在了外面,我已经命斥候前去禀报这里的战况。”周剑来道。
    “不着急,咱们还能再冲杀几个来回。”张屠夫说道。
    有了周剑来的加入,冲杀速度和击杀效率皆有提升。三人一点也不往后面去,就在大牙军队伍的前方搅动,使其停滞不前。
    一番冲杀下来,虽负伤无数,但有惊无险,没有致命伤。
    周剑来见识到了张屠夫的强大,总算明白他们二人怎么能把大牙二十万大军拖住的了。心说难怪老王爷那么放心,只调派了一万骑兵,原来有一位超级强者在这边。
    张老兵,张家军的老将。
    当张小卒向他介绍张屠夫的身份后,他不禁萧然起敬。心说原来是跟随张屠夫征战过的老将,难怪这么厉害。
    和张小卒一样,他也完全没有把眼前这位老将和张屠夫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
    北九城的大火足足烧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渐渐熄灭。
    裘战站在北九城的城墙上,望着北八城的城墙,张口喝道:“肖冲,速速率骑兵出击。白云城的援军正在雁北和大牙军厮杀,大牙军正集全军之力攻击援军,你速速领兵前去支援。”
    “将军,你怎么了?”肖冲没有立刻领命,而是望着裘战神情担忧地问道。
    “我中了红毛尸毒,千万不要让人靠近我。你快去吧,援军快支撑不住了!再啰嗦,按抗令不遵处置!”裘战喝道,“传令金武将军,雁城防守从现在开始全权交由他指挥。”
    说完,裘战转身竟了城门楼,去到一个空间狭小的房间,封闭门窗,然后在房间里盘膝坐下,抱守心脉,与体内肆虐的尸毒对抗。但他显然不是尸毒的对手,很快身上就变得乌紫,有细密的红毛从毛孔里长了出来。
    “喏!”肖冲当即领命,然后急切地看向戚无为,焦急道:“戚城主,快想办法救将军!”
    说完,咬牙忍痛离去。
    北八城的城门缓缓打开,以黑甲骑兵为首的十万骑兵尽皆出城,踏着北九城尚未熄灭的火星子冲了出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